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想 > 正文内容

女法务大多都是事儿逼

李白拿酒来6个月前 (10-17)日记随想61406

上周五,回郑的大巴车上,接到小李的电话,说他们申城分公司那打了个官司,一审没当回事,败诉了现在领导很重视,要上诉,请我帮忙把把关,最好能亲自出手打二审。

跟小李认识也出于巧合,他是某保险公司河南分公司的人力法务总监,按说不会事必躬亲跟律师打交道,去年刚跟他们签服务合同不久,就来了一件劳动纠纷案,最初是部门一个小姑娘负责跟进案件。劳动争议案件听着事儿不大,打起来往往旷日持久,这个官司打到一半,小姑娘休产假回家生孩子去了。这几年经济形势下行,人力法务部作为典型的成本中心,首当其冲遭到裁撤,小李这个总监手下其实就小姑娘一个兵,小姑娘一回家生孩子,小李就只得亲自赤膊上阵。好在我运气不错,小姑娘回家生孩子期间,跟小李搭班子的两场官司都赢下来了。

我说这两场关系能打赢是因为自己运气好,绝不是谦虚。老百姓挑律师,往往把胜诉率作为筛选的核心指标。胜诉率高的律师未必就是技术好,但胜诉率高的律师家里一定很有钱。律师只要上了道儿,拿来一个案件,能不能打,能打到什么程度,风险点在哪,都能把控个七七八八。差别在于,不是每个律师都能随心所欲的挑选案件,只能好案子差案子一揽子接。我举个极端些的例子,假如王思聪改行当了律师,长期维持在90%的胜率一点问题都没有,光接本身就能赢的案子就OK了。说句题外话,王思聪好像还注册过lpl职业选手,并以自己的IG战队ADC身份上场打过一场比赛。对手也很懂,直接放水,让王思聪赢了。赢了比赛后,王思聪当场退役,成为世界电竞史上唯一一名胜率100%的职业ADC选手。其实就是这么个事儿,不是王思聪英雄联盟打的多好,是人家有资本随便玩。

虽然我自己知道,能一连赢下俩案子,归根结底是因为运气好,对面送人头,但客户并不明其中原委,或者说,客户不在乎。客户要的只是结果,至于什么是导致好结果的“因”,无所谓。哪怕你连开庭都忘记去了呢,只要官司赢了,也能找到法子往自己脸上贴金,毕竟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嘛。

我的主要业务方向是刑事案件,做小李那俩案件,主要是给一个主要做保险业务的老哥帮忙,他那段时间档期转不过来,我去江湖救个急。打完那俩案子后,我就基本没再做过小李他们公司的案件。

不过显然,两场案件让我和小李对彼此印象都非常好。小李与我年纪相仿,比我稍大上几岁,不过仍属于同龄人范畴。毕竟是大保险公司省分公司的中高层管理人员,素养很高,能把事儿有条理的说清楚,也从不对律师提些大部分老百姓认为理所当然但律师一听就炸毛的要求,比如跟法官勾兑勾兑什么的。我自然也不差,毫不谦虚的说,我的庭审能力在全体律师中也绝对能排到第一梯队,即便是输掉的官司,场面上也不会太难看,绝不会出现左支右绌被动挨打的局面。

在晃晃悠悠的大巴车上,我大致看了小李发过来的一审判决书。说实话,有点棘手,总体来说二审改判空间很小。刚开始执业那两年,我没得选,别说挑官司了,就连几百块钱代写诉状的活儿都干过。现在不说随心所欲吧,至少也能稍微把控下收案质量。

对律师来说,收案质量有两个坐标维度,一个是案件本身的质量,说白了就是能不能赢,好不好赢;另一个是案件当事人的质量,说白了就是通不通事理,好不好沟通。后一个指标往往比第一个指标在律师心目中的权重更高,办案子其实并不累,律师们都轻车熟路了,但与当事人,尤其是不太好沟通的当事人反反复复拉扯,简直是吞噬精气的黑洞。

这个案子虽说不太好赢,但它是小李跟我说的,那就可以做,退一步讲,即便自己不想做,人家那么信任咱,咱无论如何也得给人家解答一番。

然而令我意想不到的事还是发生了,跟小李充分沟通后,我的电话又响了,原来是最开始那个回家生孩子的小姑娘休完产假回来上班了,说这个案子今后的对接人是她。

我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不是说小姑娘不好,素质也很高,而且很有礼貌,几乎从来不会无预警连环call,都要先文质彬彬问一句“方便电话吗”,然后才拨过来。工作习惯也很好,除非加急事项,极少用微信谈工作,都是给我发邮件。

但是怎么说呢,小姑娘的控制欲很强。没有不敬的意思,但这好像是很多女性的通病。在一个家庭里,控制欲最强的那个人,往往是母亲。在某些需要强势人格的岗位上,女性的控制欲往往会表现的更加突出,比如我常打交道的法务岗,十个女法务中至少有八个控制欲望爆表。我不太清楚这里面的心理机制,但一种可能的解释是,这些岗位都需要强大的“力量”,超出了大多数女性本身能提供的阈值,只能借助一些极具控制性的侵略行为扩张自己的权力边界。坦率的讲,这个问题并非女性独有,但女性自身力量与强势岗位间的要求往往更容易出现悬殊差距,所以职场上会让人感到“侵略性”的女性要比男性多得多的多。

大多数中国男性都成长在一个强势母亲的持续监管环境之下,所以中国的女性们可能很难感同身受,他们对控制欲强的女性有多么抵触。说到这儿,我就又想起来一件可乐的事儿,也是所里老哥签的一家顾问单位,在隐阳有桩刑事控告要处理。我的对接人是省分公司的女法务,艾玛,咋说呢,这得亏不是我自己客户,不然我早摔桌子退费走人了。前两天碰见这老哥,闲聊几句,老哥说,明年说啥不再给这家公司当顾问了,太难伺候。男人之间凑一块也会发牢骚说怪话,此处省略对该女法务吐槽若干……

一想到又要跟小姑娘搭班子,我顿时打起了退堂鼓,赶紧给小李打电话,说自己未来俩月档期基本排满了——这倒是事实,光宛城涉黑案一个案子,法院就初步计划连续开庭俩月——实在分身乏术,对不住了,另请高明吧。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107.html

评论列表

joojen
6个月前 (10-20)

哈哈,不少公司的法务也都是二把刀,和真正真刀真枪干的律师还是有很大差距,加上甲方思维作祟,认为付了钱,就得为我办事,趾高气昂那是少不了的。

李白拿酒来 回复:
主要还是看性格,比如文中小李就很nice
6个月前 (10-20)
八咫烏
6个月前 (10-17)

还有科技大厂出来的技术管理,不分男女。

李白拿酒来 回复:
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6个月前 (10-18)
八咫烏 回复:
还真不是,这个群体就突出一个微操与强迫症,我遇到的有一个算一个,表格的背景色都必须按照他们的想法。
6个月前 (10-17)
李白拿酒来 回复:
你是懂政治正确的
6个月前 (10-17)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