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想

日记随想

  • 最新
  • 浏览
  • 评论
收录了一些日常随笔。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4953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8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3133

《小米创业思考》提前治好了我的渠道焦虑症

《小米创业思考》提前治好了我的渠道焦虑症
雷军的《小米创业思考》,出差两天间翻看完了。网上对这本书评价特别特别高,我原还不知道,今天老韩给我发来个知乎链接,问我前两天看的是不是这本,看到知乎er对这本书几如顶礼膜拜,我才知道原来这书地位已经被炒到这么高了。其实这书三分之二内容依旧是在营销,只不过在营销之余带了点干货。而且雷军的价值观也好,很多对于商业的思考也好,与我基本在一个方向上,所以这本书带给我的信息增量倒没太大。这么说可能自夸意味有点浓,但事实的确如此,全书最牛逼,最令我醍醐灌顶的一句话是,所有渠道的获客成本终将趋平。正是基于这一判断,本来全电商的小米才正式进军线下,开始经营建设小米之家。这句话也治好了我的“渠道焦虑症”。在这个...

黑暗丛林

刘臣律师1周前 (04-11)日记随想5040
黑暗丛林
电梯里。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骑着一辆滑步车。一个穿着风衣的中年女人,左手提着一兜菜,右手拿着手机,手指头戳戳点点,深埋着头,专心看着手机。小男孩突然仰头对中年女人说,妈妈,今天我流鼻血了。妈妈马上仰起头,把眼神从手机中拿开,看着小男孩,什么时候流的?老师怎么没给我说呢?声音铿锵有力,中气十足。小男孩却被妈妈的强势吓了一跳,怔了两秒钟,不太敢继续说下去的样子。不过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说,就是流鼻血了。妈妈又拿起手机,我以为她要立即给老师去电话质问,幸而电梯里没信号,她又把手机放了下去。妈妈接着问,真的假的,可是老师没有给我说啊?小男孩感到被冤枉,急得直跳脚,几乎是喊出来,真的!妈妈接着换了种问法。...

还是长大好

刘臣律师1周前 (04-11)日记随想5172
还是长大好
小女孩们的社交真复杂。昨晚睡觉前,牛牛来找我聊天,说今天她跟九九说话,九九不理她了。九九这小丫头我有印象,半月前小丫头过生日,在龙子湖搭帐篷露营野炊,叫了几个她“最好的朋友”,其中就有牛牛。那天直玩到日落时分,其他小朋友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俩小孩还谷堆在一起叽叽咕咕,可见感情确实不一般。小孩子的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前一秒钟还如胶似漆,下一秒钟便互相不搭腔,也是常有的事儿。小女孩心思又细腻,甭说六岁的小孩童了,哪怕长到三十四岁,还经常会因为谁先跟谁说小话儿,谁给谁送了更贵重的礼物而争风吃醋,打得不可开交。段子说大学女生宿舍四个人,能排列组合出十几个微信群,讲得便是女人间友谊的高度复杂性。《武林外传...

噶猫记

刘臣律师2周前 (04-04)日记随想70813
噶猫记
今天终于还是去摘猫了。医生是俩年轻小哥。看样子很热爱嘎蛋这份工作,一看又有猫嘎了,嘴角的笑意马上如压不住的 AK。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小哥,特别猥琐,接过猫之后,手往猫裆部一掏,道:“你家猫正发着情呢啊!”我还好奇:“你怎知道?”小哥说:“家伙事儿都翘着呢!”我心道:好家伙,你还真上手摸摸啊,太变态了。然后俩小哥开始给猫剪指甲。戴眼镜的小哥抱着猫剪,另一个不戴眼镜的小哥在旁边帮衬。我当时心道,这家宠物店服务还怪好勒,上来二话不说先免费送个剪指甲。我家咪咪向来乖巧,剪指甲时也不动声响,我还对小哥说:“这猫可乖了,不挠人不挠东西,平常在家基本不用剪指甲。”小哥没搭话,只嘿嘿一笑。后来才知道,嘎蛋前给猫...

被骗走U盾的老板真不少

刘臣律师3周前 (03-31)日记随想9582
被骗走U盾的老板真不少
前两天写过一个大娘被骗子骗走公司 U盾,卷入帮信罪的案子。这个案子已经走到了审查起诉阶段,人未羁押,属取保状态。估计检察院也觉得这个案子过于离谱,不太好搞,就主动建议大娘请个律师。而且检察院是建议大娘“真”请个律师,很多时候,办案人员建议当事人请律师,言下之意是想给当事人介绍能跟自己“分赃”的律师。现在经济形势不好,很多公职人员日子过得也清贫,靠着介绍案件找补找补家用,也算是历史上久已有之的“陋规”变相复活吧。然而办案人员介绍律师,多半是吃个信息差。现在问责力度大,刑事案件弹性空间小,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事儿没人敢干,一旦碰上棘手的,超出掌控范围的案件,尤其是在罪与非罪问题上有争议的案件,绝不...

衡中模式究竟在迎合谁?

刘臣律师4周前 (03-20)日记随想116510
衡中模式究竟在迎合谁?
中午在三看附近吃饭。一家卖砂锅的小店。一个胖胖的白发老太太。一个梳着马尾辫穿着校服皮肤黑黝黝约莫八九岁的小姑娘。小姑娘手里拿着一本书和一个作业本。老太太一脸不耐烦,从进门开始,便不停斜睨小姑娘,露出一大片眼白。嘴里还嘟囔着:“咋?不能坐那写?”小姑娘撇了撇嘴,只一瞬间,又换回一幅乖巧的表情。把书和作业本摊开在饭桌上,又从兜里掏出一根笔,开始写作业。昨天跟老韩聊到洼地高中管理模式的问题。作为一个没怎么吃过学习之苦的人,我始终不能理解,像衡水中学那种变态的模式,意义究竟何在?看到老太太和小姑娘的那一瞬,我明白了。任何一项服务,都必将迎合其真正的甲方的需求。学校也一样,学校究竟更需要迎合学生,还是更...

年轻时聊技术,而今聊国学

刘臣律师1个月前 (03-19)日记随想11936
年轻时聊技术,而今聊国学
昨天一天把我累够呛。早上六点就爬起来,开车到漯河旁听华电公司案件。庭开的磨磨唧唧,明明八点半律师们就到齐了,法院非得等到将近十点人从看守所提回来才把律师们喊出去召开庭前会议。庭前会议只要不牵涉排除非法证据,被告人就不必非得参加,中间干等一个半小时,完全是在浪费时间。一直开到中午十二点四十,才将将进行到法庭辩论,我因为还要赶往周口中院开庭前会议,只得先行退庭。导航还给我闹了个大乌龙,竟然没有给我首选高速。漯河与周口之间的省道,多年前——约莫得十年前的样子——我两口子都在周口工作时经常走,路况差的一比。尤其是漯河段的道路,简直比越野拉力赛道还离谱。过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路修好了没有。若是平常不着急...

猫这种动物,妙就妙在“不服从”三字

刘臣律师1个月前 (03-17)日记随想12102
猫这种动物,妙就妙在“不服从”三字
猫咪很小的时候,买了一个猫毛梳子。抓住猫梳过几回,彼时猫咪尚小,又没到变季换毛的时候,所获无几。今年冬天虽冷,但春天总算如期而至,我早早脱掉了秋衣秋裤,每天早上只穿一件长袖衬衫便出门老人们讲什么春捂秋冻,我看是自己给自己招罪受,我小时候一到春天便要感冒发烧一回,直到上了大学,又一次春天,喷嚏一个接一个,鼻涕流到嘴角,我还要在秋衣的基础上再穿件毛衣好好捂捂汗时,舍友及时出手制止了。老罗当时只穿了一件短袖,道:“我的天啊!现在都几月份了?外面都啥天气了?你还在穿秋衣!你把秋衣秋裤脱了!我包你到晚上准好!”还真别说,我换了单衣照常上课吃饭,到了晚上真就自己好了。所谓感冒发烧,除却细菌病毒感染之外,便...

万事最忌太用力

刘臣律师1个月前 (03-11)日记随想141810
万事最忌太用力
昨天出门前,从衣柜里掏出几年前买的冲锋衣外套,往身上一披,竟然服服帖帖的穿上了上去。前二年体型发福,吃得膀大腰圆,已然很难塞进这件冲锋衣里,既拉不住拉锁,也甩不开臂膀。而今体型又瘦回去不少,旧衣裳得以重新穿上,心下自是一阵惊喜。其实也没有费太大力气去减肥,主要还是管住了嘴,说“管住”,倒也不甚恰如其分,说来就很奇怪,突然就没什么食欲了,莫说晚餐什么都不太想吃,就连中午这顿大饭,每天也思来想去,不知吃什么好。原来口味好时,只觉得全天下都是吃不完的美食,越是重油重盐重辣越是美味,早上胡辣汤油条,中午砂锅烩面麻辣烫肉夹馍,晚上常来一桶麻辣炸串就两瓶啤酒……如此吃法,心情固是愉悦,但靠暴食而得来的多巴...

本想吃点好的,结果饿顿大的

刘臣律师1个月前 (03-07)日记随想154813
本想吃点好的,结果饿顿大的
到成都出差。成都离郑州不算近,当年上大学坐绿皮车,要坐整一天一夜。河南多平原,我最爱坐火车钻山洞,可惜却从难得偿所愿。在成都上了七年学,才终于把山洞给钻够了。前两年成都又通了高铁,美中不足时,项目立项时恰逢刘跃进被打倒,继任铁道部长盛什么来着搞“拨乱反正”,全国范围内大降速,以至从西安到成都段只能跑250公里。这个盛什么的,将来真要钉到耻辱柱上。因为降速,高铁到成都也并不快,大多数车都要跑六个多钟头,高铁又只白天运行,相当于白白搭进去一整天。这次过去时间又进账,实在拿不出一天时间坐高铁。碰巧看到有趟D字头的卧铺车,晚上五点多郑州上车,次日早上八点成都到站,时间很是合适。我在抖音上刷到过动卧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