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故事会

  • 最新
  • 浏览
  • 评论
刘臣律师的办案故事,鉴于本栏目下文章均以小说化手法展示,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美化或失真,所以对具体人物、情节都做了模糊化脱敏处理。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11584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6855

律师不要乱作无罪辩护

刘臣律师2周前 (05-10)故事会31026
律师不要乱作无罪辩护
早上刚到荥阳法院,正要掏出手机刷一码通,接到疑似郑州中院来电。因为跟郑州中院打交道多,记住了他们的座机号前四位,所以知道是郑州中院。接线员是个声线甜美的小姑娘,问我:“请问你是老杨吗?”这个老杨,大概四五年前,找我代理过他的刑事案件。生了女儿后,我评价男人的标准发生了许多微妙的变化。以前,我总觉得男人就应该志在四方,就应该放胆子去闯,但现在我觉得,男人最怕有志气,庸碌无为才是人生常态,最怕自己认不清这一点,非要装大牌,把家庭拖入深渊。老杨就是典型的志大才疏型男人,年轻时当过几天兵,使他进一步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错误认识。现在的年轻人可能理解不了这句话内在逻辑,要知道老杨而今都六十多岁了,在他年轻...

李律师的录音笔

刘臣律师3周前 (05-08)故事会29744
李律师的录音笔
李律师煞有介事的从公文包中掏出一支钢笔,拧掉笔帽,又拨开一个隐藏极深的小开关,一枚微小的灯珠随之亮起,发出一闪一闪的光,接着传来呜呜啦啦的人声,几近隐没在嘈杂的背景音里。正欲进一步发作的老王,这才闭上了嘴,不由自主的凑过头去,仔细辨别着笔杆中发出的微弱声音。李律师见状,会心一笑,眼神示意老王接过笔去。老王读懂了眼神,忙不迭接过钢笔,更准确说应该是录音笔,双手捧到耳边,如饥似渴的聆听起来。时间回到三天前。正在外地打工的老王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女子的电话,女子声音听起来很年轻,然则说话却极冲,张嘴便劈头盖脸一顿输出:“你儿子因为诈骗被抓走了,这个家,还有你们的孙子,你们到底还管不管?!”老王一脸懵逼,...

天降贵人还是狱侦耳目?

刘臣律师1个月前 (04-14)故事会32235
天降贵人还是狱侦耳目?
大约半年前,老吴就高兴的说,又要做出无罪案件了。老吴人很实在,年纪比我还小,却早早秃了头。按说这是个悲伤的故事,但放到律师这个行业,却又因祸得福。毕竟这是一个越老越吃香的行业,显老一些总不是坏事。我问老吴:“是个什么案子?”老吴答:“是个帮信。”我有些奇怪:“帮信还有冤案?过账证据总有吧?被害人被骗证据总有吧?就剩一个主观明知,难道还挑不出他一点毛病推定一下子?”老吴道:“先别说那些,现在庭都开完了,人都没收监,还不够能说明问题?”老吴说得这个倒是不假,帮信虽然是轻罪,但都开过庭了,而且当事人不认罪,法院至今都不敢批捕羁押,说明法院对是否构罪也没什么信心。怕万一捕错了,将来承担国家赔偿责任。我...

你掏钱的速度,决定了你家人出来的速度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4-02)故事会30986
你掏钱的速度,决定了你家人出来的速度
半年多前,天气还很冷,时常下暴雪的时候。我顶着风雪感到南方某小县城,一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案件,第二天要在这里开庭。当天晚上吃饭时,我的当事人家属席间接了个电话,回来后,手上执着手机,面露难色,对我道:“刘律师,老朱说想见见我们,有话要跟我们说。”这个案件有三个被告人,都来自同一个地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类案子,上头决心很大,但落实到基层,各种关系网盘根错节,很多人都是当地“士绅”,再大的决心也如泥牛入海。这三个人,除了我那倒霉的当事人有个前科还在缓刑考验期内,办不了取保之外——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他的前科也是个虚开——其余两名被告人都已经认罪认罚,退缴税金,办了取保。我皱了皱眉头,面露难色。...

轻信他人交出网银U盾,结果公司账户被拿去跑分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3-26)故事会28694
轻信他人交出网银U盾,结果公司账户被拿去跑分
昨天又听说一个很离谱的帮信案。一个大娘名下有一家公司。我为什么特意强调是“大娘”呢,因为这关系到她的年龄,也关系到她对互联网生态可能的认知程度。公司早几年还搞点小生意,这几年来经营越发惨淡,基本处于搁置歇业状态,账面上也没有什么钱。大娘看公司放在那也没啥用,也怕将来这这那那的麻烦,就想把这个公司给转让了。这件事第一个离谱的点就来了。大娘首先想到的是转让,而不是注销,这尚在可理解范围之内,因为注销比转让更麻烦。而且从公司发角度讲,只要实际存续经营过的公司,多少都有些债务在身上,注销程序少有差池,将来这些债务就要穿透到股东本人。通俗点说,就是公司虽然没了,但谁让公司是你的呢?你就替公司还钱去吧。但...

与12389之间的那些趣事儿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2-20)故事会34673
与12389之间的那些趣事儿
好友小林律师——准确的说是网友,神交已久,还未奔现——微信给我留言,说半个月前跟我探讨过的客户银行账户被断卡行动误封如何尽快解封的问题,已经通过12389平台投诉顺利解决了。12389是公安部的信访举报监督电话,通俗点说,就是个找青天告状的地方。我第一次跟12389打交道,是刚执业的时候。执业还没捂热乎,就跑到派出所去查户籍地址。我到派出所时是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窗口接警的小姑娘一看就早已被一天的窗口工作耗尽了所有的耐心与友善。我把律所介绍信和执业证递给她,她头都没抬,就直接拒绝了我,说要执业证没有复印,让我去先复印了再来。那天我也是刚从外地办完事回来,抢时间来查户籍信息,耐心与友善同样也已经所...

无声的世界——聋哑人第三次住进看守所,结案后我才察觉,或许他只是想吃碗牢饭

刘臣律师4个月前 (01-19)故事会41560
无声的世界——聋哑人第三次住进看守所,结案后我才察觉,或许他只是想吃碗牢饭
会见阿亮的前一天晚上,我焦虑的睡不着觉。已经好多年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仿佛回到了刚拿执业证的年代,第一次独立会见前的场景。阿亮是一个聋哑人。刑法意义上的聋哑人,翻译成生活语言是,又聋又哑的的人。这是一个法律援助案件。我到法援中心领卷的时候,赫然看到卷皮上用中性笔标注着一行小字:“阿亮、诈骗罪、聋哑人”。当即愣在原地,没有第一时间伸手接卷,而是略带迟疑的问法援中心老师:“老师,他是聋哑人,到时候我怎么会见他呢?咱们法援中心配备的有手语翻译老师吗?”话刚问出口,我又有点后悔。沟通的方式,有时候比沟通的内容更重要。在正式程序中(毫无疑问,刑事诉讼是非常非常正式的程序),公文化的沟通显然比口语化的沟通...

大学生帮信法援案当庭认定立功,但距免罚保住学籍尚有距离

刘臣律师4个月前 (01-13)故事会42952
大学生帮信法援案当庭认定立功,但距免罚保住学籍尚有距离
年前写过一个大学生涉嫌帮信罪的法援案件。大学生把自己的银行卡四件套卖给上家,上家再拿去跑分洗钱,被定成帮信。案子本身倒没什么好说的,检察院也给了缓刑的量刑建议,单从量刑上来说,已经很够意思了。但问题在于,他是在校大学生。当时那篇文章后台就有很多人质疑:“大学生怎么啦?大学生犯法就不追究啦?”不是说大学生犯法就不追究,而在于大学生身份会导致他比其他人遭受额外的刑罚制裁。对一个普通人,判十个月就是判十个月,罚两万就是罚两万,这事儿到这儿就结束了。但在校大学生不一样,一旦被判处刑罚,基本将面临被学校开除的局面。虽然开除学籍不是刑事判决直接判的,但他归根结底也属于刑罚的某种衍生。而且这种衍生“刑罚”的...

公司欠我钱,我从公司拿东西抵账,也能算偷吗?

刘臣律师5个月前 (01-12)故事会57826
公司欠我钱,我从公司拿东西抵账,也能算偷吗?
又给我指派了一个法律援助案件,昨天下午到检察院去交手续阅卷。刚进案管大厅,我就注意到等候区长期上坐着一个白胖的中年男子,穿着还算干净体面。之所以会注意到他,是因为我进大厅时,他的身子下意识的挺直了几分,同时一条腿开始抖动,眼神望向我,看我没回应,才又将眼神默默转向地面发呆。整个人与环节显得格格不入,有些局促不安。经常出没于公检法看守所的人群,就那么几类,警察、检察官、法官、律师,还有倒霉催的嫌疑人。我不清楚其他几个群体有没有练就一眼识人的本领,反正我跟好多律师同行交流过这些问题,他们都能在“茫茫人海”中一眼识别出律师同行来。公检法和犯人就不多说了,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名牌标注自己身份,公检法穿...

当事人要卖房付律师费,我却退缩了

刘臣律师6个月前 (12-10)故事会66990
当事人要卖房付律师费,我却退缩了
上周去洛阳谈了一个案件。本来我是绝不会干上门推销这种事的。俗话说的话,“师不顺路,医不叩门”,词讼本就是个晦气事儿,自己个儿送上门去,自然加倍不受人待见。但这个线呢,是洛阳中院一个庭长牵来的。我跟这个庭长没打过照面,不过倒是在洛阳中院打过几场还算漂亮的官司,一个套路贷无罪案便是在洛阳打下来的,他因而得知了我。由于不知道我的联系方式,庭长又给当事人指了条路,让他先去找老张,再通过老张联系上我。即便中间搁着两个大人情,我还是有点不情愿,当律师这些年,我早已沾染了“不见兔子不撒鹰”的疲沓习气。委托的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就自降身价跑上门,还不如躺在床上睡大觉。“这个老何呢,身体不太好,用他自己的话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