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想 > 正文内容

噶猫记

刘臣律师4个月前 (04-04)日记随想390813

今天终于还是去摘猫了。

医生是俩年轻小哥。看样子很热爱嘎蛋这份工作,一看又有猫嘎了,嘴角的笑意马上如压不住的 AK。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小哥,特别猥琐,接过猫之后,手往猫裆部一掏,道:“你家猫正发着情呢啊!”我还好奇:“你怎知道?”小哥说:“家伙事儿都翘着呢!”我心道:好家伙,你还真上手摸摸啊,太变态了。

然后俩小哥开始给猫剪指甲。戴眼镜的小哥抱着猫剪,另一个不戴眼镜的小哥在旁边帮衬。我当时心道,这家宠物店服务还怪好勒,上来二话不说先免费送个剪指甲。我家咪咪向来乖巧,剪指甲时也不动声响,我还对小哥说:“这猫可乖了,不挠人不挠东西,平常在家基本不用剪指甲。”小哥没搭话,只嘿嘿一笑。后来才知道,嘎蛋前给猫剪指甲是基本操作。

剪完指甲,又要给猫打什么留置针。打到猫前腿上,这回是戴眼镜小哥抱着猫,另一个小哥拿推子推毛。推毛时,猫咪还没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两只纯净无暇的大眼睛睁得滚圆。直到留置针打进肉里,猫才察觉大事不妙,龇牙咧嘴,但其时已经被套上了伊丽莎白圈,虽然头左扭右扭张牙舞爪,但始终只咬到几口空气。

噶猫记  狸花猫 噶猫 宠物 生活 第1张


老婆不知在哪听来的歪理邪说,怕猫记恨她,待在车里压根没想进医院门,本来她盘算着让牛牛也留在车里,只让我一人送猫进去摘。孰料牛牛与咪咪感情深厚,怕小猫一人害怕,非要陪着一起到医院。老婆见我俩都去了医院,在车里独自磨叽了一会儿,也到了诊室。

打完留置针,就该做麻醉,准备正式嘎蛋了。别看只是一个小小宠物店,合规搞得倒还挺像样,掏出两份告知书,让我签字。我一看,一份是《手术协议书》,一份是《麻醉协议书》,内容都是大同小异,什么万事均有风险,医生只能尽力施治,生死有命之类的。这医生倒也是鸡贼,鸡贼倒不是说内容鸡贼,而是掏出来让我签的时间鸡贼,这眼看留置针都打完了,马上要做麻醉上手术台了,你才掏出来让我签,多少有点霸王硬上弓的意思。

老婆的关注点却完全没在协议内容上,指着协议上品种一栏,对我说:“你看,实锤了吧,人家医院都说是狸花猫吧。”这猫的品种倒是有些扑朔迷离,话说买他的时候,还是专门跑到原主人家里抱养的,抱养时他牙还没长齐,刚刚断奶,他爸爸妈妈都在家,却是标标志志的美短猫。不过他这一窝小猫里,个个都是银色,只他一个金色。当时瞅他最活泼好动,别人都在安安静静睡觉,他一会儿窜进垃圾桶,一会蹦起来抓床单,就一眼相中了他。哪知带回来后,越长越像狸花猫,再后来几乎每个人都说是狸花猫。我也好奇上网搜过,有种说法说母猫一窝小猫里可以有不同的父亲,如果按这个说法,倒也说得通了,其他银色的兄弟姐妹是母猫与“亲父”所生,而他则是母猫与狸花猫“一夜风流”的情种了。

猫要进去手术室了,老婆又提出来,赶紧走吧,再不走猫一会真把账记到咱们头上了。俩小哥也说:“手术倒是快,不过麻药的劲儿过去得半个多小时,一会好了给你们打电话,你们来领猫就行了。”我瞅瞅表,已经快到中午十一点,正好该吃午饭了,便说如此也行。话音还未落,俩小哥已经掐起猫,一步三四个台阶,窜上了楼。看来他俩果然好喜欢“摘猫”这份工作啊,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儿。

白沙附近有家卖羊肉汤的地摊儿,汤鲜肉美,自去年冬天一次偶然品过后,牛牛便总爱去吃。摊儿上今儿只有老大娘一人在,我问她,大爷今天人呢?老大娘道,回家烧纸啦,今天清明。坐下喝汤后,老大娘看牛牛穿得喜庆,便嘟嘟囔囔起来,问我们可准备要二胎啊?我们说,不准备再要啦,如今孩子不好养啊。老大娘叹了口气,又自顾自说起自家事儿来,我听来听去,原是老大娘一心想抱孙子,可惜儿媳妇头胎只得了个闺女,现在老大都九岁了,也不张罗着要二胎,这孙子一直抱不上云云……大娘越说越投入,我们也插不上话,便只顾埋头喝汤吃饼。

汤还没喝完,医生小哥便发来消息:“小喵已嘎”。还配了一张照片,咪咪还没从麻醉中醒来,双眼圆睁,舌头耷拉在外,正对着脸放着刚刚摘出来的两枚蛋蛋。牛牛看了道:“我的天啊!咪咪还睁着眼睛嘞!他会疼不会!”我对牛牛解释道,咪咪那是麻醉着勒,相当于睡着了,不会疼。

噶猫记  狸花猫 噶猫 宠物 生活 第2张


回到宠物医院,医生小哥对我说:“你可算来了,猫刚醒,正到处打人呢!好不容易才抓进猫包。”说罢,上楼捧着个猫包下来,包里却正是已经醒来,正呲牙咧嘴四处对人哈气的咪咪。我这才反应过来,为啥要嘎蛋前先剪指甲。要是不剪,猫一觉醒来发觉蛋蛋被摘,尖牙利爪跟医生拼命,身上怎么也得被挠几道血印子。

咪咪是个好性子的猫。除了刚来家前俩月,一是自个儿也太小,玩性重,二是跟爸妈分开早,好多规矩没来及教会,爪子挠伤过牛牛两回外,其余时间都是个“任人爱抚”的斯德哥尔摩圣体。其抖 M 系数直逼抖音网红团宠酸奶妹家的“卷宝”。甚至比卷宝可爱系数更高,卷宝明显已经被主人夺了舍,而咪咪却依旧保留一张古灵精怪的二皮脸。

我接过猫包,咪咪怔了一下,认出是我,但盛怒之下,也不管是谁了,对着我炸着毛便又是一声“哈”。我心想,坏了,这猫八成是要把嘎蛋之仇算到我身上了。猫放在副驾,开车回家路上,竟目不转睛瞪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毛。终于回到家,打开猫包,猫鼻子翕动两下,嗅出熟悉的环境味道,踉踉跄跄从猫包出来,约莫着是麻药劲儿未全退去,刚走两步又栽倒在地。我趁机给他抓拍一张照片,放大一看,竟连嘴都气歪了。哈哈哈。

稍倾片刻,猫血脉畅通,开始在屋里猫着腰一圈圈巡视,最后一头扎进我屋里,窜上床卧在床尾睡觉去了。平常猫咪基本与我同床而眠,我头朝床头,他睡在床尾。我一瞅他还认这张床,心里一块石头放下大半,看样只是受了些惊吓,并没有记仇。

噶猫记  狸花猫 噶猫 宠物 生活 第3张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请将相关案件材料及您的诉求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197.html

“噶猫记” 的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松易涅
松易涅
3个月前 (04-07)

哈哈哈,😺猫咪照片笑死了

李白拿酒来 回复:
相由心生,猫就是个搞笑猫
3个月前 (04-07)
松易涅
松易涅
3个月前 (04-07)

https://mp.weixin.qq.com/s/Tu6mx7oXH24R4cJ90A8jdA
刘叔,不知是否有意愿再谈此事呢?

松易涅 回复:
听起来还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
3个月前 (04-08)
李白拿酒来 回复:
人命官司很难衡平,除非造成重大舆情,承办人能顺势卸锅,否则想全身而退基本不可能。但是舆情又没这么好造,全靠玄学。普通人还是多烧香拜佛保佑自己别遭遇这些事儿。
3个月前 (04-07)
湘铭呀
3个月前 (04-05)

嘎了好,我们家的母猫没有时间去给噶(小县城没有噶的)到处标记地点。屋里臭烘烘的!

李白拿酒来 回复:
母猫的症状也是标记吗?还以为是公猫专属
3个月前 (04-05)
欧阳桂花
3个月前 (04-05)

刘律师文采斐然,能把这么悲伤的故事写得这么风趣。我家的公猫也全都噶掉了,母猫都还留着,嘎母猫好像比较痛苦,不忍心啊。

李白拿酒来 回复:
嘎公猫也令人怅然若失啊,原先屁股后头吊俩铃铛简直不要太喜庆
3个月前 (04-05)
李白拿酒来 回复:
母猫嘎确实是大手术
3个月前 (04-05)
湘铭呀 回复:
等她发情的时候你就想去噶她了。但是发情期间是不能噶的!噶要提前哦
3个月前 (04-05)
向阳而生
4个月前 (04-05)

嘎完还放一起拍照留念哈哈哈哈

李白拿酒来 回复:
这家宠物店的恶趣味,不仅拍照,还要发朋友圈
3个月前 (04-05)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