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想 > 正文内容

你好,世界

李白拿酒来11个月前 (05-23)日记随想13120

这篇文章本应属于5月22日,不过折腾搭建网站入了迷,一不小心就跨过了零时。

人的命运大概就是被一些突如其来怪诞想法支配的。从周日(其实也就是昨天)开始,我突然动了自己做独立博客的心思。一种强烈的欲望迅速攫取了我的灵魂,我狂热般地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研究如何搭建一个个人网站上来。

对于代码,我几乎是一个门外汉。此生仅有的编程经历,是还在读高中时,学生中间流行一款叫作“文曲星”的电子词典。这个电子词典竟然支持qbasic语言,正是在文曲星这块粗陋不堪的黑白马赛克液晶屏幕上,我和班里众多男孩子一道,写出了自己第一行代码:“hello world!”

以当时来看,我们的代码写的竟然还不错,班里最厉害的一个男孩子,竟然用这种简陋到不能再简陋的编程语言,写出了一个可以随意旋转拖拽的正方体。qbasic的图形处理能力几乎为零(如果我说的不对,也请留情,我实在不懂,而且至少当初我们手上那台“文曲星”上的qbasic绝对没有图形处理能力),这意味着他需要将正方体上每个点投影到平面上的运行轨迹用函数精准描述出来。时至今日,哪怕是大学里学了点高等数学皮毛,我也做不到这一点。那个男孩子后来奥赛得了金牌,保送了。

我始终认为,编程能带给人最顶级的享受。这种享受是性爱、征服、乃至杀戮都不能比拟的。你将亲手创造一个新世界,并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这是专属于“造物主”的享受。《异形:契约》中,有多个镜头展示了生化人大卫对异形的珍爱,当他与白色异形面对面时,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一种对自己所创作的艺术品的欣赏。对于永生的大卫来说,“创造”是世上唯一能激发其欲望的事物。

自己一个人折腾了一天半,不是这里出岔子,就是那里出岔子。我几乎就要放弃自己从头搭建的想法,甚至从淘宝上找好了工作室,准备打包交给工作室。

事情也很不凑巧,域名要实名审核,直到下午六点多才审核完毕。我又在办公室加班写了份上诉状,弄完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九点钟。作为一个极其厌恶下班时间被打扰的服务业从业者,我十分体谅同为服务业从业者的工作室。我小心翼翼地问:“搭网站快吗?要是不麻烦的话晚上加个班?”

工作室回话倒挺快,可以加班,但是这会在外面吃饭,要等他回去才行。我说,好的,不急,你吃完了旺旺上闪我一下。

工作室显然不是去吃便饭,而八成是整啤酒烧烤小龙虾去了,我巴巴从八九点钟等到十来点,他依旧杳无音讯。看那架势,还不知要吃到啥时候,更不知道他吃饱喝足后,还能不能记起我这档子事儿来。

我心急火燎,拿起手机看了又看,生怕错过了工作室给我的旺旺留言。很想催他,但时间明明还没过多久,满打满算也就一个来小时,一直催不免太无礼。

这一晚上的纠结,让我对客户嘴里的“不急”有了更深刻的领悟,哪有什么“不急”,全都是“十万火急”。真是不急的事,人家就慢慢自己琢磨自己解决了,哪里还用得着请你律师呐?

等到十点半左右的时候,我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在b站又找了几个教学视频观摩,摩拳擦掌准备自己再试一次。说也奇怪,这次搭建简直如有神助,过去两天间踩过的坑此刻全部转化为了准确的知识,任督二脉瞬间全开,几分钟就把网站搭建,域名解析全部搞定了。

回过头一看,就几分钟的活,这些工作室们就要几张不等的毛爷爷,开价也挺黑啊!看来各行各业都是赚个“信息差”,好听点说叫“赚信息差”,难听点说就是“骗”。其实当律师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不过我倒也不打算再找工作室退费了。虽然他没帮我进行最后的部署工作,但一整个下午我缠着他问东问西,都给了很耐心的解答。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恐怕现在还跟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呢。人要永远心怀感恩,不能前脚刚走出迷雾,后脚就说向导的工作没有价值。路一直在那里,困住你的不是路九转千回,而是迷雾笼罩目不能视。

总之,我的个人网站终于搭建起来了。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多年寄人篱下的租房客,终于攒够钱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一样。虽然它现在还很简陋,但它是完全属于我的。

很多人会疑惑,在web流量早已式微的今天,你搞个个人网站还有什么用?

我的回答是:只有在这里,我才能向全世界喊话;只有在自由的土地上,你才能碰到同样追求自由的人。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3.html

返回列表

没有更早的文章了...

下一篇:不要熬夜

“你好,世界” 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