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想 > 正文内容

不要熬夜

李白拿酒来11个月前 (05-23)日记随想13200

我熬夜的能力相当不行,昨天捣鼓网站,兴奋过度,一直弄到凌晨两点,才躺到床上。身子躺了,脑子却依然是高度亢奋状态,我甚至能感觉到电流在神经元交叉成网的突触间强烈释放。真正睡着,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间的事了。偏偏早上又醒的极早,将将六点过,还没放完电的大脑就把我唤醒了。

满打满算,昨天睡了四个来小时。

于是今天一整天,头都在发懵,有点像半个月前我二次感染新冠的时候,一片混沌,仿佛有一个大汤勺在脑子里搅豆腐脑。

今天计划要到洛阳来,洛阳离郑州很近,高铁半个小时路程。之前来洛阳,都是早上赶个大早出发,上午办事,如果赶的不巧,上午没办完,中午吃个饭,休息休息,下午轻轻松松不紧不慢办完事,也不耽误回家逗孩子。这是我很满意律师职业的另一个重要理由,虽然看上去,我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外出差,但掌控权始终在我手里,只要安排得当,沟通到位,绝大部分行程可以控制在一天之内。我一向很恋家,很小的时候,生活节奏还没有这么快,农村夜里也不舍得早早电灯,夏日晚饭后,大人们三五聚堆,东拉西扯拉家常,直到天黑透了,才各回各家。我那时便很抵制这种“被迫离家”的做法,明明出家门不超过一二十米,我也要死缠着外婆,央着她立刻、马上带我回家。聚堆的其他老太太们嫌我碍事,便总爱逗我:“那不都是家?你自己回去呗!”有了孩子后,我的恋家愈发不可收拾,每次出差至多不超过半天,我便想牛牛想得有如猫爪挠心。说来也奇怪,就是不出差,我中午也极少回家,基本也是早出晚归,却从没那种不知何所起的思念。

这次自然也想早点过来,上午见见法官,下午再会见会见陈K。不过今天恰好轮到我们律所年检,律师证一大早被行政拿去司法局盖年检章,直到中午十二点多,盖好章的律师证才拿回来。半天肯定是跑不完事儿了,干脆定了张三点半的高铁,先回家睡一觉缓缓劲再说。

此时我的大脑已经是半宕机状态,手里提着电动车电瓶下楼,拿钥匙拧开坐垫,把电瓶装进去,再把坐垫盖好。已经行程肌肉记忆的动作,前后不过十秒钟。盖好坐垫后,我却摸着空空的裤兜发起了呆:“我的钥匙呢?”

我赶紧跑回楼上,在办公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扒拉了一遍,一无所获。又想到刚才去楼下行政办公室扒了半天律师证,有可能拉落到行政办公室了,又去行政办公室找了一圈,依旧一无所获。几个行政小姐姐看我着急忙慌的样子,也纷纷帮我回忆,问我是什么样的钥匙,我说是一大坨钥匙,两把车钥匙,一把电动车钥匙,一把自行车钥匙,还有若干门、抽屉钥匙等。小姐姐们听罢都表示没有见过我的钥匙,如果是这么大一坨落在她们那,她们肯定有印象。。

此时我才终于有些惊慌了,这么一大串钥匙,带来的远期不便先不说,就说当下,我该咋发动电动车骑回家,回家又该咋开门呢?正心急火燎间,突然脑子里电光火石,缓过来了劲。我暗叫一声大事不好,一拍大腿,赶紧撒丫子往楼下跑。

钥匙肯定是插在电池仓锁孔那忘记拔下来了呗!我早上上班时把电瓶提到了办公室充电,中午又是提着充满电后的电瓶下的楼,如果我下楼的时候身上没有带钥匙,那我肯定打不开电池仓,电瓶也就不可能放进电动车里去。现在电瓶已经安安稳稳放在了电池仓里,说明钥匙肯定还在电池仓锁孔上插着。

本来钥匙没有丢,由于大脑宕机,导致钥匙连车子一起在写字楼下失管失控了十来分钟,极有可能造成比丢钥匙更严重的后果,连电动车带钥匙一起丢!

正是中午下班,社畜们结队吃饭高峰时段。电梯间里熙熙攘攘,好不容易等来电梯,却也因为几乎每层都要驻停,迟迟下不到下不到一楼。我盯着电梯上缓慢跳动的数字,心里急得恨不得直跺脚。

我在东站商务区有过惨痛的被盗经历。那时候我还刚打定主意转行做律师,身上几乎身无分文。当时又在市区住,为了解决每天十几公里的通勤问题,我咬牙买了一辆电动折叠助力车。这辆车才骑了一天半,三次,就在写字楼下被偷了。我当时还报了警,跟警察到派出所做了笔录,并在笔录中自以为专业的加了一句话,“该车价值2999元,已经达到刑事立案标准”。现在回过头来看,我的做法不仅很天真,简直还有些幼稚。别说2999的助力车了,后来代理过一些事儿大得多的刑事控告,基本全部石沉大海,现在的我原则上已经不接任何刑事控告类案件。

一下电梯,我就撒丫子往办公楼外跑,惹来不少上班族奇怪的眼神。万幸,毕竟时间只过去了十来分钟,没被坏人惦记上,车子和钥匙都完好。

骑车回家的路上,头脑昏昏沉沉,几乎要在车子上立即睡过去。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困倦到如此程度的体验。上次这么困,还是上大学时,跟一个混学生会的“干部”搭伙搞了一个什么“项目”,那个学生干部在学生会里早早沾染了机关单位那股假勤奋的恶习,白天不干活,晚上非要熬通宵。我硬着头皮熬到半夜两点多,终于熬不住了,当即表示要退伙,并回宿舍睡觉去了。那时候我老婆已经毕业,在绵阳工作,每个周末,我都会坐大巴车到绵阳去看她。第二天恰是周末,极度困倦的我坐在大巴车上,恰好又赶上成绵高速大堵车,大巴车不幸与一辆拉满了大肥猪的大卡车并排蠕行,于是我度过了一个每刚睡着几分钟就活活被臭味熏醒的难忘旅程。

很难想象,从不主动熬夜的我,竟对做网站着迷到如此程度,一口气肝到凌晨两点。不过再热爱,也要悠着点来,老身子骨实在是扛不住了。再说,晚上多肝俩小时,次日报废一整天,这买卖他也不划算啊。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8.html

返回列表

上一篇:你好,世界

下一篇:备案?

“不要熬夜” 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