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想 > 正文内容

备案?

李白拿酒来11个月前 (05-24)日记随想14280

开了独立博客后,我的第一反应是懊悔,极度的懊悔。懊悔自己为何没有早点真正推开互联网世界的大门。

过去近两年时间内,我断断续续码了一百多万字。这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还不至于糟糕到见不得人。如果把这三分之一稍微拾掇拾掇发出来,现在小站应该已经初具规模,能够产生一些独立的,真正的流量了。

我看似每天都在上网,也自以为开了公众号、知乎专栏、头条号等一众所谓自媒体,算是对互联网逻辑有些了解了。而其实,我不过是在一个又一个别人早已划定的牢笼中转来转去,连真正的互联网是什么样子,都没有看见过。

做这个博客时,为了快速上线,买了香港节点的云服务器。任何独立建站的人,心中对流量都是有期许的。能够长期码字,靠的绝对不是坚持和死扛,而是内心深处有强烈的表达欲望,有被理解的情感需求。孤芳自赏,顾影自怜,永远只是他们“没有选择下的选择”。

还好,我们生在互联网时代,一个只要开窍,就能获得无数流量入口的时代,一个不再需要孤芳自赏,顾影自怜的时代。

博客上线后,如何获取更多的流量接口,很快压倒如何把博客做得更美观,消耗了我最多的注意力。

我注意到一种说法,随着互联网环境越发收紧,国内搜索引擎对未备案站点的收录越发不友好。我又赶紧研究怎么备案,发现备案又分ICP备案和公安备案。备案需要一周到一个月不等,备案期间还需要关站,我刚开的站,新鲜劲儿还没过去,就要关站,不能接受。昨天强撑着搬了一天砖,晚上留宿洛阳,本打算早点睡觉,可晚上躺在床上,研究搜索引擎蜘蛛爬取规则越发着迷,又弄到凌晨一点多。

好多博主都说,现在对未备案的网站,搜索引擎收录特别慢,尤其是百度,这几年不断出事,风口浪尖,甚至一年半载不收录都有可能。其实我个人倒不是太在意百度的流量,我已经多少年没用过百度了,对上面的垃圾信息深恶痛绝。如果一个人能够忍受百度如此之久,那说明他获取信息的渠道非常匮乏,困在信息茧房中无法挣脱。这样的人,认知水平一定不会太高。与认知水平不高的人打交道非常痛苦,只要暂时还能吃上饭,日子还能过下去,我都会本能的拒绝与他们建立委托关系。

百度不收录就算了,只要谷歌和bing能收录,我也就还OK。但是众所周知,谷歌由于不遵守国内法律,或者毋宁说,不讲国内的政治规矩,早早被墙了。bing在国内现在混的还不错,据说市场份额已经要超过百度,我很担心他也面临着百度同样面临的压力,尽管没有公开的禁令——甚至压根没有禁令,只是一个眼神暗示,他们便主动自我阉割了。

不同于纯粹的个人博客,我的职业不可避免地会对我输出的内容与价值观产生影响。对律师实施严格的自媒体管控,已经列入各地司法局的工作日程。

作为一名刑事律师,我很清楚言论的尺度边界在哪里。但问题在于,边界并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随时都在收缩。今时今日尚可容忍的言论,明天后天或许就大逆不道了。

备案便是以自由换安全。假如说,将来某天,边界收缩到我曾经发表过的文章看起来都居心叵测了。那么备案便是对我的一众保护,看,我并没有恶意,至多只是口误遮掩,无心之失。但如果没有进行过备案,我的行为便显得极其可疑,我甚至已经开始预想,将来面对警察叔叔询问时,我该如何合理解释,为什么不选择内地服务器建网,建网后为什么不备案,到底有什么险恶的居心和罪恶的目的?

从我了解的几个已经开始对律师自媒体开展监管的南方省份城市情况来看,司法局还没关注到个人独立网站这块领域,所统计的信息仍停留在公众号、抖音、小红书这类“平台型自媒体”。不得不说,在一个“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的环境下,平台监管,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对创作者的一种保护。当你思维的缰绳跑得太远,越线而不自知时,平台能救你一马。真正自己建了站,全靠自我审核,自我阉割的时候,我才真正理解并认同了,“严是爱,松是害”。

平台为了自保,言论边界越收越窄。短期内会倒逼一些人出走,自己建站,开独立博客,比如我,憋了两年一百多万发不出来的字,终于悟道,走上“占山为王”之路。我相信,很快会有越来越多的律师这么做。这就意味着,或早或晚,独立博客也得纳入监管,到那时候,不备案也得备案。

那就还不如早备案,我连身份证都掏出来扫描好了,结果却发现,香港服务器连备案都备案不上。

一脸黑线。

看来只能先这么写着了。等买的服务器快到期了,再考虑换到内地节点,并一并备案的事吧。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