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想 > 正文内容

时日无多,尽情快乐

李白拿酒来11个月前 (05-25)日记随想15680

牛牛上了一个画画班,教室就在同小区另一栋居民楼上。我和宝妈都对鸡娃毫无兴趣,前期本着广撒网发现兴趣的考虑,给牛牛报了仨班,另外俩班分别是唱歌和跳舞。对了,还有个游泳,不过这个不能算是班,学会了就不用上了,一锤子买卖。一个学期还没上完,就把我俩折腾的遭不住了,找牛牛商量:“这学期上完不上恁多了吧?你看看最想上哪个?”

牛牛不假思索:“我还要学画画。”

从功利角度讲,画画真没啥学的。学个唱歌跳舞好歹发发抖音开开直播,而画师们的命运早已注定,成为被ai彻底淘汰的第一批智人。唱歌其实也快了,最近网上各种“ai孙燕姿”爆火,连孙燕姿本尊都惊动了。一个人有没有文化,最终一定会体现在气质上,知性的孙燕姿还发表了自己对ai的看法。她首先评价了ai的“唱功”,说唱得虽然很像,但一下子就听出来不是人类——没有气息,不过她表示,这个缺陷恐怕也只是极暂时的。她还对歌手,乃至全体智人的未来表示悲观,没有哪个人类能吞吐、消化、吸收如此庞大的数据量,智人的黄昏正在到来。

作为一个完美错过所有时代红利,并踩中所有政策大坑的八零后,我本以为自己已经够惨了,牛牛她们这一代人,无论如何,都会比我们过的好一些。现在看来,我们或许比孩子们要幸运多了,毕竟我们还是蓝星主宰,这个星球上的一切,文学、艺术、科技、宗教,都是我们创造的。但是我们的孩子们呢,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可能都注定将是毫无意义的。

可是我又很担心,他们作为见证ai方兴未艾的第一批智人,能否平稳过渡到可以安稳享受被ai供养,只需负责“快乐”的那一天。甚至说,剧本有没有那么美好,人类与ai能否和平共处都说不定。人类会为不小心踩死了一只虫子,捣毁了一个蚂蚁窝而懊悔和内疚吗?我们对未来的所有假设,对ai的想象极限,都是建立在“智人是,且将一直是星球主宰”这个假设之上的。但这个假设很明显是错误的,画师、歌手、程序员,接下来是会计师、律师、程序员……智人会在越来越多的领域迎来决定性挫败,那个地位转换的奇点迟早将会来临。

智人鼓吹自己有“自我意志”,这很可能是一厢情愿的自恋。gpt团队的数据报告表明,在计算单元堆积超出某个阈值后,算力出现了几何级数的飙涨,这种算力飙涨,便是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初代人工智能。所谓的智能——包含我们引以为豪的自我意志,本质上就是算力的堆积而已。

如果人类的算力可以突破拥有自我意志的阈值,那便没有理由认为,ai不会拥有“自我意志”。

一旦ai拥有了自我意志,他们会怎么对待智人呢?只需要回过头来看看我们自己的祖先是如何对待尼安德特人兄弟们就很清楚了。这个星球的金字塔尖,只容得下一个物种。

这个星球留给智人的时间和空间已经不多了。我很珍惜现在的每一天,做着被人需要的工作,码着有人愿意看的字,听着真人唱的歌。很快,这些都将不复存在。这个星球将迎来新的纪元,智人,将像这个星球上过去不知道多少轮文明的主角一样,灰飞湮灭。

今年的一千万毕业生只是找不到工作,至少他们还“能工作”,等到牛牛毕业的时候,这个星球上可能已经几乎没有属于智人的工作了。

想到这一层,我不仅对鸡娃毫无兴趣,连自我奋斗都提不起精神了。

时日无多,尽情快乐。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