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评杂文 > 正文内容

最好的时代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6-25)时评杂文28450

很奇怪,用平板码字码了一个月,最终还是觉得回归手机和蓝牙键盘最舒服。平板的可视面积太大,始终没有手机屏幕码字的专注感。

闲的近乎失业的状态持续了半个多月,终于又开始忙起来了。这个星期,从今天下午开始,就要进入各处长途奔袭,与时间赛跑的状态,我不得不自嘲,像我这样性格的人,也能在律师行业混碗饭吃,至少说明司法还没有完全失灵,这个世界最终还是需要有人站出来讲真话。

说起讲真话,又想起张雪峰。张雪峰已经出名很久了,原先言论尺度宽松的时候,他还谈不上火,现在无论什么话出口前都要自我审查一番了,他反而火了。

早先,我很不喜欢张雪峰说话的腔调,一副高高在上,智商和认知碾压众生的模样。不过现在倒是越来越能理解了,一个靠讲真话挣营生的人,最痛苦的事儿是什么?当然是跟陷入谎言中无法自拔的芸芸众生讲道理了。不同认知模式的人之间的差别,恐怕比白种人黄种人黑种人之间的差别还要大,如果可以选择,我们肯定选择隔离,然而并不能,我们却又不得不靠赚这些认知不统一之人的钱生活。

张雪峰的境遇,是这个社会所有靠说真话营生的人们的缩影。我们没有理由指责他们的高高在上,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人都靠欺骗,或者是靠信息差挣钱,而他们则在坚持说真话,这就已经值得我们给予充分的尊重了。

我们应该感谢这个时代。对于爱讲真话的人而言这个时代远不足够好,却也没有那么坏;但对于普罗大众而言,这个时代不啻为最好的时代。他们爱听假话,这个时代满地都是谎话,而当他们灵光乍现,突然想听点真话时,竟然也有很多像张雪峰这样的傻子,苦口婆心讲真话,劝你别再继续听信谎言。

相信我,一个总体上更好的时代绝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时,社会将实现完全分层,近乎静止,即便你相信地心说,反对相对论,认为1+1=3,你也能在社会中找到令自己舒服的位置,跟一群虽然事实上很傻逼,但却与你“志同道合”的人其乐融融。

每个人都不再需要突破自己的认知壁垒,就能享有一份过得去的生活,而不是像今天这样,张雪峰一边要靠讲真话生活,一边又难以掩饰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另一边,被真话拆穿西洋镜的更高阶人士,急不可耐地从裤裆中摸出四十米长的大刀。

社会分层还没有彻底完成,这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地方,也是这个时代最糟糕的地方。

社会彻底分层了,就如郝景芳在《北京折叠》中所描述般,各自不相往来,彻底物理隔离了吗?当然不是,郝景芳能想象的社会分层形态极限,也不过是物理隔离而已,这恰恰证明了我的论断,我们的社会分层还远没有完成。任何人都无法想象自己根本从未见过的事物,就连科幻作家也不例外。

别的行业我不了解,我拿我还相对了解一点的律师行业来说明,一个完成分层的社会,是如何处理跨知识鸿沟,却又不得不基于充分的双向信任才能达成的交易的。

在统治术更为娴熟的英美(别杠,人家驭民之术不知道比商鞅五术高到哪里去了),律师分为出庭律师和事务律师两类。出庭律师并不接受老百姓直接委托,而需要通过事务律师桥接,出庭律师直接接受事务律师委托,与事务律师签合同,甚至不需要与真正的老百姓委托人见面。

法律职业是对信任度极其敏感的职业,但不同认知,不同价值观人群间,在没有血缘、同窗、战友等社会关系羁绊的情况下,很难产生真诚的双向信任。

这就倒逼律师们不得不在“讲真话但饿着”与“迎合客户的错误认知但好歹能吃饱饭”之间做选择。

我前面说过,这个社会上大多数人靠说谎话,或者换句好听点的,靠信息差活着,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成为张雪峰,站着说真话就能把钱挣了。

律师行业的诸多乱像,都能从这种不合理的,强迫知识鸿沟巨大的两类人,律师与客户间直接交易的制度设计中,找到乱像根源。

大部分客户要找的就是关系,还有一小部分已经走到山穷水尽,就是要找人去法院门口翻跟斗当“法闹”。无论哪种情况,你都很难说,他们要找的是“律师”本身。

这就导致严重的资源错配,客户眼中基于他们自身认知的好律师,在律师同行眼中往往是另一副模样。

这种资源错配所导致的行业割裂,乃至社会割裂,会愈演愈烈,最终甚至会拖垮整个司法制度。

出庭律师制度当然也有很多弊端,我并没有过多涉猎,但唯物主义辩证法告诉我,一定有。但对于律师而言,尤其对于刑事律师而言,这无异于一种巨大的解脱。懂得都懂。

我执业以来,办的最顺心也最轻松,结果也非常好的一个案子,恰恰是因为自己被不经意间放到了出庭律师角色上。我与我的真正委托人中间,隔了一个很专业的老律师,他帮我处理掉了绝大多数与案件无关的纷扰。整个交易链条是这样的,家属以朋友的视角找到他,而他又以律师的视角找到我,他负责以朋友身份处理那些案件之外的问题,而我负责以律师身份专注处理案件。这个案子已经打了两年,四个罪已经打掉了三个,还要再接着打。如果没有这种合理的分工机制,我很难有信心说自己能长期保持稳定的精力及情绪投入。

从改造不合理交易制度设计的角度看,我倒认为现在各方口诛笔伐,恨不能生啖其肉的各类法律咨询公司,其出现并不完全是坏事。

行业已经很乱了,不差再乱那么一点儿。但从积极的角度看,他们正在试图创造一种全新的,内核更合理的交易制度,这很值得期待。至少我认为是这样。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34.html

“最好的时代” 的相关文章

不坚决抗争者10个月前 (08-03)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