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内容

轮回

李白拿酒来12个月前 (06-06)故事会27330

中午又回家睡了一觉。

冷空气退了回去,夏天开始露出他的獠牙。大中午,日头晒得皮肤生疼。看来每天中午回家睡个午觉,这么一点小确幸,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卧室里的循环扇坏掉了,通电后,只摇头,扇叶纹丝不转。非得上去踢上两脚,拍上两拍,才像刚睡醒的大黄狗一样,慢悠悠转起圈来。

我很想趁着618买个新的换掉他,可是又没办法完全说服我自己,它好像是坏了,但又好像是没坏,总能在我拍到耐心快要耗尽时,恰当好处的转起来。仿佛通了灵,在故意捉弄我。

睡到下午两点半,又陷入了到底要不要顶着大日头去所里搬回砖的纠结。之所以会纠结,还是因为手上剩下能搬的砖太少了。如果不是后天老梁的案件要开庭,我十有八九会瘫倒回床上继续睡觉。

其实说是开庭,也已经没有啥准备的。老梁的案件在此之前已经计划开过两次庭,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推迟了,算上这一次,我已经是第三次准备庭审了,早已烂熟于心。不过庭审之于律师,大约就像考试之于学生,每考一次,便要呼呼隆隆筹备一番,压根是件难免的事。

卡座区的几个中年人,已经消失很久很久了,只有需要盖章的时候,才会非常罕见地来所里一次。不知道他们是因为其他的生意太忙了,还是因为工作量太不饱和,已经处于灵活就业的边缘,干脆不如省些气力在家里歇着?

无所事事,大约是对一个中年男人最沉重的打击。我隐约想起自己读小学或初中时,父亲每天谷堆在一张小小的八仙桌上,桌子是从老家县城拉到城里来的,桌子很低,本来的作用是配着小板凳坐,然而局促的家里已经摆不下多余的小板凳,父亲坐在一张沙发上,上身前倾,胸膛几乎贴在肚子上。桌子上铺满了各种书和草稿纸,右手边是一个大茶缸,里边塞满了抽到快烧到过滤嘴的劣质香烟。

那时的我还不大清楚,父亲每天是在干什么,甚至还有些羡慕他,我每天还需要去上学,他却不需要去上班。后来长大一些,才知道一个词叫“下岗”,其实下岗的人不是父亲,而是母亲,比下岗女工幸运的是,母亲爱读书爱考证,是国内第一批注册会计师。但留在小县城里,什么师都注定是没饭吃的,她便只身一人来到省城,再后来把我也带了过去,再后来便是家里的锅碗瓢盆桌子板凳,最后,父亲。

母亲说,父亲早就该离开小县城也到省城来了,反正那个破单位早就发不出来工资了。父亲总是不说话,苦笑着。小时候我读不懂那苦笑的含义,甚至弄不清楚,他每天窝在烟雾缭绕的小房间里,身子蜷缩成一个对折,趴在堆满书和草纸的小桌子上干什么。

等到我穿越时光,回到那个局促逼仄昏昏暗暗的小房间时,我才读懂了他。可惜此时,我也已经是一个中年男性了。

父亲那一年学霸体质发作,一口气考了好几张证书,那时候正是中国刚加入WTO,都是些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新玩意儿。家里依旧贫困潦倒,市场经济的春风吹到内地,还是很久以后的事。

我读高二时,父母开始为我去读大学的行头发愁。如此想来,我也算是完美继承了他俩的学霸基因,他们丝毫没担心过我上不了大学,已经跳过这一步,直接担忧起没法给我置办一套像样的行头了。他们打算让我回老家,先参加一次高考,然后再把指标给卖了,拿卖指标的钱给我买身像样的衣服,对于那个时候的我家,所谓像样的衣服,就是李宁啊真维斯啊这些,再买一台笔记本电脑。现在的小孩们可能很难想象,怎么高考上学指标还能卖呢?在一二十年前,在我老家那块土地上,这实在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儿。大约是前几年,还闹上过一次焦点访谈,节目的名字依稀记得是“错换的人生”。

经济条件真正开始好转,已经是我大学毕业,2010年之后的事。那时我刚分配到基层连队工作没多久,连队天高皇帝远,午睡一觉能睡到下午四五点,现在回想起来,颇有些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懊悔。那日还没睡醒,接到父母电话,说要买车,问买啥车好。我说我也不懂,哪研究过这个,再说咱家能买起车吗?挂了电话刚打开汽车之家看了没一会,他们电话又打过来,说已经提车了,进口奥迪。我一下有点懵,坐在小马扎上好久没缓过神来。

大学时每次发助学金,学生们就会分成两派,一派说你们家住城里的怎么还来凑热闹领助学金,另一派大多数情况下处于守势,说城里怎么了,城里就不能困难了?

绝对意义上的谁更困难,我不敢妄下结论,但我能肯定的是,城市失业家庭的绝望感、无助感、窒息感,可能是哪怕再贫困的农村家庭都难以想象的。农村再差也能糊个口,总不会饿死,总不至于男人骑自行车拉着女人去卖淫,卖完淫再骑自行车拉回家,总不至于一家几口走投无路齐刷刷烧炭自杀。

越了解那段大失业的历史,越感到后背发凉,也越发感到自己的幸运。我虽然几乎一直在清贫的环境中长大,但我依然被很好的保护了起来,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父母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已经做到了最好,那种一眼望不到头的绝望,从没有虎视眈眈的凝视过我。

命运仿佛是一道无解的轮回。现在似乎轮到我来直面这一眼望不到头的绝望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23.html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