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内容

风衣女强行送衣物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6-06)故事会19772

解封第二天,到XC市看守所会见。

XC市看守所位于偏远的农村,放眼望去,一大片绿油油的麦田上零星坐落着几处民宅,炊烟袅袅升起,不时传来几声狗叫。一派宁静祥和。

看守所大门寻常的不像国家机关,倒像是寻常农家院落,一扇对开的大铁门,上面还顶着一座农村家家户户都有的大屋檐。

我差点路过而没有发现这里就是看守所,幸而摇下车窗问了一嘴,是早到的本地律师,说就是这了,我才熄火下了车。

大铁门上贴了一张告示,写了两行大字:因疫情反复肆虐,暂停送衣送物,落款时间11月28日。一下把我拉回现实,荒郊野外也非桃花源啊,天下怕是找不到没有疫情的净土了。

进入大铁门是一井小院,落叶满地。穿过小院,才是办事大厅。

一直到上午9点半,一个化着淡妆的女辅警才姗姗来迟。认真查看了我们三个律师的核酸记录。律师们个个都是守法公民,会见要求7天4检,我们三人均以接近7天7检的满分成绩过关。

女辅警笑成了一朵花,行程码也不再看了,打开电脑开始给我们挨个办手续。

我到的最晚,排在第三,看守所只有两间视频会见室,只好坐在大厅里等。

大厅的门朝东开,斜挂在东南方的太阳暖暖照进来,点亮了两排连椅。我坐到椅子上,晒着暖儿,开始看书。还没进入状态,一个黑影遮住了阳光,紧接着是高跟鞋“嗒嗒嗒”敲击地板砖的声音。

一个扎着马尾,身穿风衣的女人进到大厅,眉毛皱得连成一片,声音洪亮:“在哪儿送衣服啊?”

女辅警刚安排完会见提人,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见来者不善,也没惯着:“现在送不了哈!”

风衣女:“那啥时候管送?”

女辅警:“大门上贴着呢!”

黑影移开了,阳光又暖暖洒在我身上。风衣女风一样消失,找告示去了。

然而风衣女却压根不往院外走,只在大厅玻璃门外瞄了一眼,便又杀回来了:“恁哪贴里有告示啊?”

女辅警:“大门口贴着勒,出去看!”

风衣女不动:“恁为啥不叫送啊?不叫送恁给俺打电话干啥?”

女辅警还是年轻,千不该万不该接下这句话茬儿:“谁给你打电话里呀?”

话音还没落,风衣女就开始机关枪扫射了:“恁给俺打了呀,说这周就开一个星期,周一到周五都可以来!”

女辅警:“那你早咋不来?今天都星期四了,人家早都来送罢了,你不来你怨谁?”

风衣女语速更快了:“俺家叫封控了啊,昨天刚解封,这不今天都赶紧过来了!”

疫情是个万金油抗辩,女辅警现学现用:“收衣服那人没来,也叫封控到家里了!”

风衣女不依不挠:”那他啥时候能来,不能叫俺们成天搁这瞎跑啊!”

两人的吵闹惊动了更多来送衣物的家属,不知不觉间,大厅里已经溜进来四五个来送衣物的家属。阳光被遮得更严实了。我索性放下书,专心看他们吵架。

大家伙儿看风衣女的气势把势单力薄的女辅警盖了过去,都有了胆气,开始七嘴八舌:“不让送恁给俺们打电话干啥里?”大厅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突然,大厅里警铃大作。女辅警霍地站起来,嘴上呵斥着:”谁让你们进来的?!你们都扫码没有?!赶紧出去出去!警报响了!“

警铃声尖锐刺耳。老百姓以为发生了啥了不得的大事,瞬间作鸟兽散。阳光再次洒在我身上。我有些怀疑,这个警报器的开关是不是就掌握在女辅警手里,不然为什么响得如此及时,静得如此恰当?

宁静只持续了不到五分钟。不甘心的风衣女又杀了回来,依然是大张旗鼓,嗓如铜锣:“哎你看,不让送你们又非得打电话让俺过来!俺从ZMD跑过来一趟好容易吗?”

虽没有朝着女辅警喊,但整个大厅除了女辅警一人,就只坐着我一个律师,比对着脸喊更令人恼火。

女辅警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风衣女不阴不阳的,活像农村吵架妇女吆喝庄稼,天知道下一句她要吆喝出啥来?

女辅警认输了,从电脑前站起来,对风衣女压低声音道:“你别吆喝了。看你是外地过来的,你先把衣服拿来放这吧,等存衣服的人来了我交给他。不过得先给你说好哈,他不一定啥时候来哈,等他来了才能往里送。”

风衣女很懂,声音立即压得比女辅警更低,不昂头挺胸了,换了一副点头哈腰的姿态:“中中中中中,主要俺是从ZMD跑过来勒,过来一趟真不容易,要不咋也不能给恁添麻烦!”说罢,一路小跑到大厅门口,提进来整整两大包衣服,按照女辅警吩咐,写上亲人名字、监室号。

风衣女果然早有准备,提前把衣物拿进了院子。要是这会再临时出去大门拎衣服,围在外面的家属们肯定又要一涌而进。到时候一定又是警铃大作,女辅警强力清场,谁也送不成。

一切安排停当,风衣女还在不停向女辅警作揖。看着风衣女谨小慎微的样子,我不禁有些心酸,不知道看守所里关着的是她什么人?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强作坚强的外壳下,是心系丈夫、子女、父母的柔软灵魂。

女辅警还不忘安排风衣女:“一会儿出门时别给其他人说哈!一说都该进来了。”

风衣女简直忘了是该先点头还是先答应,嘴里不住说道:“这我知道,这我知道……”边道谢边走出门去。

题外话:

我觉得风衣女家的案子一定会有一个好结果,从刑事律师视角来看,她几乎是一个完美家属。该莽的时候坚决莽,该缩的时候立即缩,运筹帷幄打好前站,不打无准备之仗,绝不给帮忙的人添乱留后遗症。

写下这些文字时,我简直有些后悔。后悔没有凑上去问一句,你家的案子可缺律师啊?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19.html

返回列表

上一篇:死心塌地

下一篇:轮回

评论列表

ZhangJet
6个月前 (11-05)

这种情况她应该咋回复呀?我想了想,第一反应也是问对方“谁给你打的电话?”

李白拿酒来 回复:
我又回过去看了一遍文章,脑回路才接上……
好像确实没啥太好的办法,风衣女怒气值已经满了,狂战士开无双……
5个月前 (11-06)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