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会见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11584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6855

当律师会见遭遇看守所迎检

刘臣律师4个月前 (02-01)日记随想37142
当律师会见遭遇看守所迎检
人都是观念的奴隶。比如前两天刷知乎,临近年关,大家都在讨论过年跋山涉水如何安全带娃的话题。有人说在帖子里提到,亲眼见过一个不到半岁的小孩,从美国坐跨洋航班回国过年,中途哭的简直都背过气去。大人坐飞机横跨太平洋尚且吃不住,对这么小的娃娃来说,简直无异于鬼门关走一道。答主显然对过年回家这套习俗不太放在心上,颇具批判色彩的总结道:“有些人就是把陈规陋习看得比天条还神圣!”当刑事律师也有“天条”。这天条就是,在一些重要的传统节日前,总要把手头的当事人挨个会见一遍,哪怕没什么案子上的事儿,过去陪着聊几句家常,送个关怀,也是必须要做的工作。翻看日历,本周日就已经是腊月二十五了,依着中国人的习俗,二十三以后...

嫌疑人从看守所传出纸条,指名请我为其辩护

刘臣律师6个月前 (12-04)故事会65565
嫌疑人从看守所传出纸条,指名请我为其辩护
上周三还是周四,刚坐到工位上,正在吃鸡蛋,手机响了。对方的手机号在归属地数据库里显示为某主题酒店,被小爱同学判定为骚扰电话,果断帮我秒接了。我边吃鸡蛋,便饶有兴致地看小爱同学与对方拉锯周旋。出乎我的意料,竟然不是骚扰电话。对面单刀直入:“请问是刘律师吗?”小爱同学机械又古板的回答:“您好,请问您找他有什么事?”对面又说:“我是一个朋友介绍的,有个案件想请刘律师代理。”我很有一股立即接管电话的冲动,但看了看手里吃了一半的鸡蛋,还是按捺住了。那边挂掉电话后,我连忙给回了个信息:“在开车,稍后给您回过去。”如果人脑也分单核多核,那我一定是单核,处理多线程任务的能力极弱,手头的事儿一多,就容易红温过载...

侦查阶段最有价值的自救手段是什么?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7-05)刑辩实务33900
侦查阶段最有价值的自救手段是什么?
刑事案件中,侦查阶段是非常关键的一个阶段,也是力量最不对等的一个阶段。心理上,突遭变故,无论是嫌疑人本人还是其家属,六神无主,乃至以泪洗面;经验上,绝大多数嫌疑人可能是一辈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进班房,面对办案经验丰富的公安干警,两眼一抹黑;知识储备上,繁杂的刑事诉讼程序,别说老百姓不懂,就是不经常办刑事案件的律师也未必精通;资源上,侦查机关背后是整个国家机器,拥有近乎无限的人力、物力、财力,嫌疑人呢,拿什么对抗?制度上,我们的侦查程序近似于完全“黑箱”,虽然能够委托律师介入,但实事求是讲,由于严重的信息不对等,所能实际发挥的作用比较受限。侦查阶段难道就真的无计可施了嘛?到底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实...

风衣女强行送衣物

刘臣律师12个月前 (06-06)故事会23442
风衣女强行送衣物
解封第二天,到XC市看守所会见。XC市看守所位于偏远的农村,放眼望去,一大片绿油油的麦田上零星坐落着几处民宅,炊烟袅袅升起,不时传来几声狗叫。一派宁静祥和。看守所大门寻常的不像国家机关,倒像是寻常农家院落,一扇对开的大铁门,上面还顶着一座农村家家户户都有的大屋檐。我差点路过而没有发现这里就是看守所,幸而摇下车窗问了一嘴,是早到的本地律师,说就是这了,我才熄火下了车。大铁门上贴了一张告示,写了两行大字:因疫情反复肆虐,暂停送衣送物,落款时间11月28日。一下把我拉回现实,荒郊野外也非桃花源啊,天下怕是找不到没有疫情的净土了。进入大铁门是一井小院,落叶满地。穿过小院,才是办事大厅。一直到上午9点半...

不要跪

刘臣律师12个月前 (06-02)日记随想26730
不要跪
还没想好题目,先写,写到哪算哪吧。这个周末很难得,没有犯拖延症。周六牛牛小舅舅来家玩(我也不知道我该咋叫他,好在他虽然跟我同辈,但年龄小的多,便直呼其名了),迎客间隙写了篇小文章,反响竟然还不错;周日进行庭前准备,弄了一整天。其实周六我并没有去三看,写那篇文章,纯粹是看了朋友圈,有感而发。很惭愧,作为一个比较佛系的躺平律师,我除了在实习时帮带教老师排队早上五六点便起床摸到三看以外,其余都是正常时间到场。第一轮赶不上见便等第二轮,上午赶不上便等下午,反正绝不在睡觉这件事上委屈自己。进三看监区不让带手机,是难得的读书好时光,我在大厅等候区,读完了很多本书,并因此认识了好几个爱读书的好朋友。一次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