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想 > 正文内容

不要跪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6-02)日记随想19370

还没想好题目,先写,写到哪算哪吧。

这个周末很难得,没有犯拖延症。周六牛牛小舅舅来家玩(我也不知道我该咋叫他,好在他虽然跟我同辈,但年龄小的多,便直呼其名了),迎客间隙写了篇小文章,反响竟然还不错;周日进行庭前准备,弄了一整天。

其实周六我并没有去三看,写那篇文章,纯粹是看了朋友圈,有感而发。很惭愧,作为一个比较佛系的躺平律师,我除了在实习时帮带教老师排队早上五六点便起床摸到三看以外,其余都是正常时间到场。第一轮赶不上见便等第二轮,上午赶不上便等下午,反正绝不在睡觉这件事上委屈自己。进三看监区不让带手机,是难得的读书好时光,我在大厅等候区,读完了很多本书,并因此认识了好几个爱读书的好朋友。

一次读《清代地方政府》,旁边突然探过来一个脑袋,我一扭头,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神态却很年轻,一副老顽童模样,他翻翻我的书皮,好奇地问我:“你上学是学啥专业的?咋会看这书?”

我对别人侵入我的私人领地很敏感,正在专心致志看书呢,你伸过个大脑袋不说,还直接伸手扒拉我的书,换作平常早就生气了,可能因为他太“老顽童”了,又或因是在叽叽喳喳大厅内竟能遇到同类的惊喜,我一点没生气,我说:“我就瞎看看。”

老顽童若有所思地对我点点头,像是在感慨什么,他又给我推荐了几本书,书名我现在已经记不住了,大约是费孝通的书,这几年潜心研究支学,大半也已经读过了。

我觉得老顽童很有意思,不像是一般的律师,便问他要了联系方式,说进来带不了手机,可否留个电话,一会出去了加个微信?老顽童欣然同意。出门后,我加了他微信,竟是中国政法大学的博士生,好像还是财经政大学的教授,至于是在编的还是外聘的,就不得而知了。

后来就有了疫情,卷到极致时,三看会见需要彻夜排队,就如我昨天文章里所述,但这时我恰好在三看也没什么案件,唯一有一次,我跟老赵合办了一个刑事二审案件,老赵来三看会见,我花五百块钱让当时行通所的实习律师王亚威去帮忙排了个队。这个王亚威看着呆呆的,很正直,做律师骗钱未必行,但这小伙儿却是个狠人,他的狠不在战术上,而在战略上,人家眼看不是干律师行骗的料,转手考上了老家监察委。

人一定不能有“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愚昧思想,见状不对,撒丫子就跑,走为上策,方为正道。懂得止损的人生,才是智慧的人生。

作为一个从没在三看吃过什么亏,周六当天也没在冒雨排队现场的人,我强行出头,显得有些多余。因为这事情实在是与我无关,我也没有吃饱撑了到要去给郑州律师出头,“做青天”,“普渡众生”,这种幼稚的想法。

在既没有主观动机,又没有客观必要性的情况下,那篇文章就出世了。内心喷涌出写作冲动时,我正在开车带老婆、牛牛,以及牛牛小舅舅去吃饭的路上。每到一个红灯,我便拿出手机码上一段,车开到饭店,刚好码完。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我不敢妄称什么妙手,但这一两年来也着实码了一些字。这里既有个人爱好,更多的却是刻意为之的写作训练。这些文字能选中我,让我成为它的作者,我感到非常荣幸。这是对我近两年来近乎自虐般写作训练的最好回馈。

在我既不太懂如何写作,也不太懂传播的年岁,我曾经加了很多很多群。每憋出一点狗屁不通的字儿,便在各个群里胡乱转发一气。后来发现加这些群的人,十个倒有九个半是来瞎扔链接的,看着文章能多几个点击,其实都是内循环的垃圾流量。没有质量的文字,不会有穿透力。换言之,长远来看,影响文字传播力的因素,有且只有一个,那便是文字质量。

这是一个“只争朝夕”的时代,我们身边充斥着一夜暴富的财富神话,让我们产生了“我上我也行”的错觉。很少有人愿意再读文字,我敢说,一年能读完一本书的人,一百个人中恐怕还找不出五个。愿意写字的人就更少了,极少数在写的人,也大多很浮躁,同时抱有不切实际的暴富心态。曾经有个同行,总爱把自己文章链接发给我,让我帮忙转发。一方面,如前所述,这种转发毫无意义;另一方面,这些文章并没有达到我愿意转发的质量标准,当然,我并不是说他写的不好,只能说不太合我的口味。

“你很好,但是我们不太合适。”

“分享”应该是一种自然的、愉悦的双向奔赴,而非基于任何共生关系的附随义务。我过去是这个观点,现在是这个观点,将来也会是这个观点。而且,我敢说,只要你坚持写下去,你迟早会跟我持同样的观点。

可能会有一些读者朋友关心,昨天的文章发出去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文章后来删除了?

我想还是有必要做一个说明,免得大家以为我遭受了什么了不得的迫害一样。

正如我现实和网络中朋友们对我的了解,我认为公民的反对应该是理性的,客观的,甚至是温和的。如果我们“用谎言去反对谎言”,“用泛道德的评价以求快速压倒对方并再踏上去一万只脚”,那么恕我直言,你与你反对的东西将没有任何区别。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文章不知怎回事传到了三看方面,后来三看方面主动与我取得了联系,就目前会见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很长时间的沟通。我这话可能会挨骂,但我还是必须坦率的说,这个事件中没有泛道德化的“好与坏”,“黑与白”。

其实三看沟通的大门一直敞开着,他们也渴望听到律师的声音,渴望律师们为解决问题积极建言献策。

这个世界有很多条路,不是只能唯唯诺诺勾兑下跪,更不是只能走投无路揭竿而起。

理性与温和,永远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力量。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15.html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