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三看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11566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6845

李律师的录音笔

刘臣律师3周前 (05-08)故事会29664
李律师的录音笔
李律师煞有介事的从公文包中掏出一支钢笔,拧掉笔帽,又拨开一个隐藏极深的小开关,一枚微小的灯珠随之亮起,发出一闪一闪的光,接着传来呜呜啦啦的人声,几近隐没在嘈杂的背景音里。正欲进一步发作的老王,这才闭上了嘴,不由自主的凑过头去,仔细辨别着笔杆中发出的微弱声音。李律师见状,会心一笑,眼神示意老王接过笔去。老王读懂了眼神,忙不迭接过钢笔,更准确说应该是录音笔,双手捧到耳边,如饥似渴的聆听起来。时间回到三天前。正在外地打工的老王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女子的电话,女子声音听起来很年轻,然则说话却极冲,张嘴便劈头盖脸一顿输出:“你儿子因为诈骗被抓走了,这个家,还有你们的孙子,你们到底还管不管?!”老王一脸懵逼,...

棍棒底下出孝猫

刘臣律师8个月前 (10-13)日记随想61486
棍棒底下出孝猫
一连外出三天,小猫一个人在家急坏了。我还没拧开防盗门,就听见它在屋里喵喵嚎叫。门刚打开一条缝,它便呲溜一下扑在腿上,咕噜咕噜撒娇。我一连献祭出两根猫条,才把它的情绪稳定下来。然而乐极生悲,吃过饭工作时,小猫在电脑打印机边上窜下跳个不停。短短二十分钟时间内,造成电脑重启两次,幸好没有编辑文档,打印机卡纸两次。在第三次卡纸时,我终于怒不可遏,抓起猫咪狠狠敲了几下头,又把它扔出了门外。刚打完猫,心里头变有些后悔。小猫脾气很好,是我迄今为止养过的,最有治愈力的小生灵。高中时养的小狗皮皮,玩得生起气来,呲牙咧嘴咬人,一次边躲进沙发里还不忘低声呜咽,警告我若敢再靠近,必将痛下狠嘴。后来还养过一只狸花猫,就...

会见室空着也不给律师用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8-27)刑辩实务58642
会见室空着也不给律师用
上周三一大早,驱车到沁阳市看守所,为即将二审开庭的涉嫌贷款诈骗罪的老张进行开庭辅导。由于是二审期间才介入的案件,我在此之前已经多次会见过老张。前几次来得时候,对沁阳市看守所的总体印象还很不错。大厅左手边整一排是讯问室,右手边整一排是会见室,各足有五六间的样子。最重要的是,跟其它小县城的看守所差不多,会见量不大,处处透露出因慢节奏而特有的慵懒和友好。六点半从郑州出发,一路飞奔,到沁阳看守所时还差几分钟不到八点半。刚锁好车背上书包,停在前面一辆白色轿车里,窜出来一个消瘦的年轻人,一手提着个公文包,一手攥着律师证,忙不迭的抢在我身前,往进门登记处挤。我当时心里还直犯嘀咕,这里眼看加上我只停了三辆车,...

情绪价值是这个时代的稀缺资源

刘臣律师10个月前 (08-10)日记随想48690
情绪价值是这个时代的稀缺资源
早几年代理过一个逃了两年多后自首的在逃犯。电信诈骗,整个团伙都被判过刑了,只有他一条漏网之鱼,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很庆幸,自己在公安收网抓捕当天恰好没在公司,逃过一劫。但时间一长,味儿就不对了,门也不敢出,手机也不敢看,一有风吹草动就惊出一身冷汗,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别人被抓进看守所后,往往愁眉不展,泪流满面,唯有他进去后开怀舒畅。我去见他时,他几乎是蹦着进了会见室,坐下便笑着对我打招呼。我说:“看起来你状态还不错。”他开怀一笑:“你知道吗?两年多了,昨天我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包括三看在内的绝大多数看守所,包括许多发达地区的看守所,生活条件都非常非常的差,拿三看来说,一个号里常年住四五十号人,根...

不要跪

刘臣律师12个月前 (06-02)日记随想26710
不要跪
还没想好题目,先写,写到哪算哪吧。这个周末很难得,没有犯拖延症。周六牛牛小舅舅来家玩(我也不知道我该咋叫他,好在他虽然跟我同辈,但年龄小的多,便直呼其名了),迎客间隙写了篇小文章,反响竟然还不错;周日进行庭前准备,弄了一整天。其实周六我并没有去三看,写那篇文章,纯粹是看了朋友圈,有感而发。很惭愧,作为一个比较佛系的躺平律师,我除了在实习时帮带教老师排队早上五六点便起床摸到三看以外,其余都是正常时间到场。第一轮赶不上见便等第二轮,上午赶不上便等下午,反正绝不在睡觉这件事上委屈自己。进三看监区不让带手机,是难得的读书好时光,我在大厅等候区,读完了很多本书,并因此认识了好几个爱读书的好朋友。一次读《...

三看,想说爱你不容易

刘臣律师12个月前 (06-02)日记随想21800
三看,想说爱你不容易
今天是周六。对于郑州律师来说,周六是个特殊的日子。周六是一周七天中,唯一可以不经预约,直接现场排队会见的日子。许多周一至周五没约到号,又不得不尽快见到当事人的律师,都会在周六一大早到三看排队。果然,一大早,一张密密麻麻写满姓名、电话、到所时间的白纸,一张记录着郑州刑事律师的卑微和心酸的白纸,便在朋友圈传遍了。最早的一个人,凌晨四点五十就到了。还好现在已是夏天,凌晨到门口,也不会太难捱。新冠疫情“乙类甲管”期间,三看几乎全程半封闭,疫情缓解间隙,偶尔放开视频会见,亚洲第一大看守所,就是敞开门会见尚且要排队,区区十几间视频会见室,内卷程度可想而知。寒冬腊月,有律师带着小马扎硬坐一夜,只为了能排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