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会见难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11566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6845

沁阳市看守所给我打电话了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9-03)刑辩实务60562
沁阳市看守所给我打电话了
关联阅读:会见室空着也不给律师用沁阳市看守所给我打电话了。本来这事儿上周就该说一说,但是一直在外出差,实在是有些忙。而且码字这种事,怎么说呢,实在是有些看状态,这几天又进入了“退行期”,大脑一片空白,提笔四顾,一片茫然。上一个给我打电话反馈整改情况的看守所是郑州三看。不过郑州三看的情况跟沁阳市看守所大有不同,三看号称亚洲最大的看守所,会见矛盾比较突出,经常有外地大律师来三看“碰瓷”,俨然成了一个“网红打卡地”。基于此,三看对网络舆情有一套比较成熟的监测机制。上次写三看小作文还是周末,我中午时分才把小作文发出去,到了晚上七八点钟,三看已经辗转联系到了我本人,给我反馈了他们正在推进的诸多整改措施,...

会见室空着也不给律师用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8-27)刑辩实务58642
会见室空着也不给律师用
上周三一大早,驱车到沁阳市看守所,为即将二审开庭的涉嫌贷款诈骗罪的老张进行开庭辅导。由于是二审期间才介入的案件,我在此之前已经多次会见过老张。前几次来得时候,对沁阳市看守所的总体印象还很不错。大厅左手边整一排是讯问室,右手边整一排是会见室,各足有五六间的样子。最重要的是,跟其它小县城的看守所差不多,会见量不大,处处透露出因慢节奏而特有的慵懒和友好。六点半从郑州出发,一路飞奔,到沁阳看守所时还差几分钟不到八点半。刚锁好车背上书包,停在前面一辆白色轿车里,窜出来一个消瘦的年轻人,一手提着个公文包,一手攥着律师证,忙不迭的抢在我身前,往进门登记处挤。我当时心里还直犯嘀咕,这里眼看加上我只停了三辆车,...

不要跪

刘臣律师12个月前 (06-02)日记随想26710
不要跪
还没想好题目,先写,写到哪算哪吧。这个周末很难得,没有犯拖延症。周六牛牛小舅舅来家玩(我也不知道我该咋叫他,好在他虽然跟我同辈,但年龄小的多,便直呼其名了),迎客间隙写了篇小文章,反响竟然还不错;周日进行庭前准备,弄了一整天。其实周六我并没有去三看,写那篇文章,纯粹是看了朋友圈,有感而发。很惭愧,作为一个比较佛系的躺平律师,我除了在实习时帮带教老师排队早上五六点便起床摸到三看以外,其余都是正常时间到场。第一轮赶不上见便等第二轮,上午赶不上便等下午,反正绝不在睡觉这件事上委屈自己。进三看监区不让带手机,是难得的读书好时光,我在大厅等候区,读完了很多本书,并因此认识了好几个爱读书的好朋友。一次读《...

三看,想说爱你不容易

刘臣律师12个月前 (06-02)日记随想21800
三看,想说爱你不容易
今天是周六。对于郑州律师来说,周六是个特殊的日子。周六是一周七天中,唯一可以不经预约,直接现场排队会见的日子。许多周一至周五没约到号,又不得不尽快见到当事人的律师,都会在周六一大早到三看排队。果然,一大早,一张密密麻麻写满姓名、电话、到所时间的白纸,一张记录着郑州刑事律师的卑微和心酸的白纸,便在朋友圈传遍了。最早的一个人,凌晨四点五十就到了。还好现在已是夏天,凌晨到门口,也不会太难捱。新冠疫情“乙类甲管”期间,三看几乎全程半封闭,疫情缓解间隙,偶尔放开视频会见,亚洲第一大看守所,就是敞开门会见尚且要排队,区区十几间视频会见室,内卷程度可想而知。寒冬腊月,有律师带着小马扎硬坐一夜,只为了能排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