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取保候审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4953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8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3133

不要羡慕骗子,骗子也没那么好当

刘臣律师5个月前 (11-15)故事会51872
不要羡慕骗子,骗子也没那么好当
许久没见老曹,老曹还是那个老曹。我照着老曹给的位置,一路向北,过了连霍高速,再过了贾鲁河,终于在马路纵横的旷野中找到一片拆迁安置小区。老曹弄的法律服务公司,就在这处安置小区内。认识老曹是在三看门口,三看门口有很多跳大神的,他们神通广大,小到送衣送物,大到无罪捞人,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当时我有个战友家亲戚犯了事,人关在三看里,战友认准了这事必须得找到过硬关系才好办,我烦不过,想起那日给嫌犯买衣服时加微信的老曹,随手给战友推了过去。我与老曹的缘分就此展开,因为战友被他骗了。老曹对战友说,你这事能办,但是你得舍得花钱,我们认识公安局的局长,可以协调关系,但是需要费用,先拿五万块钱出来再说。战友也是老...

法律文书: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书-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取保候审申请书

刘臣律师6个月前 (10-15)刑辩实务60960
法律文书: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书-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取保候审申请书
关联阅读:套路贷诈骗案四罪去其三,从一审十三年半到发回重审实报实销申请人:刘臣,上海锦天城(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申请事项:申请对贵院审理的涉嫌诈骗罪、非法拘禁罪、虚开发票罪、虚假诉讼罪被告人东昆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事实与理由:被告人东昆,于20X9年12月11日刑事拘留,同年同月25日,执行逮捕,20X1年6月16日,提起公诉,20X1年10月27日,一审开庭,20X1年12月16日,一审判决,20X2年7月8日,二审开庭,20X2年12月28日,二审裁定发回重审,20X3年5月30日,发回重审一审开庭,20X3年6月21日,重审一审开庭。自20X9年12月11日被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至今...

本该秉公报道的媒体记者,惨遭被举报人围猎,公安还说他是敲诈勒索

李白拿酒来7个月前 (09-20)刑辩实务673311
本该秉公报道的媒体记者,惨遭被举报人围猎,公安还说他是敲诈勒索
今年以来,我很少周末加班去看守所会见。原因很简单,都快揭不开锅了,平日的工作尚且不饱和,周末更是纯纯躺平,哪里还用的着加班?遥想三四年前,那时还没有疫情,贸易战已经开打,但经济脱钩的共识还没有形成,人们对未来依旧充满信心,社会上下欣欣向荣,一派盛世景象。我那时候整天忙的屁股冒烟脚不沾地,最长的时候,一连两三个月没过过一次周末。现在想起这些情景,已经遥远的像间隔了一个世纪。上周六是个例外,我破例拿出了一下午时间,到三看去会见了刘钢。原因很简单,这个案子是周五晚上才签下来的案子,而刘钢是在此前一天,也就是周四才被公安关进号子里的。第一次会见极其重要。这里所说重要,不仅是从业务角度说,也是从交易角度...

醉驾被抓了,关系说能把医院血样给我换了

刘臣律师7个月前 (09-13)刑辩实务65856
醉驾被抓了,关系说能把医院血样给我换了
上周某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手机就来了电话。虽然那时我已经起了床,正在码字,电话并没有惊扰我的美梦,我仍是一阵无名火往上冲。当律师,就意味着要把自己的部分私人空间作为商品出卖,但早上七点前和晚上十一点后,仍然被我视作绝对私人领域,别说接电话了,就是看到有信息硬闯进来,我都脑门大。拿起手机一看,是老王。老王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区域总。认识老王,缘于今年上半年,公司在陕西开展政商关系公关,踩了点红线,面临监察委刑事调查,陪他一起去做刑事危机应对。“刑事危机应对”,也是这几年律师行业炒作出来的新概念,被鼓吹成刑事业务的新蓝海。可能是我愚笨,没觉出这里头有啥律师能施展的地方。我陪着老王去了两三趟,发现实...

杀良冒功

刘臣律师8个月前 (09-04)故事会64636
杀良冒功
我好像特别喜好沉迷于一些收益不太大的折腾中。昨天捣鼓到大半夜,整整从下午五六点钟折腾到凌晨十二点,才终于把博客网站的邮件通知功能给搞定了。中间还走了许多弯路,甚至还为此跑到阿里云申请了一个域名邮箱,@xingbianren.cn,看起来还挺飒的呢。你说这事儿有多大意义呢,好像一点意义都没有,我建站至今三个月了,满打满算,只收到了两条评论,其中一条还是友链过来日常帮踩的,另一条是一个做SEO的,蹭评论区变相做外链的。不过也算是个好兆头吧,早上睁开眼,就看到邮箱里躺着两封未读邮件,心中大喜,还以为是慕名而来的咨询客户,点开一看,依旧还是喜,不过大喜降格成了小喜,是跑来主动要求交换友链的读者。好吧,...

控告难,难于上青天

李白拿酒来8个月前 (08-20)故事会55580
控告难,难于上青天
两年前,刑事合规概念刚刚兴起,行业内趋之若鹜之时,我就断言,所谓刑事合规蓝海,根本就是个伪命题,甚至可能是个陷阱,大家还是敬而远之为妙。两年时间过去了,不仅仅律师没分着蛋糕,就连检察院法院自己也不愿意去接这个烫手山芋。刑事合规这个概念或许还会继续存在下去,但不会焕发出任何生命力,如同僵尸。当时,我还提出,除了刑事合规这个伪命题外,刑事控告和刑事申诉也各算半个伪命题。当时文章发出来后,还有很多同行催更,问我啥时候谈谈刑事控告和刑事申诉,他们感觉这俩业务都很正常啊,也都一直在办理,为什么也要说成伪业务呢?做律师至今,我总共办了两起刑事控告,两个案子都办的心力交瘁,形容枯槁,最后结果也不甚理想。一个...

关于侦查机关无管辖权,且本案系经济纠纷,不构成诈骗犯罪,建议对其不予批准逮捕的法律意见书

刘臣律师8个月前 (08-16)刑辩实务52470
关于侦查机关无管辖权,且本案系经济纠纷,不构成诈骗犯罪,建议对其不予批准逮捕的法律意见书
辩护人认为,绿城市公安局绿东分局对本案无管辖权,其对本案立案侦查属于重大程序违法,且从实体上讲,本案不存在诈骗罪入罪可能,建议检察院对师祥不予批准逮捕并督促公安机关撤案处理。一、程序上,绿城市公安局绿东分局对本案无管辖权,其对本案立案侦查属于重大程序违法(一)本案被害单位为“鹭岛泰山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根据企业信息公示系统,该公司注册地及办公地均位于海西省鹭岛市,即便认为本案构成犯罪,则绿城市既非犯罪行为发生地,又非犯罪结果所在地,亦非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绿城市公安局毫无疑问对本案无管辖权(二)刘西虽系被害单位“鹭岛泰山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执行事务合伙人委派代表,但公司具有独立人格,绝不能认为刘西...

铁桶阵——渗透与反渗透的终极博弈

李白拿酒来9个月前 (07-27)故事会39330
铁桶阵——渗透与反渗透的终极博弈
首富的如意算盘又打空了。在公安阶段,或者更准确的说,在拘留的30天,首富已经被公安耍的团团转。在报捕的前一天夜里,市局包片督办的门大队长,还亲自下沉一线,对首富威逼勒索,要走了十万块钱。当然,“威逼勒索”,是首富自己说的。首富说这话时,眼睛微眯,嘴角上扬,旋即一阵喷云吐雾。“他们上去就扒我的裤子啊!我是实在没办法!”首富笑着如是说。任何人的话都只能信一半,这还是在理想的互信状态下。至于首富嘛,十句话里能有一句真话,就很不容易了。俗话说,神仙难日打滚的逼,与其说是被强上了,不如说早就郎情妾意,对上眼儿了,自然一拍即合。钱送出去后,首富立即扬眉吐气了不少。话也多了,腰杆也直了。饭间,首富突发奇想,...

来办个取保

李白拿酒来9个月前 (07-12)刑辩实务31150
来办个取保
一个客户,据说是全村首富,就叫他首富吧。这趟去申城,首富远远没有前两次兴致高昂,像霜打的茄子,茶饭不思。首富是个小包工头,前些年靠干工程赚了点小钱儿,同时养成了“钞能力”的价值观和行为习惯。家里人出事后,他取了很多万(据说)现金放在车后备箱里,只要见到衙门里的人,就想往脸上拍钱。以他原先做生意搞工程的经验判断,这还不是信手拈来,马到成功,吃吃喝喝就把事儿办成了,顺道把人接回去?家人涉案抓进看守所后,家属大概分两类,一类是一筹莫展悲观消极的,一类是成竹在胸盲目自信的,国人最缺中庸精神,向来便只有极左与极右两种道路,在此事上亦可见一斑。首富前两趟之所以踌躇满志,在于打通了关系,至少是他以为的可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