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评杂文 > 正文内容

从冤案到铁案——谢留卿案二审宣判,八年喊冤终成空

刘臣律师3周前 (05-23)时评杂文10874

谢留卿案终于判了下来,结果完全在意料之中,主犯加刑,中层人员罪当其罚,底层员工网开一面。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份挑不出毛病的判决。

我与这个案件的某位当事人家属有联系,双方好感度一直不错。说实话,做刑事案件这么多年来,多见父母救子女,妻子救丈夫,却极少见反过来。像这名家属这样,为妻子多年如一日奔走呼号,我是头一回见。律师做久了,无情冷血之事未免多见不怪,考量事物越发不情感用事。父母救子女,那没什么说的,基因设定便是如此,任何一个父母,为了解救子女脱离困难,情愿立刻去死,而绝无半分犹豫;妻子救丈夫,也多半出于社会传统和家境经济分工之考虑,现代以来,女性地位提升,不必再完全依附于男性而求生存,家里男人出事后,女人也未必全力施救,而是开始琢磨起跑路来了。凡是见到反其道而行之者,如子女救父母,丈夫救妻子,心中就先多了几分好感。这些年来,虽未介入他妻子的案件,但常有沟通,他也很懂社交礼仪,从不贸然索取情绪价值,偶尔问些问题,也能寥寥几语切中要害,双方均无需多费唇舌。是以虽然向他解答法律问题并非我的工作,我也总乐意跟他多聊几句。

不像其他舆情滔天的案件,如昆山龙哥,唐山夜市等,谢留卿案的舆情基本只局限于法律人圈子内部。这种不正常的舆情结构,事实上就已经早早为谢案二审改判定下了基调。

上头在乎冤不冤吗?在我看来,昆山龙哥案和唐山夜市案都是典型的冤假错案,但只要世人皆曰可杀,上头就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杀。世人皆曰可杀,你却拿着法律作挡箭牌,偏与人民为敌,这才是自毁长城。

上头固然在乎民意,在乎舆情,但需知上头在乎的是真正的民意,真正的舆情。法律人小圈子里闹腾的再厉害,无法争取到普罗大众,或曰“人民”——我很不喜欢用这个词,这个词的政治色彩太强,但此时此刻此种语境之下,再没有哪个词比其更贴切——那上头就不会真的在乎。

小圈子里一边倒的舆情,使谢案绝大多数当事人、律师、家属都出现了误判。某种程度上讲,他们也陷入了自我编织的“信息茧房”中,每日自我洗脑自我打气,误以为全世界都是同情者、支持者、喝彩者。

说到这里,我又不禁想起博友史蒂芬冷评价女拳师的妙语:“每一次打拳,可能会招来几个帮手,但同时会招来几个对手,以及大量沉默的厌烦者。“

谢案律师及家属常年来围绕案件翻来覆去炒作,早就招致大量厌烦。是以二审改判后,其律师及家属没有迎来他们期盼已久的全网支持,反而收获了无限的奚落与嘲讽。

至于普罗大众层面,谢案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可以说句会让家属们很心冷的话,除了他们自己,以及他们的亲朋好友外,至多再加上跟谢同样经营模式,干一样活的同业从业者,不会有人对谢案产生同情。甚至于他们的亲朋好友,也不是真正的同情,而是出于社交礼仪考虑,在其面前表现出得体的“共情”。

“共情”只是一种施舍,“同情”才是发自内心的认同。

其实如果不是与这名家属多年相交,我不得不考虑公开发表言论可能会对他造成的伤害,我早就迫不及待要跟这些硬吃人血馒头的无良律师们battle一下了。但今天一大早,就看到他又在朋友圈孤零零的喊冤:“跳进黄河洗不清,跳进长江也洗不清!不是你脏了!而是水脏了!”

我办案这么多年来,几乎没有碰到过真正的冤案,虽然做了一些无罪案例出来,但说到底还是侦查资源不能无限投入,侥幸钻了空子。但我还是觉得这个世界对谢案家属有些过于残忍。那些虽然实则不冤,或曰不甚冤的案件,家属至少可以自我洗脑出一个“冤”的幻象,他们可以日复一日向上申诉控告,以期求得“青天”垂怜。但谢案不一样,虽未言明,但众所周知,二审裁判,已经是上达天听之后的结果。

金庸在《飞狐外传》中记录了这样一则故事。

一个恶霸,意欲霸占贫农一家土地。贫农不肯,说卖你土地,只不过够我一家一时之需,还是二亩薄田在手,方为长久之计。

恶霸见贫农不依,计上心来,硬诬贫农稚子偷吃了他家的鹅,勾结官府,将贫农下了狱,活活打死在狱中。

走头无路的贫农寡妻,一把拽起小儿子,跪倒庙里,对着菩萨赌咒发誓,说家虽穷,但有志气,绝不可能偷吃恶霸家鹅,如今为了洗冤,只得在菩萨面前剖开小儿肚子,以证清白。

说罢,扯起刀,当真剖开了小儿肚皮。哪有什么鹅肉鹅骨?仅有几粒粗米几枚野果罢了。

大侠胡斐途径此地,听闻此事,登时恼得血脉喷张,立誓要为贫农一家报仇血恨。《飞狐外传》的故事由此徐徐展开。

这个故事过于震撼,文学张力太强,以至于发表之后,读者纷纷来信询问金庸,是为杜撰或确有原型。金庸还认真做了回复,称确有原型,事发地也与小说中所述毫无二致,均在广东佛山,佛山某地某庙里,至今还有一块染血的石头,便是当年剖腹所在之地。后来姜文拍电影《让子弹飞》也借鉴了这则古树,安排了一段“破腹挖粉”的剧情。

谢案家属比金庸笔下的贫农一家还要可怜。

人家确实没偷吃鹅,逼到绝处,剖开肚子也就是了。而他们呢,只是被吃人血馒头的无良律师们洗脑太深,执迷不悟罢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请将相关案件材料及您的诉求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220.html

“从冤案到铁案——谢留卿案二审宣判,八年喊冤终成空” 的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obaby
3周前 (05-23)

不对,点击回复是回复的我,不是回复的你~~

obaby
3周前 (05-23)

这,艺术品。玩得太高级了

obaby 回复:
哦,这个能回复,那个不知道为啥不行。
搜了下这个人名,哈哈哈。各种新闻就出来了。
弄俩公司一个卖艺术品给大冤种,一个去报高价找大冤种收购(当然不能真买),我也想这么玩
3周前 (05-23)
李白拿酒来 回复:
我后台能看到你的二级评论,但是前台不显示,不知道咋回事。
这案子火出圈了吗?我也没说案情啊
3周前 (05-23)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