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内容

信访材料应该这样写——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二)

李白拿酒来9个月前 (09-12)故事会65006

关联阅读: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一)

委托人张丽,是当事人张伟的妹妹。

第一次与张丽见面,是在饭桌上。

看得出来,为了宴请老张和我,他们一家花了很大心思。饭店门头古色古香,店内装修的富丽堂皇,偌大的圆桌,足可围坐十几二十人。家里沾亲带故能说上话的人都齐上阵了,满满一屋子。老张欲把主座让给我,我果断机智的拒绝了。虽然那时候洛阳的无罪判决已经下来,我在当地风头正盛,但我脑子里很清醒,这么高规格的宴请,显然不是为了请律师,而是为了请他们心目中的大能人老张。

财富可以在短期内积累,认知及生活习惯的转变却需要几代人的积累。看得出来,这个大家族虽然积累了一些财富,但根子上还是个农村封建大家庭。大家寒暄推让半天,终于赶在起菜前各自落座。对律师来说,这样的封建大家庭最令人头痛。人人负责的同义词是无人负责,出主意时奋勇争先,你一言我一语,到了拿主意时,这些人早就脚底抹油有多远跑多远。等到事情有了结果,无论是好结果还是坏结果,这些人又从地底冒了出来,要么拼命往自己脸上贴金抢功,要么拼命往别人身上甩锅把自己摘干净。功则归己,过则予人。更领我不胜其烦的是,他们无论远近亲疏,也无论是否真心实意出力办事,终归是一家子人,作为“外来户”的律师,自然是他们首选的甩锅对象。

当天饭桌上,张丽说话并不多,以至于我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分辨出她是主事人。饭局过半,男人们都已喝得满面通红时,老张对我耳语两句,说坐在我旁边的,就是马上要代理的老张的妹妹,未来这个案子,家属方面主要与她对接。

我这才打量起身边这个其貌不扬,瘦瘦小小的女人来。五十多岁的年纪,额头眉脚已经生出不少沟壑。画着淡妆,虽说长相底子不太好,但也还算得体。一头中性的短发,短到了一个女人头发所能短到的极致,再短一点,就成男人的发型了。

张丽从包里掏出一沓子纸,递给我。我接过来一看,是家属写的信访材料。我大略翻看了几页,与之前经历过的所有家属自书的信访材料毫无二致,毫无章法,逻辑混乱,感情倒是极其充沛,到处都是“冤”,“公道”之类的字眼儿。

这些信访材料,可以说一点作用都不会有。任何材料,当然也包括信访材料,首要使命是有效向外传递信息,但基本上所有的信访材料,都被家属当成了情绪宣泄的工具。任何拿到这些信访材料的人,都不可能从中解读出一丁点儿有效信息。就是有心帮助这些可怜的家属,也无从下手。我有次跟转业到省检十部(主抓控告申诉信访工作)的战友聊天,他们每天的工作便是一封封拆阅堆积如小山般的信访件,从中筛选出能勉强成案的件儿,进行初查,初查认为确有可能形成案件的,才进入立案流程。据他讲,一百封信访件里,能有一封达到初查标准就很不错了,至于能进入正式流程的,恐怕千分之一,万分之一都不到。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弱者天然伴随某种正当性。当我们看到千分之一、万分之一这样的数字时,一定会对信访人油然而生一股同情,同时心中怒骂有司不作为。

不是我屁股没坐准,而是我的职业让我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这些“信访件”。公道的讲,这些信访件虽然动辄洋洋洒洒十几二十页,但是信息载量极低,你甚至很难从信访件中读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事情都没说清楚,诉求更没讲明白,让别人怎么处理?处理什么?

我把信访件放到一旁,问张丽,原审的起诉书,判决书,这些法律文书带了没有,我要看看。张丽又从包里翻找半天,没有找到。这时饭桌上一个胖胖的年轻男孩对我说,他手机上存的有判决书照片,他把照片发给他姑姑,让他姑姑再转发给我。我还没厘清这里头的关系,张丽发话了,说这男孩是她哥张伟家孩子,也就是我们当事人家亲儿子,喊她姑姑。

张伟犯的是贷款诈骗罪,重罪,判决书认定他开办的工厂自建成后大多数时间内处于停产状态,为了归还银行贷款,在明显没有归还能力的情况下,使用虚假购销合同等贷款资料,骗取银行贷款,用于还本付息、个人消费及其它产业投资,最终无法归还的贷款金额有1000多万元,判了十二年。

从判决书来看,案子倒也没什么大问题。明知没有归还能力依旧滚雪球造假资料骗贷借新还旧,单凭这一点就能认定主观“非法占有目的”,能从骗取贷款罪升格成贷款诈骗罪,更别说他还拿着钱往自己腰包里揣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大多数案子,哪怕是错案,判决书也一定能写得“自圆其说”。如果判决书上就能看出明显漏洞,那说明案子错的有些太离谱,恰好又遇到有良知的法官——虽然个人无法撼动整个司法体制,但把错案线索埋进判决书里,留给有缘人发掘,同时也算是给自己的良知一个安放之处。

看完判决书,发现满满一桌子人,个个瞪着发亮的眼睛,静静地等我说话。我当然清楚,他们希望我能开出什么药到病除的良方,但是真没有,不仅没有,我甚至隐隐觉得案件辩护空间并不大,除非另有判决书中丝毫没有涉及到的隐情。我清了清嗓子,咽了口吐沫,艰难地说:“判决书中信息太少,需要结合会见张伟本人,以及审阅全案卷宗才能进一步判断。”话音未落,一桌子发亮的眼睛便一个个灭了下去。扫别人的兴总伴随着艰难,即便扫兴的原因不在你。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92.html

“信访材料应该这样写——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二)” 的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拾月
8个月前 (09-16)

有点精彩。
律师、医生、心理医生,故事最多的三个职业,哈哈。

李白拿酒来 回复:
还有刑警
8个月前 (09-16)
龙鲲
9个月前 (09-12)

作为一个曾经也有幸了解过一些Xin{过滤}访材料的人,感觉材料内容更多的是注重传统的道德,但很难把一件事情来龙去脉讲清楚,当然,大部分的上{过滤}访人其实本身文化水平也很有限,能把材料整理出来已是不易。

李白拿酒来 回复:
情绪宣泄和道德指控
9个月前 (09-12)
八咫烏
9个月前 (09-12)

在我们这些旁观者眼里,就像是短篇小说一样的故事啊。

李白拿酒来 回复:
写作既是爱好也是工作,如果将来真能留点铅字,那就更好了😁
9个月前 (09-12)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