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找关系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4953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8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3143

天降贵人还是狱侦耳目?

天降贵人还是狱侦耳目?
大约半年前,老吴就高兴的说,又要做出无罪案件了。老吴人很实在,年纪比我还小,却早早秃了头。按说这是个悲伤的故事,但放到律师这个行业,却又因祸得福。毕竟这是一个越老越吃香的行业,显老一些总不是坏事。我问老吴:“是个什么案子?”老吴答:“是个帮信。”我有些奇怪:“帮信还有冤案?过账证据总有吧?被害人被骗证据总有吧?就剩一个主观明知,难道还挑不出他一点毛病推定一下子?”老吴道:“先别说那些,现在庭都开完了,人都没收监,还不够能说明问题?”老吴说得这个倒是不假,帮信虽然是轻罪,但都开过庭了,而且当事人不认罪,法院至今都不敢批捕羁押,说明法院对是否构罪也没什么信心。怕万一捕错了,将来承担国家赔偿责任。我...

你掏钱的速度,决定了你家人出来的速度

刘臣律师2周前 (04-02)故事会8656
你掏钱的速度,决定了你家人出来的速度
半年多前,天气还很冷,时常下暴雪的时候。我顶着风雪感到南方某小县城,一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案件,第二天要在这里开庭。当天晚上吃饭时,我的当事人家属席间接了个电话,回来后,手上执着手机,面露难色,对我道:“刘律师,老朱说想见见我们,有话要跟我们说。”这个案件有三个被告人,都来自同一个地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类案子,上头决心很大,但落实到基层,各种关系网盘根错节,很多人都是当地“士绅”,再大的决心也如泥牛入海。这三个人,除了我那倒霉的当事人有个前科还在缓刑考验期内,办不了取保之外——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他的前科也是个虚开——其余两名被告人都已经认罪认罚,退缴税金,办了取保。我皱了皱眉头,面露难色。...

被骗走U盾的老板真不少

刘臣律师3周前 (03-31)日记随想9602
被骗走U盾的老板真不少
前两天写过一个大娘被骗子骗走公司 U盾,卷入帮信罪的案子。这个案子已经走到了审查起诉阶段,人未羁押,属取保状态。估计检察院也觉得这个案子过于离谱,不太好搞,就主动建议大娘请个律师。而且检察院是建议大娘“真”请个律师,很多时候,办案人员建议当事人请律师,言下之意是想给当事人介绍能跟自己“分赃”的律师。现在经济形势不好,很多公职人员日子过得也清贫,靠着介绍案件找补找补家用,也算是历史上久已有之的“陋规”变相复活吧。然而办案人员介绍律师,多半是吃个信息差。现在问责力度大,刑事案件弹性空间小,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事儿没人敢干,一旦碰上棘手的,超出掌控范围的案件,尤其是在罪与非罪问题上有争议的案件,绝不...

无罪辩护不要找关系,也不要执着于跟司法官见面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1-29)刑辩实务26480
无罪辩护不要找关系,也不要执着于跟司法官见面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对农业社会下的人际关系进行了鞭辟入里的分析。农业社会对分工协作的要求不高,理论上讲,甚至不需要分工协作,男人一个人就可以干完。甚至家庭在这种经济形态下都不是必需品,只不过是因为人有生老病死,社会需要新生儿来完成继替,进而才有了家庭(详见《生育制度》)。马克思形容将这种社会形态下比喻成土豆,没有什么社会,更谈不上组织,把土豆装进一个麻袋,也依旧是一个个孤零零的土豆,而绝非一个整体。很难说费孝通是不是受马克思的影响,但真理总是唯一的,二人各自发现同一真理,也是非常合理的解释。若说马克思跟费孝通提出这个观点的时间太接近,难免引发借鉴之怀疑,那么早在春秋时期,老子就提出过“小国...

让律师合法体面的跑资源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1-21)时评杂文29360
让律师合法体面的跑资源
如果说搞流量能力是人的底层能力,无论什么时代,只要能搞来流量,这人就一定饿不死,那么搞资源能力则是人的顶层能力,只有学会搞资源,才能办大事儿成大事儿。这一点无论在体制内外都是一样的。体制内的普通公务员视角下的体制运转,跟一把手二把手主要班子成员视角下的体制运转,是完全不一样的两套规则。体制内一二把手主要干什么呢?其实压根不对内管理,而主要是对上管理,对外管理。对上管理,或曰跑政治资源,业务要搞成,个人要升迁,都需要领导关照。这里所说的关照,又绝不同于大家通常理解的“非正常关照”,或曰,“走后门,跑关系”,而是纯粹的字面意思。领导的注意力是稀缺资源,在现行体制下,想办成办好一件事,没有主要领导的...

五块钱一单的法律咨询,真的“太便宜”吗?

刘臣律师5个月前 (11-30)时评杂文48198
五块钱一单的法律咨询,真的“太便宜”吗?
昨天娟姐往群里发了一张截图:美团上的法律咨询单价已经卷到了五块钱一单。大家纷纷惊呼:太卷了!五块钱一单是在搞笑吗?还不如免费咨询或者干脆闲着算了!从大家的反应不难看出,律师这个群体,对网络营销这个概念有多么的陌生,对于市场成交的理解,又有多么的肤浅。我没有用“市场营销”这个词,作为一个舶来的概念,市场营销的外延在中国被显著扩大了。律师行业有一个术语叫“资源型案件”,泛指有强力中间人背书介绍的案件,这类案件更易成交,且更容易收上高价。但实际上,这根本不属于市场营销的范畴。作为一门社会科学,一套行之有效的营销推广方式,一定是可复制,可观测,可改进的。绝大部分律师的营销观,都围绕着老一辈传下来的“屎...

被骗子骗走的钱,他这样追回来……

刘臣律师5个月前 (11-28)故事会48612
被骗子骗走的钱,他这样追回来……
上周天一大早,老武便给我打电话。我的手机周末全天都放在勿扰模式上,发现这个未接来电时,已经是下午。老武见我没接电话,还给我发了一条微信:“刘律师!我姐姐的事儿已经顺利解决了!想看您明天在单位不在,我细述一下这个无头绪案件是如何解决的,对您今后为更多受害人维权估计会有点帮助。祝您创业愉快!”老武是个小个子,腰上好像有点残疾,站立时弯成一个钝角,需要用手撑着臀部才能艰难维持平衡。坦白讲,当老武第一次给我打电话,说有个刑事控告的案子想请我指点指点时,我内心深处是抗拒的。在中原这块法治洼地,刑事控告是个彻头彻尾的伪业务。在南方经济发达地区,不管控告得上控告不上,公安起码会给你出法律文书,受案后给你受案...

什么是庭外辩护?

刘臣律师5个月前 (11-20)刑辩实务50082
什么是庭外辩护?
今年马上就要过完了,翻看了一下工作日志,这周开完信阳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庭,本年基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工作了。至于从年初就一直嚷嚷着要开庭的淅川涉黑案,先是拖到夏天,我想着夏天就夏天吧,淅川凉爽,就在淅川开一个夏天庭,权当避暑了,结果只开了半天,就被律师们程序辩护把事情搅黄了。家属又开始一直在庭外写小作文网络喊冤。一直等到十一前后,才算勉强开完了庭前会议,至于正式开庭,目前仍然毫无消息。中国的法庭只能解决一部分问题,在很多案件中,甚至只能解决一小部分问题。这就倒逼面临官司的客户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关系的找关系,有媒体的找媒体,啥资源都没有的,也要举个横幅去法院门口嚎上两嗓子:“冤冤冤!”是...

不要羡慕骗子,骗子也没那么好当

刘臣律师5个月前 (11-15)故事会51882
不要羡慕骗子,骗子也没那么好当
许久没见老曹,老曹还是那个老曹。我照着老曹给的位置,一路向北,过了连霍高速,再过了贾鲁河,终于在马路纵横的旷野中找到一片拆迁安置小区。老曹弄的法律服务公司,就在这处安置小区内。认识老曹是在三看门口,三看门口有很多跳大神的,他们神通广大,小到送衣送物,大到无罪捞人,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当时我有个战友家亲戚犯了事,人关在三看里,战友认准了这事必须得找到过硬关系才好办,我烦不过,想起那日给嫌犯买衣服时加微信的老曹,随手给战友推了过去。我与老曹的缘分就此展开,因为战友被他骗了。老曹对战友说,你这事能办,但是你得舍得花钱,我们认识公安局的局长,可以协调关系,但是需要费用,先拿五万块钱出来再说。战友也是老...

他藏的钱你几辈子都挣不到,你啥条件啊去共情他?——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五)

刘臣律师5个月前 (11-07)故事会54122
他藏的钱你几辈子都挣不到,你啥条件啊去共情他?——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五)
关联阅读:刑事案件找关系有用吗?——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一)信访材料应该这样写——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二)刑事案件找关系有什么用?——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三)刑事二审案件先会见还是先阅卷?——她真是来救你的吗?(四)我印象中开在小城市的律师事务所,都聚集在法院周边,租两间临街的小门脸,潦潦草草挂副蓝底白字的招牌,里头再喷云吐雾坐几个不知道是不是律师的江湖大汉,便就开张营业了。王力律师所在的事务所,竟然开在一座写字楼上,整租了一层的办公区,颇为气派,很有些鹤立鸡群的意思。我赶到律师事务所时,王力律师临时来了个客户,正在跟客户在旁边接待室里说话。我跟提前赶到的张丽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张丽说,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