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内容

刑事案件找关系有什么用?——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三)

李白拿酒来8个月前 (09-19)故事会64593

关联阅读:

刑事案件找关系有用吗?——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一)

信访材料应该这样写——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二)

那顿饭过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听到张丽以及案件的消息。不过这也算正常,很明显,张丽要找的根本不是律师,而是关系。我甚至可能都不在他们原本的宴请名单内,只不过被老张硬拽着进了这场别开生面的饭局。

简单说下老张。老张是洛阳当地一名红顶律师,还顶着个政协委员的帽子。不要说在洛阳这样的小城市,就算是到了北上广这样的大都市,老张这样有“官身”的律师也炙手可热。

不过,“捐来的官儿”还是干不过“真正的官儿”。洛阳东昆案打得如火如荼时,老张没少在背后给陈家支招儿。老张跟东昆妈妈老郝的关系不明不白,所以办东昆的案子格外下劲儿。老张支起招儿来有些不讲武德,白的灰的黑的一起上。把当地公安惹急眼了,开始查老张,最后查出来一件虚假诉讼案,借着虚假诉讼案,把老张也抓进了看守所。

虚假诉讼不算什么重罪,况且老张这件事儿,根本构不成虚假诉讼。但刑事诉讼的庞大机器一旦启动,就必将把血肉之躯绞成肉泥,老张为此在看守所里住了两年,生活被搅和的一地鸡毛。

我与老张结识,纯粹是以文会友,网友奔现。老张从看守所放出来后便开始为自己物色律师。用老张的话说,我写的每一篇文章他都认真读过,并且每一篇都非常认同,他本以为我是北京或上海这些大城市的律师,一看就是郑州的,马上就来郑州找我了。孰料来的那天,东昆妈妈也跟着一起,三谈两不谈,被东昆妈妈截了胡,我没当成老张的辩护人,却成了东昆的辩护人。

老张这人情商颇高,这话里恭维的成分很大,不过老张自己就是律师,而且还是个不缺关系资源的红顶律师,所以那些打着关系旗号的律师(基本都是骗子)自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这才给了我“入他法眼”的机会。说这话倒还真不是谦虚,像老张这样的高阶红顶大律师,要不是落了难,找我代理过案件,平时我想结交还真结交不上,更别说坐一桌吃饭了。

生活虽然被搅得一团糟,但在外人眼里,老张的光环却更加耀眼了。先是把自己虚假诉讼的案子摆平,毫发无损走出看守所,出来后又把东昆的案子摆平,四个罪名打掉三个,实报实销,这得多大的关系?得多给力的资源?得多强悍的协调能力?

所以张丽他们没再联系我,我倒是一点也不例外,想着他们八成是跟老张勾兑到一起,搞什么神通去了吧。

突然一天上午,接到老张电话,说张丽家哥哥张伟的案子已经分配承办法官,可以阅卷了,让我拟好合同和委托书发给他,他赶紧安排张丽签字,这样律师好迅速介入案件阅卷,开展工作。

我当时还特意问了老张一句,费用方面怎么处理,合同上是只写的我的律师费用,还是连你那边的费用也一并处理?很多掮客为了隔绝风险,会要求“协调费”也以律师费的名义支付。我的好友赵主任,甚至被一个“能人”要求给开张50万的律师费发票,除了给律所留3个税点外,再给一两个点的“劳务费”。老赵二话不说拒绝了,说我们事务所庙小,收不到恁高的律师费,让他另请高明。老张此时再次显示出他厚道的一面,说不用管他,我该收多少律师费收多少律师费就行了。

由于有老张居间背书,签约打款自然格外顺利。这让我有些暗戳戳羡慕那些勾兑律师,果然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这老张才区区是个“捐来的官儿”,这要是靠上个“货真价实的官儿”,赚钱岂不是跟捡钱一样?

不过羡慕归羡慕,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我很清楚自己吃不了“勾兑”那碗饭。老张以前是玩的什么路数我不清楚,但我可以确定的说,我眼中的老张是一个正派律师,不搞“坑蒙拐骗”那一套。或许是身陷囹圄又虎口脱身的特殊经历,让他对刑事司法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吧。

老张找我合作张伟这个案件的用意我很清楚。刑事案件中,很难笼统的说,找关系有用还是没用。但可以确定的说,幻想存在一个至高无上的权力,一句话便能刹停整个程序,或者改变程序走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其实不光是刑事司法领域如此,所有领域皆如此,就算是要火箭提拔一个官二代,那也得先放基层刷刷经验镀镀金不是,总不能就硬提是吧?关系确实能在关键时刻推一把,但一切的前提是,你要找到“抓手”。关系顶多能“顺水推舟”,绝不会“以身犯险”。对关系的过度迷信,根子在于对体制运作及权力运行基本规则的极度无知,类似于“皇帝家用金锄头锄地”。

老张找我,就是希望我能找到张伟案的关键“抓手”。找到这个抓手后,是走“上层路线”(勾兑)也好,还是走“平民路线”(控告信访)也罢,才有可能走的通。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95.html

评论列表

atmp
8个月前 (09-20)

不懂啊

7Wate
8个月前 (09-20)

家以前经历里的一件民事诉讼,因为父亲的不懂法导致别人趁虚而入。某种程度上,是你书写的翻版,我是(张丽),我也从一个法盲过渡到了懂一些基本法的人。
具体是这样的,父亲在外地搞养殖业经营,因为农村土地无法流转给村集体之外的人,所以找了一个村集体的中间人,结果这个人放长线钓大鱼。后来关系熟了,父亲付地租款没打收到条,被反咬一口。前前后后折腾了一年时间,最后败诉了,各种费用连带赔偿总共花费了 15w 左右。
其实真实事情更长,长到几万字估计才能写下
我父亲也各种找关系,可我一开始就知道大概结局。关系这种东西,在法律面前真的就是顺水人情,没有任何一个法官会赌自己的前途,毕竟官场斗争更为凶险,他怎么可能给你开所谓的后门留下把柄。例如文章中主犯的行为,钱的数目在那摆着呢,0-1的口子那有那么容易开。只能说判决下来后走走关系,狱中表现良好争取减刑。
其实大部分时候,律师需要被动承受客户的情绪输出。毕竟他们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家族内如有人抗大旗也好办,最忌疾病乱投医了。
法律某种角度上来说,我认为还是维护社会公序良知的工具。只要你不是主观行为的犯罪,充分考虑客观条件,法律还是会考虑从轻发落的。主观行为的犯罪,大多时候基本无解,除非是孙果果,可他当时也判了死刑后,最终一步步操作下来的。

李白拿酒来 回复:
如果人均都有你这样的认知,律师就好当多了,也能实现法治社会了,哈哈
8个月前 (09-20)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