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上访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4953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8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3143

被骗子骗走的钱,他这样追回来……

刘臣律师5个月前 (11-28)故事会48612
被骗子骗走的钱,他这样追回来……
上周天一大早,老武便给我打电话。我的手机周末全天都放在勿扰模式上,发现这个未接来电时,已经是下午。老武见我没接电话,还给我发了一条微信:“刘律师!我姐姐的事儿已经顺利解决了!想看您明天在单位不在,我细述一下这个无头绪案件是如何解决的,对您今后为更多受害人维权估计会有点帮助。祝您创业愉快!”老武是个小个子,腰上好像有点残疾,站立时弯成一个钝角,需要用手撑着臀部才能艰难维持平衡。坦白讲,当老武第一次给我打电话,说有个刑事控告的案子想请我指点指点时,我内心深处是抗拒的。在中原这块法治洼地,刑事控告是个彻头彻尾的伪业务。在南方经济发达地区,不管控告得上控告不上,公安起码会给你出法律文书,受案后给你受案...

刚从看守所无罪释放,纪委又找他谈话……

刘臣律师6个月前 (10-25)故事会59322
刚从看守所无罪释放,纪委又找他谈话……
老张最近麻烦事不断。刚把儿子东昆的案子搞定,纪委又盯上了他们,要查他们行贿干扰(干预实在是不够格)案件办理的事儿。东昆的案子,前后运转了将近四年,才最终尘埃落定。事儿刚开始发酵的时候,老张确实找过一个在市委工作的朋友,帮他们往市委递过信访材料,市委根据信访材料向公安局发了回函。很多人可能会说,这还不是“钞能力”?还真不是。我当初接手这个案件,看到卷宗里的市委回函时,也疑惑不解。要知道,从摆在台面上的规矩来讲,司法是独立运行的,党政机关干预司法运行是大忌。像西京市委这样,堂而皇之盖上自家公章,向办案单位发函,确实闻所未闻。我在隐阳市代理某央企的刑事控告案件,单位也协调到当地党政一把手那,但得到的...

公开审理的案件,法院凭什么限制旁听?

刘臣律师6个月前 (10-24)故事会58734
公开审理的案件,法院凭什么限制旁听?
老木开庭那天,天气很阴沉,虽然已是深秋,天上却挤满了乌云,没有半点秋高气爽的意味。人活到一定岁数,往往会变得迷信。年轻时战天斗地,不屑一顾的“怪力乱神”,多半至少会考量下它所代表的“意头”。譬如出门便碰见乌鸦站在枝杈上哇哇叫,再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心里多少会犯些嘀咕。开庭是刑事案件最核心的一环,阴云密布,多半让人的心情也不那么舒展。我在洛阳开东坤案的庭时,正是大夏天,天气多变的像闹脾气的小孩。开庭前一天,下了一整天的雨,我住的酒店正对着一条河,眼见下的河水都快漫上了河堤。第二天开庭时,一大早起来拉开窗帘,却已是阳光明媚,白云朵朵。更离奇的是,开完庭第二天,洛阳便又开启了阴雨模式,乌云紧锁,暴雨不...

刑事案件找关系有什么用?——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三)

李白拿酒来7个月前 (09-19)故事会63793
刑事案件找关系有什么用?——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三)
关联阅读:刑事案件找关系有用吗?——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一)信访材料应该这样写——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二)那顿饭过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听到张丽以及案件的消息。不过这也算正常,很明显,张丽要找的根本不是律师,而是关系。我甚至可能都不在他们原本的宴请名单内,只不过被老张硬拽着进了这场别开生面的饭局。简单说下老张。老张是洛阳当地一名红顶律师,还顶着个政协委员的帽子。不要说在洛阳这样的小城市,就算是到了北上广这样的大都市,老张这样有“官身”的律师也炙手可热。不过,“捐来的官儿”还是干不过“真正的官儿”。洛阳东昆案打得如火如荼时,老张没少在背后给陈家支招儿。老张跟东昆妈妈老郝的关系不明不白,所以办东...

成功案例:套路贷案件抗诉失败,特色无罪实报实销

刘臣律师8个月前 (09-04)成功案例63760
成功案例:套路贷案件抗诉失败,特色无罪实报实销
关联阅读:套路贷诈骗案四罪去其三,从一审十三年半到发回重审实报实销重审一审四罪去其三的套路贷诈骗案件,检察院抗诉失败,中院驳回抗诉,维持原判。拼了不一定赢,不拼一定会输。刑辩人在路上,反抗者的灵魂从未远去。...

令人窒息的爱——一起因上访引发的寻衅滋事案

刘臣律师8个月前 (08-08)故事会47450
令人窒息的爱——一起因上访引发的寻衅滋事案
我们歌颂极致的爱,像火焰、像洪水、像地震、像炸药,极端又猛烈,不计后果,不惜代价。爱她,就恨不得为她再造一个新宇宙,却忘了自己很普通,并不能做到;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她是有限责任,或许根本不必这样做。本故事系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一走进YT县派出所的办公大楼,走廊尽头再左转,是YT县看守所的讯问室,也是疫情期间的律师远程会见室。嗡嗡作响的老式空调,难以驱赶炎夏的闷热,空气中残留着上一拨公安突审留下的烟雾缭绕,阳光从仅有的一扇透气用的小窗溜进来,照的烟雾时隐时现。我要见一名涉嫌寻衅滋事的犯罪嫌疑人,一位坚持上访N年的母亲。她会是什么样子呢?她又会讲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等待网络信号接通的时间显得...

自贱者人贱之

李白拿酒来9个月前 (08-07)时评杂文45611
自贱者人贱之
半个多月前,坊间就有传闻,说某大律师被一个强奸申诉案的当事人缠上了。当事人跑到他的律师事务所,撒泼打滚,又吵又闹,还到处投诉,说大律师是骗子,要大律师退钱。今天大律师在公众号上正式回应了此事。其实不回应还好,本来大家还以为是谣言,同行恶意中伤,这下好了,你直接自爆实锤了。情节跟坊间传闻大差不差,一年前,大律师团队接下了这起仅剩下最高检申诉一个程序可走的申诉案件。事实上,大律师明显在这里“春秋笔法”。强奸案,一审在基层院,二审在中院。依照现行刑诉法规定,堪称为司法程序的申诉,到省级结束。我稍微做下名词解释,什么叫做“堪称为司法程序的申诉”。司法程序是指,你可以依申请无条件启动,被申请机关要无条件...

莽夫

李白拿酒来10个月前 (06-13)故事会25350
莽夫
无罪辩护打到最后,都会演变成一场勇敢者游戏。两辆卡车踩着油门对撞,看谁在最后一刻打方向盘。谁打,谁输。玩这种博弈,主打一个“莽”,最好是戴上眼罩,不看、不想,油门焊死,勇往直前。谁先露了怯,谁就输了一大半。洛水案件现在就进行到了勇敢者游戏。可洛水法院明显有点着急了。本来我心里还不托底,但自从上周五开始,他们恨不得一天三四个电话打进来,劝低头,劝认罪,我反而越发有信心起来。法院是有诚意的,话说的很透,只要把罪认了,再拿出一笔钱安抚被害人,刑期好商量。作为律师,我发自内心地希望每一个有可能无罪的案件,家属都一刚到底。只有一刚到底,才有可能拿到无罪判决,采撷这颗所谓刑辩王冠上最美的明珠。但同时,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