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想 > 正文内容

《星空与半棵树》读后感:大家都不过是在找替死鬼

刘臣律师3周前 (06-26)日记随想7304

律师这行当眼看是越来越难做下去了。昨天看到一则很离谱的新闻,某县司法局在自家公众号上发文,称其所化解的一桩信访矛盾受到县委主要领导表扬。

点开一看,是个什么事儿呢?道是一个老百姓,花2800块钱在县里找了个律师给自己打官司。官司打赢后,不知怎的又找律师退费。律师不愿意退,老百姓就一直闹,最后闹到12345市长热线上。市里接到信访后,就把件儿又转回县里办理。由于涉及对律师的投诉,归口处理的责任就落到了司法局身上。

司法局一来调查,律师立马就把合同、发票、工作日志等等材料全部拿了出来,证明自己履职尽责,不存在任何违规行为。再找到老百姓调查,老百姓竟然也说,律师活儿干的还不赖,官司也打赢了。但司法局又说了,人民律师应该顾全大局,甭管尽职不尽职,你只管把钱退给人民,一桩公案就算了结了。律师无奈,只能接受被白嫖的命运,退还了全部2800元律师费。

至于为什么官司打赢了,还要找律师的茬儿退费,在这篇篇幅不长的党八股文里找不到答案。但最近读了本讲述上访户故事的书,《星空与半棵树》,对我脑补这件事有很大的启发。

书中的专业上访户温如风,为了半棵树被人趁夜偷走的事儿开始上访,经年累月下来,不仅半棵树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日子还越过越差,矛盾越积越多,最后把自己上访成了“精神病”。虽然没被送到医院强制医疗,但也不是因为政府心善不忍,而是领导觉得,既然大家都觉得这个人已经疯了,那他就没什么威胁了。一个疯子告的状,难道会有人当真吗?

要说温如风上访一点问题也没解决,倒也不甚客观。他每次把动静闹大,“押解“回原籍后,政府多少都往他嘴里塞仨瓜俩枣。比如镇上的派出所长何首魁,截访时踹了他三脚,回来便吃了个处分;再比如他家的房子因村里大肆采石挖沙摇摇欲坠,村霸孙铁锤为了应付调查专班,连夜组织施工队给温家房子几乎快被挖空的地基搞了回填;其他的“优待”,如住院不要钱,招待所随便住,猪蹄膀敞开吃,这些就更不必多言。

于是,温如风便在每次上访都捞着点蝇头小利便宜占的虚幻正反馈中,一步步越陷越深,直到最终,在又又又一次上访途中,死于车祸。而他那貌美如花的媳妇花如屏,也在他常年上访留下的空档中,被他的上访控告对象,村霸孙铁锤强行霸占。

虽然书中为了照顾读者情绪,没有将孙铁锤霸占花如屏写成既成事实。但从人物性格及故事剧情自行发展的角度看,这种安排反而显得不太自然,有很强的人工雕琢痕迹。另外,安排二人成奸明显能够大幅增加戏剧张力,对作品的文学性也是很大的提升。

温如风与孙铁锤之间的矛盾是贯穿全书的主线,孙家与温家是世仇,孙铁锤的老爹同样是个村霸,早年便霸占了温如风她娘。到了温如风孙铁锤这辈儿,俩人从半棵树开始,处处较劲,终于发展至血海深仇。花如屏对温如风常年不正经过日子,专司上访深恶痛绝,只不过出于中国女性传统的“妇道”,而不得不跟温绑定在一起。

在这样互成犄角的三角矛盾架构之下,安排孙铁锤与花如屏成奸,剧情上具备合理性。首先,孙铁锤有报复温如风的强烈冲动,但是温如风经年累月上访,目标直指自己,孙铁锤找不到好机会对温直接下手,只能将其貌美如花的媳妇花如屏作为报复对象;其次,孙铁锤对花如屏有性的原始欲望,书中对花如屏的性魅力进行了很大篇幅的反复描写,甚至连花如屏叫床如何放荡都多次临摹,欲望是驱动情节发展的源动力之一,花如屏性魅力过强这个伏笔,不通过与孙铁锤成奸,无法得到呼应和释放;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花如屏也有报复温如风的强烈冲动,温如风常年上访,同样将她一个小女人的生活彻底摧毁,花如屏对温如风的感情是爱恨交织,爱到深处便是恨,与孙铁锤成奸,既是报复,同时也是爱的极致表达。

剧情可以这样安排:孙铁锤为了泄愤,先将花如屏强行霸占,花如屏最初拼死抵抗,但在绝对的力量压制下,最终还是被孙铁锤得手。首次发生关系后,万念俱灰的花如屏向依旧在外上访的温如风电话求救,结果温如风依旧一脑门子扑在上访上,全然无法意识到花如屏的求救。最终,在欲望与仇恨的交织下,花如屏与孙铁锤长期成奸。双方既有共同的原始欲望,又同样具有报复温如风的情感冲动。如此安排,可谓水到渠成。

作者在后记中提到了,书中故事在现实中有原型,而且很隐晦的暗示了,现实故事比书中叙述更阴暗。在原型故事中,花如屏与孙铁锤成奸的可能性非常高,否则温如风也不至于最终在漫漫信访途中丧了命。以当下的言论管制尺度来看,这种描述敏感领域的文学作品,不得不进行不同程度的美化,否则很可能难以过审。

温如风这种小人物的人生悲剧,具有很浓的中国特色。只有在特色的信访问责制度下,他种种近乎荒诞的上访诉求才会正经八百的引起政府领导重视。在现行体制下,领导的注意力资源永远是最稀缺的政治资源。信访问责制度给了千千万万像温如风这样的小人物以小博大,进行人生豪赌的本钱。

全书中,就如何处理温如风上访问题,最清醒的人当属派出所长何首魁。当然,他的清醒并非源自智慧,而源于派出所无需对乡镇领导辅导,直属县公安局,辖区有上访户,板子打不到他身上。用何首魁的话说,都是惯的。每闹一回,回来供几天,久而久之,就让他们形成了某种错觉,误以为自己很强大,误以为信访万能。

其实世上很多事情,盘根错节,莫说信访不是万能,便贵为九五至尊,倘若没有蒙上眼睛抡大刀,破釜沉舟,同归于尽的勇气与魄力,同样很难办到。《星空与半棵树》中还有一条没有点透,也不敢点透的暗线——秦岭违建别墅——当年批示了多少回,可曾得到解决?最后还是龙颜震怒,大杀四方,才算把这些违建别墅给平了。上访户们天真的以为,领导说句话批个条子,下面的事儿自然就解决了,这种认识本来就是错误的。一般的事儿可能认条子,但闹到非得上访不可的事儿,条子就不一定好使了。

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又要想方设法把人哄好,压制信访,怎么办呢,只能从边边角角上找补,最好能拉个替死鬼垫背。一方面给上访户以精神安慰,一方面也算聊以应付上级,大家都有台阶可下。

这名倒霉的律师,在这件事中,就是那个倒霉催找补的“边边角角”,“替死鬼”。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请将相关案件材料及您的诉求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231.html

“《星空与半棵树》读后感:大家都不过是在找替死鬼” 的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欧阳桂花
3周前 (06-26)

这个白嫖怪,他可能觉得:律师又没花金钱成本,也没有干什么重活,就是写写画画动动嘴皮子,不该收钱。
就像他们如果去**看病,医生说他的病不严重,不用吃药,回去休息两天就好,他觉得不该给钱,因为他来或者不来都会没事,却忽略了医生用他专业的知识和经验让患者免去了更多的奔波和忧虑。就算有病,医生给他开药了,他也会觉得,这是药的功劳,跟医生没关系,所以不该给医生钱。
这种白嫖怪不能理解脑力劳动和时间成本,也不懂得尊重别人的劳动。

李白拿酒来 回复:
很多上访户发展到后期就是无差别攻击,他可能有更大的“冤屈”(否则也不至于惊动了县委书记),反映了很多诉求,但要么无理无据,要么实难解决,唯有退律师费这个事好落实,好拿捏~
3周前 (06-27)
JacyLunatic
3周前 (06-26)

感觉目前的政策就是维稳大于一切,维稳和公平正义之间有交集,但绝不等同

李白拿酒来 回复:
秩序的价值位阶应在公平正义之上
3周前 (06-27)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