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内容

莽夫

李白拿酒来10个月前 (06-13)故事会25360

无罪辩护打到最后,都会演变成一场勇敢者游戏。

两辆卡车踩着油门对撞,看谁在最后一刻打方向盘。

谁打,谁输。

玩这种博弈,主打一个“莽”,最好是戴上眼罩,不看、不想,油门焊死,勇往直前。

谁先露了怯,谁就输了一大半。

洛水案件现在就进行到了勇敢者游戏。

可洛水法院明显有点着急了。本来我心里还不托底,但自从上周五开始,他们恨不得一天三四个电话打进来,劝低头,劝认罪,我反而越发有信心起来。

法院是有诚意的,话说的很透,只要把罪认了,再拿出一笔钱安抚被害人,刑期好商量。

作为律师,我发自内心地希望每一个有可能无罪的案件,家属都一刚到底。只有一刚到底,才有可能拿到无罪判决,采撷这颗所谓刑辩王冠上最美的明珠。

但同时,我不能不从个案出发,真诚地建议家属,认真考虑“见好就收”。胳膊拧不过大腿,鸡蛋碰不过石头。真把人家惹毛了,就是要硬判,你的反制手段并不多。

不要说什么进京上访,咱就不说进京了,咱就说这中原,就说这中原中院,早上8点不到,一大堆老头老太就围在门口排上了号,八点半一到,伸缩门刚打开一条缝,一群人就如过江之鲫般,挤入信访大厅。前一秒还是相互打气的“访友”,这一秒,又成了你推我搡的死敌。

常年在司法线上干的,谁手上没几个信访件?怕信访,就吃不了司法这碗饭。既然吃了司法这碗饭,早晚会对信访麻木。

我能感觉到,老张压根难以抗拒“赶紧把儿子捞出来”,这样巨大的诱惑。虽然嘴炮依然打得震天响,但是心里早就打起了另一套小算盘。

今天早上,洛水法院又给我打电话,问考虑的怎么样了。

思前想后,无论家属最终如何决定,这话都万万不能通过我的嘴讲出啦。这是一项注定要背锅的使命,你说愿意认罪,眼下人是放出来了,但他背着个案底,回归社会处处受限,每当受尽白眼之时,他便会记恨你,怨你把本来无罪的案子搞成认罪了;你说不愿意认罪,被埋怨记恨的概率就更大了,法院强判十几年,家属走上漫漫信访路,妻离子散乃至家破人亡,都要记到你头上。

永远不要低估人性的恶,当别人需要做决定时,最好的选择是,躲得越远越好,否则将来一定会被赖上。

法官是个年轻女孩,对人性缺乏基本的了解,把这事儿想得太简单。她总觉得就是家属拿个是或不是的意见,然后君子协议永不反悔,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巨婴是不会自己独立作出任何决定的。一旦决定由自己独立作出,那么就意味着,他需要对决定产生的任何后果,负独立且完全的责任。巨婴恰恰是既不能,更不愿承担任何责任的。他们习惯于在遭遇任何不顺心时,甩锅一切能甩锅的对象。

老张此刻就是个巨婴。我能明显感觉到,她并不打算独立承担责任。所以我与法官坦诚沟通了我的无奈,遗憾地表示,我并没有获得任何明确而清晰的行动指引和授权。我向法官建议,律师能力有限,事关重大,还是由家属直接跟她谈比较好。

东昆的幸运在于,媳妇儿很能扛事儿。已经磨磨唧唧好几天下不了的决断,他媳妇儿到法官那把板儿拍了。媳妇说:“他要是敢认罪,我就立马跟他离婚!”一句话,把另外俩女人——女法官和老张都镇住了。

尤其是老张,这几年来,儿子在看守所住着,孙子也摸不着,真要离婚,孩子铁定判给媳妇儿。现在这时代男女平权了,女人借到了种生出了孩子,要你男人就没用了。媳妇儿家也不缺钱,离了婚带着娃照样过好日子,剩下老张跟儿子俩人过,只剩凄惨了。

也好,案子走到这关头,就是需要个敢抢方向盘的“莽夫”。

那就莽吧,我倒要看看,洛水法院怎么破这个市院和市检研究了半年都没破得了的局。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29.html

返回列表

上一篇:静待无罪

下一篇:永不为奴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