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办案故事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4953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8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3143

天降贵人还是狱侦耳目?

天降贵人还是狱侦耳目?
大约半年前,老吴就高兴的说,又要做出无罪案件了。老吴人很实在,年纪比我还小,却早早秃了头。按说这是个悲伤的故事,但放到律师这个行业,却又因祸得福。毕竟这是一个越老越吃香的行业,显老一些总不是坏事。我问老吴:“是个什么案子?”老吴答:“是个帮信。”我有些奇怪:“帮信还有冤案?过账证据总有吧?被害人被骗证据总有吧?就剩一个主观明知,难道还挑不出他一点毛病推定一下子?”老吴道:“先别说那些,现在庭都开完了,人都没收监,还不够能说明问题?”老吴说得这个倒是不假,帮信虽然是轻罪,但都开过庭了,而且当事人不认罪,法院至今都不敢批捕羁押,说明法院对是否构罪也没什么信心。怕万一捕错了,将来承担国家赔偿责任。我...

你掏钱的速度,决定了你家人出来的速度

刘臣律师2周前 (04-02)故事会8656
你掏钱的速度,决定了你家人出来的速度
半年多前,天气还很冷,时常下暴雪的时候。我顶着风雪感到南方某小县城,一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案件,第二天要在这里开庭。当天晚上吃饭时,我的当事人家属席间接了个电话,回来后,手上执着手机,面露难色,对我道:“刘律师,老朱说想见见我们,有话要跟我们说。”这个案件有三个被告人,都来自同一个地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类案子,上头决心很大,但落实到基层,各种关系网盘根错节,很多人都是当地“士绅”,再大的决心也如泥牛入海。这三个人,除了我那倒霉的当事人有个前科还在缓刑考验期内,办不了取保之外——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他的前科也是个虚开——其余两名被告人都已经认罪认罚,退缴税金,办了取保。我皱了皱眉头,面露难色。...

本想吃点好的,结果饿顿大的

刘臣律师1个月前 (03-07)日记随想154913
本想吃点好的,结果饿顿大的
到成都出差。成都离郑州不算近,当年上大学坐绿皮车,要坐整一天一夜。河南多平原,我最爱坐火车钻山洞,可惜却从难得偿所愿。在成都上了七年学,才终于把山洞给钻够了。前两年成都又通了高铁,美中不足时,项目立项时恰逢刘跃进被打倒,继任铁道部长盛什么来着搞“拨乱反正”,全国范围内大降速,以至从西安到成都段只能跑250公里。这个盛什么的,将来真要钉到耻辱柱上。因为降速,高铁到成都也并不快,大多数车都要跑六个多钟头,高铁又只白天运行,相当于白白搭进去一整天。这次过去时间又进账,实在拿不出一天时间坐高铁。碰巧看到有趟D字头的卧铺车,晚上五点多郑州上车,次日早上八点成都到站,时间很是合适。我在抖音上刷到过动卧车,...

好大的雪,哦不,好大的霰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2-21)日记随想18616
好大的雪,哦不,好大的霰
在商丘开个庭,庭本来定在明天上午,我也本打算明天一早再过来,反正就那么大点地方,八点下高铁,八点半赶到法院绰绰有余。但是,一般铺垫到这个地步,就不得不接着但是了,从昨天开始,整个河南就开始满天飘雪。说是雪,又不是雪,雪既蓬松又透亮,但这回下下来的东西,就像粗盐粒子一般,打在车玻璃上沙沙作响,落地成冰。上一轮大学时,河南因为除雪及时,踩着邻居湖北狠狠上了一波热搜。但湖北人很不服气,因为他们那回下得也不是雪,而是跟这回郑州下得东西差不多,像盐粒又像沙子,常规除雪手段根本不顶用。于是这回很多湖北人跑来拱火,看河南人笑话,戏谑河南这回怎么不24小时除雪了,怎么不在下雪前就撒融雪剂了云云,令人不禁莞尔。...

与12389之间的那些趣事儿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2-20)故事会19653
与12389之间的那些趣事儿
好友小林律师——准确的说是网友,神交已久,还未奔现——微信给我留言,说半个月前跟我探讨过的客户银行账户被断卡行动误封如何尽快解封的问题,已经通过12389平台投诉顺利解决了。12389是公安部的信访举报监督电话,通俗点说,就是个找青天告状的地方。我第一次跟12389打交道,是刚执业的时候。执业还没捂热乎,就跑到派出所去查户籍地址。我到派出所时是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窗口接警的小姑娘一看就早已被一天的窗口工作耗尽了所有的耐心与友善。我把律所介绍信和执业证递给她,她头都没抬,就直接拒绝了我,说要执业证没有复印,让我去先复印了再来。那天我也是刚从外地办完事回来,抢时间来查户籍信息,耐心与友善同样也已经所...

没有社会的繁荣,就不可能有个人与企业的繁荣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2-15)日记随想20806
没有社会的繁荣,就不可能有个人与企业的繁荣
昨晚老王家属打电话,一直聊到十二点,聊得很坦诚,对方表示当时找老张就是冲着找关系,我一下子就懂了,说那这样的话你觉得请个律师值多少钱,多少钱是找关系的,多少钱是请律师的,找关系的钱我全部退给你,对方又说不用。这种对话一旦开启,就注定要有个结果才能结束,对方现在说不用,只不过是看着马上开庭在即,再换人已经来不及而已,等到判决下来,这钱还是得退。对方现在来这个电话,明显是为将来退钱做铺垫。接这个案子之初,我便隐隐感觉,这将来可能会成为一个大烫手山芋,果不其然,家属磨磨唧唧了将近两年,如今终于摊牌不装了,说找老张就是来找关系,而不是来找律师。有时候想想,老张其实也挺可怜的。一个大学教授,还是已经退休...

当律师会见遭遇看守所迎检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2-01)日记随想25942
当律师会见遭遇看守所迎检
人都是观念的奴隶。比如前两天刷知乎,临近年关,大家都在讨论过年跋山涉水如何安全带娃的话题。有人说在帖子里提到,亲眼见过一个不到半岁的小孩,从美国坐跨洋航班回国过年,中途哭的简直都背过气去。大人坐飞机横跨太平洋尚且吃不住,对这么小的娃娃来说,简直无异于鬼门关走一道。答主显然对过年回家这套习俗不太放在心上,颇具批判色彩的总结道:“有些人就是把陈规陋习看得比天条还神圣!”当刑事律师也有“天条”。这天条就是,在一些重要的传统节日前,总要把手头的当事人挨个会见一遍,哪怕没什么案子上的事儿,过去陪着聊几句家常,送个关怀,也是必须要做的工作。翻看日历,本周日就已经是腊月二十五了,依着中国人的习俗,二十三以后...

无声的世界——聋哑人第三次住进看守所,结案后我才察觉,或许他只是想吃碗牢饭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1-19)故事会30320
无声的世界——聋哑人第三次住进看守所,结案后我才察觉,或许他只是想吃碗牢饭
会见阿亮的前一天晚上,我焦虑的睡不着觉。已经好多年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仿佛回到了刚拿执业证的年代,第一次独立会见前的场景。阿亮是一个聋哑人。刑法意义上的聋哑人,翻译成生活语言是,又聋又哑的的人。这是一个法律援助案件。我到法援中心领卷的时候,赫然看到卷皮上用中性笔标注着一行小字:“阿亮、诈骗罪、聋哑人”。当即愣在原地,没有第一时间伸手接卷,而是略带迟疑的问法援中心老师:“老师,他是聋哑人,到时候我怎么会见他呢?咱们法援中心配备的有手语翻译老师吗?”话刚问出口,我又有点后悔。沟通的方式,有时候比沟通的内容更重要。在正式程序中(毫无疑问,刑事诉讼是非常非常正式的程序),公文化的沟通显然比口语化的沟通...

大学生帮信法援案当庭认定立功,但距免罚保住学籍尚有距离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1-13)故事会31742
大学生帮信法援案当庭认定立功,但距免罚保住学籍尚有距离
年前写过一个大学生涉嫌帮信罪的法援案件。大学生把自己的银行卡四件套卖给上家,上家再拿去跑分洗钱,被定成帮信。案子本身倒没什么好说的,检察院也给了缓刑的量刑建议,单从量刑上来说,已经很够意思了。但问题在于,他是在校大学生。当时那篇文章后台就有很多人质疑:“大学生怎么啦?大学生犯法就不追究啦?”不是说大学生犯法就不追究,而在于大学生身份会导致他比其他人遭受额外的刑罚制裁。对一个普通人,判十个月就是判十个月,罚两万就是罚两万,这事儿到这儿就结束了。但在校大学生不一样,一旦被判处刑罚,基本将面临被学校开除的局面。虽然开除学籍不是刑事判决直接判的,但他归根结底也属于刑罚的某种衍生。而且这种衍生“刑罚”的...

二〇二四再开拔,刑辩人永远在路上

刘臣律师4个月前 (01-02)刑辩实务35754
二〇二四再开拔,刑辩人永远在路上
我现在写东西基本是在打王八拳,直到写完之前,自己也不知道能憋出个什么玩意儿出来,所以我也没办法率先给自己的文章起一个名字。久而久之,我越加喜欢这种天马行空不受限制的写作模式,一旦率先给自己套个题目,就相当于给孙悟空加了个紧箍咒,再也体验不到大闹天宫的酣畅淋漓。但我又多少有些强迫症,文章头上不订个“帽子”,码字时总觉得缺点什么,于是我就先以当天日期作为题目,滥竽充数。等随性书写完了,再看文章成不成体系,若成了,再回过头来想个什么题目加上。刚刚敲日期上去时,脑子和肌肉都一时没反应上来,待到“2023”几个数字跃然屏上,我才倏地反映回来,原来现在已经是2024年了,而且已经是2024年的第二天了。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