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办案故事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1年前 (2023-07-16)成功案例28872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9177

我的终极理想是不工作

刘臣律师12小时前日记随想1060
我的终极理想是不工作
说了一个星期修电脑,今天下午终于找到时间去了。顺便拿上了从nas上替换下来的4tb闲置硬盘,让小哥修电脑时顺便给装上。结果也搞笑,电脑到了人家手里,通上电,接上显示器,一次性完美点亮,八秒开机,迅捷无比。小哥像看怪物一样抱着刚放下电脑,正在擦拭满头大汗的我:“哥,你过来看,我可是啥也没动啊,你这电脑好好的呢。”我心说怪了,难道是我在家里电源线没插好?但是症状明明是电扇能转,主机灯能亮,就是屏幕点不亮,分明是供电OK的节奏。没办法,只能掏出硬盘,麻烦小哥给我装上。幸好有了装硬盘这个动作。装好后,要开机重启,格式化硬盘,重新分区。好巧不好,这一下,屏幕没点亮。在家时的老症状,完美复现了。这下小哥也...

刑事律师不要怕七大姑八大姨们一遍又一遍问询案件

刑事律师不要怕七大姑八大姨们一遍又一遍问询案件
老王的案子终于到检察院了。从他被批准逮捕到正式进入审查起诉这两个月期间,我被他老婆以及各式各样的亲戚们缠着问了无数遍案情。他老婆就咱就不说啥了,毕竟是咱的委托人,大金主,伺候好人家是咱本分事儿。但亲戚们一个接一个,络绎不绝,实在令我烦恼。而且最大的问题是,他老婆对男方家里这些千奇百怪的亲戚们似乎同样并不感冒,连起码的家庭内部信息共享都没有做到(也可能她根本没把男方家族亲戚们视作家人)。导致每一个亲戚来电问询时,我都要重新叙述一遍案情。其实无论是亲戚的问询,还是我的回答,都不会对案件进程产生任何帮助。甚或有奇葩一点的亲戚,可能会在问询之后对律师的工作指手画脚吹毛求疵一番。以指责他人的方式,上演亲...

记20240708郑州暴雨

刘臣律师2周前 (07-08)日记随想57512
记20240708郑州暴雨
不知道是因为昨晚临睡前喝了一满杯茉莉花茶的缘故,还是没忍住手痒奋笔疾书码字到凌晨的缘故,抑或是终于躺下后又读小说到一点多的缘故,总之昨晚大脑异常兴奋,一直睁着眼睛躺到凌晨快两点,才昏昏睡去。猫本来老老实实卧在床头椅子上,我伸手 rua 了他两把,睡眼惺忪的他立时高兴的站起身来,尾巴旗杆一样翘上天,伸个懒腰,又像小时候那样,打着咕噜,硬往我头上脸上拱。我反正睡不着觉,也就从头到肚子再到尾巴把他来来回回抚摸了个遍。小猫终究还是长大了,懂事了,终于困意来袭时,我把他从我肚皮上推下去,盖好毛巾被。他似乎一下子明白了我要开始睡觉,立刻乖乖的蜷缩回床头了。有默契的关系,才是好关系。无论人与人,还是人与猫,...

明天去控告检察官

刘臣律师2周前 (07-01)刑辩实务6307
明天去控告检察官
真不知道现在的酒店为什么喜欢给客人送咖啡。下午喝了一杯酒店送的咖啡,真别说,咖啡还挺纯,喝完立刻提神儿,一直写材料写到快十点,还感觉才知六七点来钟。匆匆下楼,就近找到一家文印店打印材料。今天天不好,阴云密布,狂风骤起,已经有星星点点的雨滴落下来,眼看很快就是一场疾风骤雨。老板娘已经关上了电脑,正在闭灯锁门,我陪了两句好话,才又坐回电脑前,给我把明天要用的控告材料打印出来。很简单一个案件,或者说,案件或许并不简单,毕竟属于涉黑涉恶案件,而且我的当事人排名还比较靠前。当地公安机关在立案后不久,就以公开征集犯罪线索的形式,将我当事人的大头照在各大媒体平台广泛发布,相当于以前的“游街示众”了。甚至比游...

原伟东案翻案条件尚未成熟——兼论被国内法律界无限拔高的辛普森杀妻案

刘臣律师3周前 (06-28)时评杂文6042
原伟东案翻案条件尚未成熟——兼论被国内法律界无限拔高的辛普森杀妻案
看到了一篇原伟东案旁听记,是律师写的,不过总体上说还算客观,也让吃瓜群众头一回瞥见案件内情。公诉人在庭上的表现专业、得体、逻辑缜密。本案最关键,也最难以撼动的证据,是唯一幸存的杀人未遂被害人的辨认笔录及对案发经过的记忆陈述。虽然进行辨认的时间,已经距离案发时间好几年,但公诉人对此作出了合理解释,被害人遭遇强烈精神刺激,对凶手样貌有清晰记忆,符合记忆规律。且更为致命的是,被害人陈述了许多非亲历者不可能接触到的事实,如凶手案发时穿警服,用榔头砸门等细节。加强了其辨认及陈述的可信度。反观辩护人的发言,则稍显逻辑混乱,语无伦次,情绪输出重于事实论证。这是很多屎磕派律师通病,因为屎磕律师辩护的听众不是法...

我坦白,我真没“关系”

刘臣律师4周前 (06-23)故事会360214
我坦白,我真没“关系”
大约半个月前,老张给我打电话。这个老张,是一名战友。当年我还没退伍时,就已经服役了七八年,如今我退伍都快十年了,他还在部队,算起来都该是军士长了。老张先问我,最近忙不忙,在哪发大财呢?这本是部队里聊天的老套路,就像庄稼人见了面,总要东拉西扯半天吃过饭没,才能兜到正题上。但自从当了律师后,就对这种聊天方式越发不适应。说话说得够够的,恨不能化身一棵树,永远无需再说话。为了节约唾沫,我直接截住了老张天南地北的话头,问道:“张班长,有啥指示?”老张也是通透人,看我单刀直入,也就不再废话:“老家有个亲戚,被公安抓走了,家里人头回经历这事儿,也不知道该咋办,这不想着你现在干刑事律师勒,想请教请教你勒。”我...

被告人宁愿对抗审讯也不愿坦白自己的前科劣迹

刘臣律师4周前 (06-23)故事会32780
被告人宁愿对抗审讯也不愿坦白自己的前科劣迹
开庭。法庭调查阶段,公诉人、辩护人、审判员轮番发问。被告人左支右绌,好不容易捱到受审结束,正迫不及待起身准备退庭,突然又被审判长叫住。“张三,起诉书显示你有一个犯罪记录,说一下,是什么时候犯的什么事儿?”很普通的一个问题,张三甚至都不需要回转身坐回受审席,只需要随口支应一句便可。谁料,就是这个再简单的不过的小问题,却让张三产生了明显的抵触情绪。张三停下了脚步,大家都以为他要拿起话筒回答问题,他却始终站立不动。审判长还以为他没有听清自己的问题,眉头微皱,抬起头,用目光注视着张三,又重复问道:“张三,法庭正在对你进行讯问,你有犯罪前科吗?”法庭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台下的张三瞬间成为全场注目的焦点。...

谈谈性侵案中的幼女绝对保护及刑辩律师的价值选择

刘臣律师1个月前 (06-14)刑辩实务145411
谈谈性侵案中的幼女绝对保护及刑辩律师的价值选择
昨晚九点多,老张给我打电话,说有个案件,问我有没有兴趣参与。我问是啥案件。老张说是个轮奸案。他刚一说轮奸案,我就有了点印象,我问他,是不是你手上正在办的那个,已经开过庭前会议了那个?他说是,庭前会议怼得很猛,还把几个小孩吓得不轻。我又问他,案件大概是个什么情况?几个被告人?到底有没有冤情?老张说,总共十一个被告人。我听到这,下巴已经惊得快掉到地上去了,忍不住打断问,轮奸案十一个被告人吗?是不是多次作案?老张说,是。其实对话进行到这儿,我心里就已经不太想代理了。老张大概感受到了我情绪的变化,又接着说,不过这个案子在侦查期间,警察有刑讯逼供行为。庭前会议的时候,我们提出排非,法院受理了申请,但是却...

再次痛失目睹刑讯逼供的良机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5-29)刑辩实务35152
再次痛失目睹刑讯逼供的良机
一大早,看到张律师发微博,说丹阳涉黑案调取指定居所监视期间讯问同步录音录像的事儿。先说结论,没有意外发生,跟其它吵嚷着要调阅同录的案件一样,本案不存在刑讯逼供现象。我本来还以为,这个案件会是一个例外,成为我亲眼目睹的,首起刑讯逼供案件。源于去年夏天召开庭前会议时,听死磕律师们——大型涉黑案件,家属一般会花重金,组成天价律师团,协同作战——七嘴八舌,说公安对核心成员花梅、老魏等人实施了多么残酷的刑讯逼供。尤其是花梅,一位女同志,被强令坐在一乍长的小板凳上不得动弹,私处溃烂,血肉模糊云云。庭前会议上,辩护人们提出要排除非法证据,并申请调取同步录像。本来,光听律师们口述,我最多只能相信一半,但庭前会...

律师不要乱作无罪辩护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5-10)故事会86156
律师不要乱作无罪辩护
早上刚到荥阳法院,正要掏出手机刷一码通,接到疑似郑州中院来电。因为跟郑州中院打交道多,记住了他们的座机号前四位,所以知道是郑州中院。接线员是个声线甜美的小姑娘,问我:“请问你是老杨吗?”这个老杨,大概四五年前,找我代理过他的刑事案件。生了女儿后,我评价男人的标准发生了许多微妙的变化。以前,我总觉得男人就应该志在四方,就应该放胆子去闯,但现在我觉得,男人最怕有志气,庸碌无为才是人生常态,最怕自己认不清这一点,非要装大牌,把家庭拖入深渊。老杨就是典型的志大才疏型男人,年轻时当过几天兵,使他进一步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错误认识。现在的年轻人可能理解不了这句话内在逻辑,要知道老杨而今都六十多岁了,在他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