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内容

酒后逞能骑电动车,两个大学生的命运彻底改变

刘臣律师8个月前 (10-04)故事会64964

实习的时候,工作量不饱和,自己给自己找事儿干,写了不少豆腐块文章,百家号搜狐号头条号一顿乱发。还真歪打正着吸引来几个客户。

大学生小陈算是其中一个。

小陈个子瘦高,短发,带一副眼镜,卫衣牛仔裤旅游鞋,身上散发着一股理工男的气质,陈述案件时不时搓手,显得有些局促和羞涩。

小陈来找我时,事情已经出了快一个月。小陈是东北人,却来到郑州读大学,说实在的我不太明白他是考虑的,直到后来办案过程中我见到了他的父母,初步了解了他的原生家庭,这个疑团才稍稍解开了一些。

学校里东北人很少,这不难理解,河南的大学培养出的最出名的东北学生叫张雪峰,直到现在还时不时调侃一下河南。同为东北人的小王与小陈相交甚好,两人虽不住一个寝室,却好得跟穿一条裤子一样。

九月初,大学开学。盛夏的燥热还没有远去,一到晚上,大学生们便三三两两结团出行,静谧的龙子湖畔,到处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小陈喜静,那晚正在宿舍上网打游戏,小王来到宿舍找他,一定要拉他出去喝酒。小陈初还想拒绝,小王却拉着他的胳膊便把他硬拽了出来:“趁着刚开学还没正式开课,赶紧放松放松!”

小王平日爱张罗,在学校里朋友也多,拿出手机又摇来俩内蒙人,一行四人在湖边找了个烧烤摊,边撸串边拼酒。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又都是东北内蒙那旮瘩的,血气方刚,喝起酒来像打仗,场面很快便一发不可收拾,刚开始还论瓶,后来直接论扎。四个人后来都喝的有些断片,到底喝了多少,小陈只能说个约数,说一个人至少喝了十五六瓶绝对是有的。

吃饱喝足,已是第二天凌晨一时许。四个人来的时候共骑了两辆电动车。俩内蒙人跌跌撞撞,站都站不稳,也不再强行装逼,打了一辆出租车先走一步。剩下俩东北人,小王小陈,还在互相斗嘴。

“我没事,你咋样?”

“我也没事,要不是老板催着走,我还能再吹两瓶。”

牛逼吹到这份儿上,再打车回校就不太合适了。俩人硬着头皮,走向那辆硕大的,在几分钟后便将彻底改变二人命运轨迹的电动车。

小王性格张扬一些,牛逼吹得更大,三步并作两步,抢到电动车前,一屁股坐上去,对小陈:“上来,哥来骑!”

车子左摇右晃,还没走出五百米,便摔倒在地。

小陈对我说,摔倒在地那一刻,他脑海里有一瞬间的清醒,并蹦出一个念头:“要不车子就先扔在这不管了,今天看样俩人是骑不了车子了。”但这个念头没有实施,因为小王已经跌跌撞撞爬了起来,正在扶起车子,作势继续骑。

醉酒之人的清醒,最多不超过三秒。小陈头脑中的清灵早已烟消云散,上前一把推开小王:“说你喝多了你还嘴硬!让哥骑!看哥的!”

小王此时已经几近断片,两手环抱着小陈的腰,头直往左右栽,嘴里呜呜啦啦,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九月初的夜风,已经有了一丝凉意,冷风一激灵,小陈觉得酒意又散去了几分,手上电门不禁往下拧了又拧。龙子湖是人工湖,绕湖一圈是各所大学,湖心岛上是商业区。无论从哪个方向出湖心岛,都要走跨湖的大桥。硕大的电动车又左摇右晃的在夜色中迎着大桥疾驶而去。

就在上桥时,意外发生了。左摇右摆做布朗运动的电动车,刮蹭到了桥面栏杆,一侧车把直接插入了栏杆与栏杆间的缝隙中。一声巨响,车子摔倒在地,小陈被甩得一头撞在栏杆上。由于栏杆瞬间卡死了一侧车把手,给小王施加了一个猛烈的侧向力,小王整个人向侧前方飞了出去,越过栏杆,直接跌落在桥面之下。

小陈对我说,那一瞬间,仿佛他喝的所有酒都化作冷汗出来了。他顾不上自己头上还鲜血直流,疯了一样向回跑了一段,等到桥面距地面距离只有一米左右时,连滚带爬下了桥,往小王摔下去的地方跑去。

听到这里时,我忍不住插了句嘴。我说:“你们还挺幸运的,要是再往前走个几十米,下面就不是路面而是湖水了,你们俩喝成那样,估计命都难保。”小陈点点头,表示同意。

小王如一摊烂泥样瘫倒在地上,分不清是醉得断了片,还是摔得昏迷了过去。小陈毕竟是一个只有十九岁的小孩子,一下子慌了神儿,抱着小王大声呼救。

幸好龙子湖周边大学密布,政府对治安投入较大,两个巡逻至此的联防队员听到呼救,发现了瘫倒在地的小王和惊魂未定的小陈。

见到联防队员,小陈稍稍平静了一些,掏出手机,拨打了120,叫了急救车,联防队员则直接拨打了110,报了警。

不多时,120和110都到了现场。120拉小王去了医院,110则对小陈进行了简单的询问和现场酒精测试,其实根本不用吹气,出警的警察光是闻着小陈身上的酒味,就皱起了眉头。吹气酒精测试仪果然红灯大作,尖声鸣叫。警察就又把小陈也拉到了医院,抽血,进一步测定酒精含量。

直到小陈抽完血,从医院走出来,他还只觉得这仅仅是一场酒后的小小意外而已。他的酒这会已经醒的差不多,清醒到足以让他去医院探望一下小王。到了小王所在医院,他被告知,小王还没有醒过来,正在急救。小陈想了想,毕竟是自己骑车时把人给摔了,便来到医院缴费处,把自己微信上仅有的两千块钱全都交到了小王账户上。

一连好多天,小王都没有醒过来。医生说,小王在深度醉酒,对身体几乎丧失控制能力的情况下,从约三米高的桥面,跌落在桥下砖石路面上。头先着地,然后整个身体的重量再加上从三米高处跌落的冲击力,全都撞击到颈椎上,现在颈椎受损很严重。

医生说:“如果当时没有深度醉酒,倒还不至于摔成这样,他至少会作出保护动作,不至于伤到头和脖子。”至于以后会怎样,医生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小王的父母全都从东北老家赶到了郑州,俩人在医院寸步不离,日夜陪护。期间,警察来过两趟,想给小王做份笔录,也没有做成。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那边小王还没苏醒,这边小陈的电动车鉴定结果出来了。那时候国家已经实行了电动车新国标,按照新国标,小陈的电动车没有脚踏板,额定电压、额定功率、最高时速等指标也都超出新国标标准,被认定为两轮轻便摩托车。

这份鉴定结果意味着,小陈的命运轨迹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改变,他至少涉嫌危险驾驶罪,很有可能很快被采取强制措施。这也是小陈为什么从网上找到我,并坐在我对面的原因。

超标电动车是否属于刑法语境下的“机动车”,实务中有争议。所谓《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在效力等级上并非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对电动车所进行的分类不具备法律规范意义上的约束力。根据该技术规范认定超标电动车属于机动车,属于不合理的扩大解释,违背了罪刑法定原则。

此外,从老百姓的一般性认识上,普遍认为电动车与机动车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东西,此类醉酒驾驶行为人往往不具有违法性认识。与故意杀人、抢劫、强奸等自然犯不同,危险驾驶罪是行政犯,对行为人违法性认识的要求更高。不仅要求行为人认识到自己是在驾驶的事实,还要求行为人认识到驾驶的车辆属于法律意义上的机动车。判断行为人是否认识到其驾驶的车辆属于法律意义上的机动车,需要根据一般人的生活经验、认识水平和理解能力进行综合评价。如前所述,国家既未对超标电动自行车的法律属性作出明确规定,又未对其按照机动车进行管理,在此情况下要求普通公众认识到超标电动自行车属于机动车,既不现实,也不妥当,甚至有些强人所难。

最后,从立法原意分析,刑法之所以规定醉酒驾驶机动车的,以危险驾驶罪论,是因为人在醉酒状态下,对自身行为的控制能力大幅减弱甚至丧失,在这种情况下,驾驶动辄一两吨重的真正意义上的“机动车”,会对不特定多数他人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严重威胁。犯罪的本质在于法益侵害,只有当某种行为具备相当程度的社会危害性时,才可能具备刑法上的可罚性。而超标电动车,显然很难有这么大的威力。

与小陈谈完后,他掏出手机,便要给我转律师费。我有些惊讶,他似乎读懂了我在好奇什么,善解人意的说:“我自己签合同自己付费吧,等我进去了,不一定有人管我。”

危险驾驶罪很少执行拘留强制措施,因为这是一个最高六个月拘役的轻罪,不可能满足逮捕条件。这种案件案情非常简单,公安也很难找到延长拘留期限的理由,只能关三天了事。为了避免麻烦,很多时候干脆就不拘了,等到法院下判后,直接服刑。但小王的情况太特殊,至今仍然昏迷不醒,警察担心如果不把小陈拘几天,将来那天小王父母情绪失控了,会把矛头指向他们。其实事情后来的走向证明,警察当时的担心太过多余。

直到小陈被关到三看后,我才接到一个自称是小陈妈妈的中年女性来电。我给他简单介绍了案件目前的情况,并劝解她不要担心,律师这边会尽快给小陈办取保。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不出太多情绪起伏,没几分钟便挂掉了电话。最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小陈妈妈自始至终没问过我,律师费收了多少钱,结清了没有。至于小陈爸爸首次露面,则要等到案件一审开庭时了。我不禁想起小陈说过,他如果进去了,没人会管他,所以他一定要在自己被拘留前,把律师费亲自结给我。

小陈被拘留的第二天,我去了趟交警六大队,见到了主办民警。民警就问了我一个问题:“小王现在还躺在医院,现在光医疗费就已经花了好几十万,小陈家打算怎么办?”

我顿时感到口干舌燥,每当我局促到无以应对时,都会有这种生理反应。我捏了捏装在包里的档案袋,那里边有事发当晚小陈给小王垫付医疗费的截图。两千块钱,也是迄今为止小王收到小陈家唯一的一笔赔偿款。我努力咽了几口唾沫,喉咙里却还是发不出声音。这张付费截图,我最终也没有拿出来。

三天后,小陈走出了看守所。我立即又约他在律所见面。小陈的原生家庭看起来怪怪的,但我还是把这份好奇藏在了肚子里,单刀直入的问他:“医疗费的事儿,你们家怎么考虑?且不说现在已经进入到刑事程序,就是按民事程序来说,这钱也该拿给人家。”

小陈捏捏衣角,脚在地板上来回摩擦,不说话。

我接着摊牌:“假如,小王醒不过来,你们又不赔偿,拿不到谅解书,将来是要坐牢的,你还上着学,到时候学籍都保不住。”

小陈悠长地叹了口气。看得出来,原生家庭的话题,他是一句都不想谈。

我突然有些心疼他,后悔把他push得太紧,又宽慰他:“超标电动车是否属于机动车,有争取空间。如果公安和检察院能够采纳律师意见,那么危险驾驶罪就不成立。”

小陈暗淡的眼睛里突然有光闪了一下,转瞬即逝。

“但是这建立在小王能够顺利恢复的基础之上。如果小王最终被认定个重伤,那就跟机动车不机动车没啥关系了,定你个过失致人重伤罪就行了。”

最后,我劝小王:“没事多陪小王和小王爸妈,我觉得他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不会太为难你。就算你们暂时拿不出钱来,也多少争取个感情分。”

接着是取保后漫长的等待。

两三个月的一天,秋高气爽,阳光明媚。小陈打来电话,难以抑制的喜悦:“哥,小王醒了。虽然现在还不能活动,但是已经可以说话了。我上午还陪他玩了会手机呢。”那时我才刚执业,抗压能力很弱,整日被压的喘不过来气。通完这通电话后,我一整个人也轻松了起来。

然而,这却是整个案件从头到尾唯一的好消息了。

小王醒了,却也仅仅局限于醒了。他的颈椎已经没有恢复,而且似乎伤到了神经,脖子以下至今没有知觉,四肢瘫痪。小王的父母对郑州的医疗条件也逐渐失去了信心,先辗转到西安,后来又去北京,最后听说实在是无力继续负担医疗费,回到了东北老家。

案件方面,我多次奔走交警队和检察院,陈述超标电动车不应视作刑法意义上的机动车的律师意见。公安和检察院听闻案情后,也都沉默不语,劝我们赶紧想办法筹钱给小王治疗。

我何尝不知道,这个案子最关键的一环便是小王能不能顺利康复。小王父亲常年在沿海做生意,为了给小王治疗,生意早就扔那顾不上了,家中积蓄也逐渐干涸。即便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小王父母也没有为难过跑到内蒙家中探望的小陈,当场给小陈表态:“只要小王能醒过来,我们一分钱不要你家的都成。”

从内蒙回来后,小陈又给我打电话,说:“我总感觉小王有希望能恢复过来,我偷偷挠了挠他脚心,感觉他脚像是有反应呢。”

我不太懂医学,仅有的高中生物知识告诉我这不太可能,缺又不忍心将真相硬摆到他面前,只能顺着他的话说:“对对,一定能治好的。”

我终于忍不住,绕过小陈,直接跟小陈妈妈打了电话。电话中,我质问她,为什么不筹钱给小王家里赔偿,为什么一切事儿都让小陈自己扛着。

小陈妈妈被我破了防,在电话那头嚎啕大哭:“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说我能不心疼他吗?不是我们不管,实在是我们没能力管啊!我和他爸都五十多了,我在济南打工,他在大连打工,我们一家三口,常年三地分居啊!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常年住单位宿舍。去年刚买了个三十来平方的小房子,还在银行抵押着,我们实在是没有能力管小王的医疗费啊!再说我们也不是没给小王医疗费,我们两口每个月都给小王打着钱呢,省下来的钱全都给他了……”

小陈妈妈所说的每月都打着钱,实际上一个月也就千把块钱,连请个护工的钱都不够。

她还在电话那头诉说着自己的困难:“我给小王他爸说,要是实在不行,我去你家给小王当护工去,这样你好腾出身来出去赚钱。只要小王能好过来,我咋样都行啊……”

贫穷,极致的贫穷。

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我沉默了,挂掉电话,半晌喘不上来气。

取保候审的最长期限是十二个月。小王依旧没有站起来。但法律已经不允许继续等待了。

公安给小王做了伤情鉴定,结论是:5、6椎体骨折,脊髓损伤,四肢瘫,双下肢肌力0级,应评定为重伤二级。

检察院最终采纳,或者说回避了我的律师意见,不再纠缠超标电动车是否属于机动车的问题,以过失致人重伤罪起诉至法院。由于基本没有有效赔偿,也没有取得小王谅解,没有建议适用缓刑。

在法庭门口,我第一次见到了小陈的爸爸妈妈。妈妈穿着还算体面,爸爸则完全一副刚从地里干完活的打扮。两人正在为要不要卖房赔给小王家,换取谅解书争取判缓而争吵。我上去劝住了他们,三十多平方的小房子,买来还不到四十万,卖充其量卖个三十万。还要先还银行贷款,还完又能剩几个钱儿?杯水车薪罢了。两人听我这么说,才止住了争吵。

判决结果很快下来了,一年九个月,实刑。

时间过得飞快。去年或前年某天,我突然接到小陈电话,才意识到他已经服完刑出来了。他问我,裁判文书网上网的判决书能不能撤,怎么撤。我说可以撤,一般通过原审法官申请并说明理由就可以了。

我又问了小陈的近况,尤其是他的学业。服刑前,小陈去学校办过休学,法院所盼罪名又是过失犯罪,理论上存在保留学籍的一丝希望。

不过我并没有等来好消息,学校依旧开除了他。公职人员过失犯罪三年以下,都开口子可以不予开除了,我们的大学却还对学生如此严苛,有些不尽人情。

小陈却看得很开:“不管怎么说,我比小王要幸运多了。我现在找了份工作,先养活自己,再通过成人自考拿个文凭,慢慢把小王家的账给还上。”

后来,我专门上裁判文书网检索了一下。小陈的刑事判决书已经下架了。虽然大家能为他们做的不多,但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持续对他们释放着善意。

或许,这世上终究还是好人多吧。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99.html

评论列表

卫博生
卫博生
4个月前 (02-02)

我之前看过太多没人性的事件,这次把这篇温情的文字看完。希望在我国有限的法治里,律师能给双方争取最大的体面和正义。

李白拿酒来 回复:
人性闪光点有,但不多,这就是刑事案件的基本面
4个月前 (02-02)
松易涅
松易涅
8个月前 (10-05)

唉。可惜了两位朝气蓬勃的少年。

李白拿酒来 回复:
出续集了,最新篇
8个月前 (10-06)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