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想 > 正文内容

孩子到底是谁的?

李白拿酒来10个月前 (08-15)日记随想55390

据说在商周时代,河南降雨量很充沛,气候湿热,是一片泽国,大象、鳄鱼等热带地区生活的动物广泛活跃在这片土地上。

长久以来,北方给人的印象便是干旱少雨。军检帮忙那年,在北京过冬,实在干得受不了,买了个便携小加湿器,用矿泉水瓶灌满水,倒扣在加湿器上,便能像雾炮车一样打出水雾了。后来知道,那种加湿器叫超声波加湿器,原理是通过超声波把水打成分散的小水珠.从物理学形态上讲,水虽然被雾化了,但还是液态,并没有气化成水蒸气,所以加湿效果并不好,反倒弄得屋里整日云雾缭绕,他人推门一看,还当我是在烧香拜佛。就这样的小加湿器,我一个冬天用坏了两个。

这两年不知怎么的,河南雨量也开始充沛起来,尤其是七二零暴雨以来,每到夏天,上下便认真起来,到处搞防洪。这在以前看是很滑稽的事,七二零暴雨前几天,郑州气象台连发了好几条红色预警,从上到下没一个人当回事,从小到大,谁听说过郑州还能发洪水的?

据说是地球正在走出明清小冰河期,气候逐渐变暖,降雨带随之开始向北移动,北方的雨量因而充沛起来。不光是河南,看新闻说,连新疆的塔克拉玛干沙漠都发了洪水,总让人觉得,现实比科幻电影更荒诞。

实际上,人类活动对地球生态的影响微乎其微。从我上小学开始,教科书上便喋喋不休,说什么气候变暖了,温室效应了,人类如果再不采取行动,地球就要变得不适宜人类居住了云云。这只是无数谎言中的一个,其他的还有南极上空臭氧空洞,我上小学时,这个空洞已经有整个南极洲这么大了,等我上了大学,这事儿反而没人再提了,据说是空洞不知怎么的又自己个儿补上了,足见跟人类活动毛关系没有。另一个是石油,说石油是动物尸体(主要是恐龙)、树木尸体(我很不能理解这个说法,在我的认知里,树应该是长生不老的)需要埋藏在地底,历经几千万上亿年复杂的化学反应,最终才能变成石油,因而石油对人类来说是不可再生资源,用一点少一点。当时的说法是,地球上所有的石油加起来,还够人类再用七八十年,二三十年过去了,这事儿也没人再提了,原因是石油探明储量越来越多,已经够用好几百年都用不完了。

有些人将之解读为阴谋论,我倒觉得有些反应过激。人类就是这样,倾向于夸大自己的行为在事件因果链上的作用。这是一种很难跳出来的认知偏见,哪怕是科学家也很难做到,更别说一般人了。

我们当律师的,既怕委托人什么也不干,两首插兜旁边一站,专职挑刺儿;也怕当事人瞎折腾,倒不是怕他们瞎折腾坏事儿,而是怕他们一折腾,将来事儿办成了的功劳便有一多半要记到他们自己账上了。朋友老吴律师前段时间向我吐槽,说他的客户对他说,成功给法官送出去三千块钱,言语间颇有自得之意。就是把老吴给整无语了,心想这下案子白干了,哪怕官司将来打赢了,也肯定是这三千块钱见效了,他这个冲锋陷阵了几个月的律师,反倒成了跟在后面蹭战利品的。

这种事儿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按说律师不应该计较这些,毕竟只是个收钱办事儿的,人家只要把律师费给你结清,你管别人怎么干,怎么想呢?但至少从我个人的感受而言,会让人很不舒服,就相当于什么呢,自己好不容易挣钱娶老婆生出个孩子,结果孩子生出来后,却找隔壁老王叫爸爸。

可偏偏律师对这种事儿又无能为力,客户说他要去给法官送钱,要请公安吃饭,甚至要去烧香拜佛,律师倒也不便拦着,甚至很多时候还会违心的说,试试呗,穷尽所有途径。这时律师内心的真实状态是:妈的,自己家媳妇,现在要请隔壁老王来帮忙生孩子,自己还要说,很好,这也是为了早日生出来孩子嘛!要请老王来帮忙呢,自己头上这顶绿帽子无论如何是戴稳了,可不让老王来帮忙呢,万一生不出孩子,将来这人丢得更大发。

量子物理学表明,宇宙中很可能根本不存在所谓“因果关系”。在量子尺度上,“果”完全可以发生在“因”之前,有点像打电子游戏,你操作npc朝怪兽发射一枚寒冰剑,技能能不能命中怪兽,早在你按下技能键时就注定了,只是从视觉效果上来看,寒冰剑经过一段漫长的,歪七八扭的飞行,才最终偏离目标。

“因果”只是人类的思维习惯使然。或言之,世间本无因果,只是人类为了迎合自己的思维习惯,拟制了“因果”的概念。这就不难解释,不同观念,不同立场的人对同一件事的归因可能天差地别。因为因果本就是只存在于人脑海中的“想象”罢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72.html

“孩子到底是谁的?”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