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内容

退费二三事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7-04)故事会29490

执业至今,总共遇到了三个要求退费的案件,两件都是跟贝哥合办的案件。此处汗一个。

原因很简单,贝哥虽然是个很纯粹的律师,但很不幸,他有另一重身份,公安系统辞职出来的,这让很多来找他的当事人,产生了很多虚幻的联翩浮想。

贝哥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让我对他刮目相看,那是上一个被要求退费的案件,案发地归德,在找到贝哥之前,无可救药的赌鬼为了找关系,已经花了几十万。无奈他的涉案金额太大,光获利就好几十万,这些个神通广大的异能人士,最终也没打通检察院和法院,人家说啥也不敢给判缓刑。不过客观地说,这些异能人士多少还是干了点工作的,起码取保是办成了。

不光是律师要考虑甩锅问题,异能人士更要考虑甩锅问题,委托人找律师撕逼,律师好歹有个合同发票聊以自保,这些异能人士都见不得光,更怕委托人打上门来。

异能人士甩锅的路子出奇的一致,建议委托人找个律师。其实接这个案子的时候,我便一眼看了出来,这压根不是来找律师,而就是来找关系的,但找都找过来了,委托意愿又十分强烈,也就拉鸡巴倒,捏着鼻子干了。

庭开的还不错,凡是我开的庭,至少能让人值回票价。但人家最终还是支支吾吾来要求退费了,原因很简单,人家花钱买的是“缓刑”,不是“辩护”。

我建议多少给人家退点,但贝哥坚决不同意,并说了那句让我思路大为开阔的话:“就跟他耗着,看他们能有多大劲?他们从湘江楚地跑来一趟,连吃带住带加油,不得好几千?看他能跑来几趟?”

贝哥是最最基层派出所辞职的,也正是因为同样具备最基层的军警职业经历,我跟他很容易找到共同语言,因而一拍即合,搅到了一起。贝哥当公安的地方是省内一个穷市下面一个小县城再下面一个犄角旮旯的乡镇,因而比我更懂“国情”,我充其量只能算是懂国情,而他去有着丰富的“与国情斗争”经验。

最终的结果是,委托人一趟也没找上门来过。估计是权衡了下成本,实在划不来,只在电话微信上打过几场嘴炮,很快便泄了劲儿。

这次三晋的案子倒是跟归德那回不一样,归德是人都凉透了,律师被推上去背锅,三晋这次是本来就批不了捕,我们在最后一刻被当地公安指派的关系户白手套给顶替了。

这些年来,我见过各种各样的当事人,狡猾的,阴险的,聪明的,愚蠢的,坦荡的,不一而足,但那种一眼就能看出来什么也不知道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很久以前,还在实习的时候,一个刚大学毕业进诈骗公司上班没几天的小姑娘,另一个就是这次三晋的老太太。

老太太的儿子儿媳常年居住国外,做外贸生意,或许是国外的贷款利率低,融资更划算?他们公司从国外银行贷了一笔款(外币款),因为走正式渠道换汇太麻烦,流程也慢,他们找了家中介,其实也就是地下钱庄,他们把外币在打给地下钱庄的境外账户,地下钱庄在境内把人民币支付给他们指定的账户。

一个很耐人寻味的细节是,儿子儿媳到底是不是真正做外贸生意,非常值得怀疑。如果真如他们所说,钱都是干净的钱,也是为了打回国内支付货款,那为什么不直接打到目标账户,而是通过老太太的账户进行中转呢?

如果中转还不足以引发充分的侦查怀疑,那么他们接下来的操作,别说警察,就是普通人也会疑窦丛生。老太太的账户收到款后,立即从银行取现,取现后,又把现金存到女儿的银行账户上。

从地下钱庄向老太太账户转账,到老太太取现,中间只间隔了一个小时。也就是说,老太太是先按儿子儿媳的安排,提前预约好到银行提取大额现金业务后,地下钱庄才启动汇款。

在极短的时间内,短到根本来不及对款项采取任何冻扣措施,他们已经完成了取现再存款的操作。

很多外行人可能不明白“取现再存款”这个操作究竟可疑在哪里。现金是匿名的,不可追踪的,一笔钱如果一直通过银行系统转账,无论转了多少手,都有迹可循,而一旦取成现金,则资金链条将被彻底切断。好比电影里为了躲避警犬追踪的特种兵,不走陆路走水路,只消趟过一条不深不浅的河,气味就中断了。而“取现再存款”,便相当于趟过那条不深不浅的河。

我们去跟公安沟通时了解到,为了究竟抓不抓老太太,他们在当地徘徊犹豫了三天,最终研判的结果仍然是,行迹太可疑,倒不是说老太太可疑,长期办案的人,被谈话人是不是说了实话,一眼就看得出来,而是老太太背后的人太可疑。最终,他们抓走了老太太,目的是引大鱼上钩。

儿子儿媳联系我们时,人还在国外,但他们在电话里信誓旦旦表示,这就立马动身回国,找公安去说明情况。他们回国后,我们与他们两口子见面,我和贝哥同样问了他们为何要这么做,两口子看起来倒不像犯罪分子,儿媳妇话不说,显得有些害羞,儿子白白胖胖的,一直为把老太太牵涉进来懊恼不已,两人还声称,现在家里鸡飞狗跳,日子都过不成了,这次去山西就一直住在那不走了,啥时候把老太太接回来啥时候走。

他们愿意去,我们作为律师是双手双脚赞成的。在没见他们俩之前,我也高度怀疑,他们很可能压根就是诈骗犯,什么商贸公司,纯属子虚乌有,就算有公司,又有谁知道究竟是干商贸的还是干诈骗的?但是一见面呢,给人的感觉,还是比较有说服力的,俩人身上的良民气质实在太浓厚了。至于为什么要搞那么诡异,令人生疑的资金操作,他们的回答是,外贸这行都这么干,以前倒是也听说过款项被银行、金融上调查的,所以做了个中转,但是能搞成刑事,还能抓人,确实一无所知,听都没听说过。勉勉强强,也能说得过去。这几年搞断卡行动,被误伤的外贸企业确实不少,做个资金中转,保护公司账户,也算是不得已而为之。

然而问题恰恰出在他们去了山西之后。他们前脚刚走,贝哥便意味深长的说:“这下当地公安可得好好宰他们一笔了,这做跨国买卖的大老板,专门跑回来救他亲娘,这不相当于大肥猪送上门来了?”

结果他妈的,杀猪过年是不假,结果人家是连我们律师一起杀,给儿子儿媳撺掇说,外地律师没卵用,他们给介绍个本地律师,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直接接钱不安全,找个律师过一手,当个防火墙,走个账罢了。在豫州这儿,律师帮忙过一手,好歹还能落手里几个,在三晋那破地方,说不定能给律师留个税点就不错了。

早知道不劝他俩去三晋了,妈的。说实话,就他老娘那一问三不知的懵懂模样,顶多关个37天,检察院百分之一万的批不了捕。他们去一趟三晋,连吃带喝带打点——公安虽然不会直接接他们的钱,但跟公安见上面说上话,少不了通过乱七八糟的异能人士,而异能人士要钱是绝不含糊的——肯定不少花钱,现在又把主意打到退律师费身上了。

干他娘的,你们捞出老娘后就要回国外,比上次那个湘江楚地的可远到天涯海角去了,是时候再次祭出法宝了。

看你们能有多大劲?能折腾几趟?

不过似乎还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这世上一定是先有傻子,然后才有骗子,当100个客户中,99个都是奔着找骗子去的时候,任何人都难以逃脱“有意或无意的骗子”这一尴尬的定位。

什么时候律师都能堂堂正正做律师,不必遮遮掩掩把自己打扮成骗子的模样接客了,法治社会就实现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36.html

返回列表

上一篇:翻脸

下一篇:要账记

“退费二三事”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