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想 > 正文内容

古玩老王

李白拿酒来9个月前 (08-18)日记随想56740

昨天早上文章写了一半,刚写到纯纯自由主义思潮答题风格应对深圳公职律师考试,便到了搬砖时间,只得停手作罢。白天忙忙碌碌,想停下来写字是遥远的奢望,晚上又跟古玩老板老王喝了顿酒,头昏脑胀一觉睡到现在。

不知道是因为白天越来越短,还是今天阴天,窗外一片灰蒙蒙的,不见太阳。最开始调整作息到晨起码字的几天,我起床特别早,闹钟定到五点半,后来很快发现,早上的码字效率很高,根本不必那么早爬起来。六点起床,洗洗刷刷,距离七点半出门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对于精疲力竭的晚上来说,一个多小时可能将将够用,但对于精力充沛的早上,已经绰绰有余。

昨天上午去焦作中院办事回来的途中,接到了深圳那边的短信,告知我没有通过面试,为免耽误我的宝贵时间,特此通知。

说实话,心中很是有点失望。倒不是失望没有考上,其实就是考上了,我也未必一定会去。深圳实在离家太远了,坐高铁要六七个小时,飞机名义上是快点,但前前后后搭进去的时间,比高铁只多不少。这下没考上,倒省了我很多精神内耗,不用做选择了。很多时候,有选择不一定是什么好事儿,没得选闷头干,事情反而简单很多。

好比全面铺开认罪认罚制度以来,律师的背锅率明显上升一样。虽然律师们都懂,一定不能替当事人做决定,但什么叫“做决定”,什么叫“提建议”,分水岭在哪,谁也说不清楚。你以为你只是提了个建议,对方却认为你在替他做决定,这种事很难说得清楚。我潜伏了一个屎磕群,经常会有已经服完刑的当事人,到处找门路曝光所谓劝他们认罪的无良律师。

碰上这号当事人,也是律师倒霉。不要觉得一律劝他们不认罪认罚,就能消除背锅风险了。不给他认罪认罚,将来他一样缠上你,换个理由罢了,就说你没有给出正确建议,导致他丧失了认罪认罚利益,多坐了两年牢,请问你律师又该如何应对?

扯远了,还说回深圳公职律师这事儿。

我失望倒不是失望在没考上,而是失望在,他们只是通知我没考上,却连我考了多少分都不告诉我,更别说公开报名人数、个人排名等信息了。这让我有些丧气,一是丧气认认真真做了套卷子,到头来却连考了第几名都不知道,好奇心无法得到满足,二是丧气唐唐深圳不过如此,没有公开便没有公正,至少没有“看得见的公正”,我身处内地,看沿海发达城市往往带着美化滤镜,经此一事,发觉他们也不过如此,都是同一个粪坑里游泳的蛆,谁能比谁强到哪里去?

给古玩老板老王打第一个官司的时候,他还在深圳做生意。每提及他的古玩生意,他都闪烁其词,因我给他处理的只是老家郑州这边的房产官司,便也不细问。但做久了刑事律师,对一些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产业总是多一分敏感,我总觉得他那生意跟走私、仿冒、诈骗脱不了干系。不说明着骗,至少也是“有意或无意的骗”。

昨天再见老王,他已经比前几年苍老了不少,头发白了一大片,大奔车也不知所踪,骑了个小电驴。随便找了家沿街烧烤摊坐下,又各自要了一扎啤酒,边吃边聊起来。

我趁机向他打听深圳那边的情况,老王一拍大腿,说那边的经济差极了。

我说,就是再差,也总比咱郑州强吧?

老王往嘴里挤了几粒毛豆,道,不一定,光老板就至少“死”了一半,打工的就更别说了,老板都没了,你上哪打工去?

我“哦”了一声,沉吟不语,心里盘算着,这下南下深圳的事便彻底作罢吧,人家都在回流返乡,我又何必逆流而上呢?还是继续岁月静好吧。

接着又聊到老王自己个儿。

老王说,他在深圳的古玩生意早就做不下去了,现在形势不比前几年,进一件货赔一件儿,压根卖不出去。已经回郑州好几个月,一直闲着,但又觉着自己正是当打之年,总得找点事儿做,正琢磨整个私房小馆子,不日开业。还邀请我将来若是跟客户找地方谈事情,一定去捧捧场。

敢情老王也是个返乡的深漂客!只不过从倒卖古玩到开小饭馆,这跨度实在够大的。然而举目四望,街上除了餐饮,又哪有什么别的生意?前几年婴儿潮的时候,还能见到很多母婴用品店,这几年人口断崖,这些做小孩生意的也不见了。

经济好,人得活着;经济不好,人更得活着。为了养家糊口,为了老婆孩子,不磕碜!

我端起酒,与老王相碰,而后双双一饮而尽。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74.html

返回列表

上一篇:孩子到底是谁的?

下一篇:风水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