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刑事案件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6855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1158413

刑事案件找关系有什么用?——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三)

李白拿酒来8个月前 (09-19)故事会64603
刑事案件找关系有什么用?——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三)
关联阅读:刑事案件找关系有用吗?——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一)信访材料应该这样写——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二)那顿饭过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听到张丽以及案件的消息。不过这也算正常,很明显,张丽要找的根本不是律师,而是关系。我甚至可能都不在他们原本的宴请名单内,只不过被老张硬拽着进了这场别开生面的饭局。简单说下老张。老张是洛阳当地一名红顶律师,还顶着个政协委员的帽子。不要说在洛阳这样的小城市,就算是到了北上广这样的大都市,老张这样有“官身”的律师也炙手可热。不过,“捐来的官儿”还是干不过“真正的官儿”。洛阳东昆案打得如火如荼时,老张没少在背后给陈家支招儿。老张跟东昆妈妈老郝的关系不明不白,所以办东...

刑事案件找关系有用吗?——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一)

李白拿酒来9个月前 (09-12)故事会67532
刑事案件找关系有用吗?——她真是来救你的吗?(一)
很早以前就想动笔了,一直拖延着。大约是这个故事有些过于复杂,我的笔力难以驾驭,是以拖延至今。去强行书写一个超过自己驾驭能力的故事,一方面浪费了素材——它本该被更好的演绎,另一方面也会加剧精神损耗,至少影响三到五天的输出。但我今天还是决定尝试写一下。人不能总是在舒适区里原地打转,写作也是一样,向上突破总是伴随着痛苦的,只有如此方能使人成长。只要能把它完整的叙述下来,我就一定会有成长和收获。而这于我而言,就已经足够了。洛阳案件无罪辩护成功后,许多当地的案件慕名找过来。不过,还是我老生常谈的话题,事儿虽然做成了,但是不同价值观的人对事儿的归因却不尽相同。在洛阳帮着跑事儿的老张,出事前是个红顶律师,在...

不坚决抗争者

刘臣律师10个月前 (08-03)故事会46600
不坚决抗争者
很长时间以来,老王的案子是我的一块心病。老王对上诉并不坚决,而“尊重他人命运”又是我的处事原则。第一次见老王,是在三看的定点医院。当时疫情虽已结束,但会见政策还未恢复到疫情前,老王身体不好住进了医院,倒是给方便了我会见。在我见老王之前,他原来一审阶段委托的律师已经见过他,老王明确对一审律师表态说不上诉。正如住进ICU的病人,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掌握在家人手中一样,住进看守所里的人,命运也很大程度被在外的家人主宰。正是家人的倔劲儿,改变了老王案件的走向。用现在很火的一句网络流行语来说,叫,命运的齿轮从那一刻起开始转动。现在回想起来,老王家人的倔劲儿完全发乎于感性,几乎没有任何理性的成分。老...

审计报告总出错,这锅谁来背?

刘臣律师10个月前 (07-30)刑辩实务43920
审计报告总出错,这锅谁来背?
我刚开始转行做律师时,在办公室发自肺腑感慨:现在都啥时代了,哪还有什么错案呢?一个老律师听闻后很诧异,三番五次探析我的内心世界,想知道我脑中为何会有这离奇的想法。这不是幼稚病,也不是脑袋转不过弯,而是我所曾处的环境让我自然而然地产生这种观念。就拿算账这件事来说,我们是绝不可能从银行随便拉出几本银行流水,再找个会计师事务所,出个或曰鉴定意见或曰审计报告的东西糊弄事。算账固然麻烦,又耗时耗力。一把长30公分的直尺,至今仍是我的办工标配。银行流水看久了会眼花串行,我们当时拿着尺子一行一行比对。我们的系统很封闭,当时对地方把算账这事外包给会计师事务所也略有耳闻,但从始至终觉得这事不靠谱,也压根没人提议...

成功案例:监委案件加检察院抗诉双重逆境,无罪辩护初步成功发回重审

刘臣律师10个月前 (07-28)成功案例43960
成功案例:监委案件加检察院抗诉双重逆境,无罪辩护初步成功发回重审
梁某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非法转卖倒卖土地使用权、职务侵占,二审期间介入,在一审违心诱骗认罪认罚的不利条件下,无罪辩护取得初步成功,发回重审。...

侦查阶段最有价值的自救手段是什么?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7-05)刑辩实务33890
侦查阶段最有价值的自救手段是什么?
刑事案件中,侦查阶段是非常关键的一个阶段,也是力量最不对等的一个阶段。心理上,突遭变故,无论是嫌疑人本人还是其家属,六神无主,乃至以泪洗面;经验上,绝大多数嫌疑人可能是一辈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进班房,面对办案经验丰富的公安干警,两眼一抹黑;知识储备上,繁杂的刑事诉讼程序,别说老百姓不懂,就是不经常办刑事案件的律师也未必精通;资源上,侦查机关背后是整个国家机器,拥有近乎无限的人力、物力、财力,嫌疑人呢,拿什么对抗?制度上,我们的侦查程序近似于完全“黑箱”,虽然能够委托律师介入,但实事求是讲,由于严重的信息不对等,所能实际发挥的作用比较受限。侦查阶段难道就真的无计可施了嘛?到底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实...

死心塌地

李白拿酒来1年前 (2023-05-24)故事会18630
死心塌地
东昆案下周二开庭。正好昨天到洛阳去帮法院“维稳”,跟法官沟通完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当天便没返郑,留宿洛阳。我本以为郑州的餐饮业已经够卷了。上次在姚桥吃烧烤,卷到烙馍随便吃,稀饭随便喝,啤酒九块九三升的惨烈程度。昨天在洛阳,我才真叫开了眼,羊排炖锅,吃一斤送一斤,爆炒花甲五块钱一盘,花生毛豆一块钱一盘,基本跟白送差不多。即便卷成这样,生意也不太好,我们从六点多吃到八点多,饭店依旧没有坐满。我一直对老张与老郝的关系很不解,最初我还以为他们是两口子,后来有次到洛阳去,老郝说,孩子他爸想见见你,给我惊了一跳,每次来洛阳,老张都跟老郝形影不离,感情老张原来不是孩子他爸?随即又庆幸自己对这些八卦向来无感,总...

一撅屁股就知道要放什么屁

李白拿酒来1年前 (2023-05-23)刑辩实务17230
一撅屁股就知道要放什么屁
我读军校的时候,学员队队长说了句让我听一遍就记一辈的话:“你们不要跟我耍心眼子,你们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们要放什么屁。”当时只觉得好玩,还觉得他有些吹牛逼。后来自己下基层带了兵,发现还真是,当你对一个群体非常了解,且不属于这个群体的时候,那这个群体的一举一动都尽在掌控,可不就是“刚一撅屁股,就知道要放什么屁么”。当律师也进入第五个年头了,很多同行我还看不太明白,但是对法官,对家属,基本也能“一撅屁股,就知道要放什么屁”。上周,老梁的案子,一审法院配合一审检察院,伪造送达回证,掩盖超期抗诉的违法事实。我把反应材料交上去头好几天,都没听到什么动静。结果突然一天早上,法官主动给我打电话,语气谦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