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刑辩实务 > 正文内容

再次痛失目睹刑讯逼供的良机

刘臣律师2周前 (05-29)刑辩实务14402

一大早,看到张律师发微博,说丹阳涉黑案调取指定居所监视期间讯问同步录音录像的事儿。

先说结论,没有意外发生,跟其它吵嚷着要调阅同录的案件一样,本案不存在刑讯逼供现象。

我本来还以为,这个案件会是一个例外,成为我亲眼目睹的,首起刑讯逼供案件。

源于去年夏天召开庭前会议时,听死磕律师们——大型涉黑案件,家属一般会花重金,组成天价律师团,协同作战——七嘴八舌,说公安对核心成员花梅、老魏等人实施了多么残酷的刑讯逼供。尤其是花梅,一位女同志,被强令坐在一乍长的小板凳上不得动弹,私处溃烂,血肉模糊云云。庭前会议上,辩护人们提出要排除非法证据,并申请调取同步录像。

本来,光听律师们口述,我最多只能相信一半,但庭前会议后法院的反应,让我的相信增加到七八成。法院先是通知众辩护人,可以到法院查阅讯问录像,连查阅时间都安排好了,可就在即将查阅的头一天,法院又临时通知,录像不给看了,没有任何理由。

刑事案件,申请调取证据啊,同录啊,凡是越有问题,越难调取,因为可能会直接摧毁指控证据体系,反之,凡是越没问题,越容易调取,焦作的老王原先也成天嚷嚷着被骗供诱供了,我申请调阅同录,结果庭前会议上还没拿到录像时,我就感到不对劲了,公诉人手上拿着刻录光盘,高举过头顶挥舞,说,已经联系公安机关调取提供,相关同步录音录像我们也审查了,认为完全没有问题。这也就是公诉人了,庭上能做什么动作都限定地死死的,要是跟西方国家一样,国家公诉也可以委托律师进行,那肯定要叫着当庭播放同录,拆穿老王及无良律师的谎言。

既然录像没有问题,为什么捂着不给人看?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思维逻辑。我便是从那时起,心中满怀期待,还真想瞅瞅,真正的刑讯逼供是什么样子。

我吃刑事诉讼这碗饭,算起来也有将近十年了。说来惭愧,从来没见过一起正儿八经的刑讯逼供案件。就连前两年舆情沸反的吕先三案,严格来说也不算刑讯逼供,讯问人员固然在讯问中非常不文明,辱骂吕先三是狗,还通过捏手铐的方式挤压其手腕,但强度烈度均距离刑诉法限定的需要进行排非的刑讯逼供,甚至距离大众心目中的刑讯逼供都还有相当远的距离。

不仅没有见识过真正的刑讯逼供,我甚至没有见过一个愿意尝试刑讯逼供的侦查员。现在不比二三十年前,体制内领导早已在体制内打工人心中祛魅。大家都是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何必为了破案担着脱了自己警服的风险?再说了,自己去刑讯逼供破了案,转头也不过是领导收官发财,出了事儿还得自己兜着。这么简单的账,谁算不明白?

丹阳这个涉黑案,黑的不太明显,属于那种你说他是黑吧,显得他有点亏,但你要说他不是黑吧,又显得有点便宜了他们。具体得出什么样的结论,更多取决于如何裁剪证据,取决于如何运用笔法,而非事实本身。

对于这样的案件呢,勾兑显然是比屎磕更合适的路径。

这案子本计划去年暑期就开庭,我当时还想着正好拿出一个月时间,住到丹阳县大山里,好山好水好风光,权当避暑了。

这家人在当地的运作协调能力也的确是强,这一运作便是一年多时间,这马上都今年暑期了,还是没有要开庭的迹象。其间间或有小道消息传来,说什么当初本来就没打算定黑,只不过死磕律师团到处告状、炒作,当地政府一气之下,就按黑拟定了汇报材料报到省里,省里还就坡下驴给批了,这下才只得按着黑往下办。

说实在的,当家属眉飞色舞,神采飞扬给我讲述这段他们打听来的小道消息时,我内心并不太相信。官僚政治,唯“骗”、“推”、“拖”三字而已。律师能有这么大本事,有司定案能有那么草率?讲述这些小道消息的人,明显欺负家属不懂体制运转,信口胡诌,而且用心相当险恶,一推二五六把责任全部推给律师,无形中挑拨了家属与律师间关系。

无论家属信或不信,只要有相当分量的人说出口这话,怀疑的种子便已在心中种下。之后双方之间任何微小的龃龉,都会成为这种子茁壮成长的养料。

刑事律师完全是个良心活,多干一点少干一点,家属几乎不会有任何感知。甚至从保护自身安全来讲,多干反而不如少干。多干就是多错。中国从来不缺啥都不出就出张嘴的人,他们表达对案件关切的唯一方式,便是指责干活的人不够卖力。

刑事律师们虽然嘴上嚷着不挣钱,但据我观察,这行只要干的大差不差,心中又别有特别特别大的金钱欲望,基本上很快都能走到追求“自我实现”的境界。

也就是说,只要你找的刑事律师还不错,他就不太可能因只看重你的钱而为你办事。他对案件的投入程度,只有很少一部分取决于金钱,更多的取决于案件本身的空间,与当事人及家属的相处契合程度,或者说的肉麻一点,灵魂共振的幅度。

与张律师搭伙代理案件首犯花梅的北京王律师,去年庭前会议时还在为案件四处呼嚎,今年已经基本哑了火,只在一两个月前写了篇很短的文章,痛斥丹阳县检察院欺骗律师,不知是不是为自己辩冤白谤。就连调阅同录,也没见他本人来,而是由第二辩护人张律师前往法院办理。

沉寂了一年,既没有闹,也没提同录,显然是在勾兑。如今又突然密集拿同录说事儿,显然是勾兑没有成功,又想利用律师屎磕。

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律师们依旧会屎磕,但这屎磕里头,表演的成分已远远压倒了屎磕。更悲催的是,屎磕半天,却发现录像根本没有什么刑讯逼供,进一步压减了屎磕空间,削减了辩护力度。

日光之下没有新鲜事,我还是那句话,愿意为了区区破个案件而去动手刑讯的人,过去可能有,如今已经不再有,极高层可能有,但普罗大众层面,不会有。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请将相关案件材料及您的诉求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222.html

评论列表

行吟游子
2周前 (05-29)

这里说的丹阳,是我们江苏丹阳么?

李白拿酒来 回复:
不是哦,是我们这里某地的别称,没想到现实中还有重名啊
2周前 (05-29)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