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想 > 正文内容

绝对权力

李白拿酒来1年前 (2023-06-08)日记随想43910

今天应该是我有史以来庭审舞台效果最好的一次。

开完庭后,老王老伴和他闺女眼泪汪汪,拽着我的手便不肯松开,大儿子更是直接表示要给我追加律师费。

分析下原因,这可能是我坚持写作的重大收益之一,尽管我在最初完全没预想过还会有这种意外收益。

写作能够明显提升人的语言组织能力及语言逻辑能力。

语言逻辑能力与符号逻辑能力不是一码事,符号逻辑是一种纯粹逻辑,实质逻辑,a>b,b>c,所以a>c。大脑进行实质逻辑运算,消耗的算力并不大。但语言逻辑是从实质逻辑编译转化而来的,是一种形式逻辑。转化过程会消耗大量算力,而且编译器的效率、算法,会严重影响编译的结果。

很多时候,我们感觉心里啥都明白,就是表达不出来,说不通透,就是因为编译器的运行效率跟不上。

现实中我亲眼见过的,能说的律师,王雪莉算一个,黄律师算一个。但黄律师的能说,是街坊四邻拉家常式的能说,说不出五句话,便洋洋洒洒,逻辑线就断了;王雪莉就高明的多了,虽然我只在年会上听她讲过一次话,但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她不仅能用语言展现出明晰的逻辑线,甚至能让我感受到一株枝叶分明的逻辑树。

我只听了她那一次讲话,便对这个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了。王雪莉的风格跟东方圣这样的女律师完全不同,她在大律师身份之外,很好的保留了女性特征,温文尔雅,端庄大气。只有懂律师行业的人才知道我这句评价有多么高,作为对比,你可以看看东方圣(我发誓我对东方圣绝无恶意,但作为为数不多实地接触过的大律师,我总是不自觉得引用她)。在对女性不友好的职业中,律师至少能排进前三。一般来说,女性要想干好律师,首先要设法消除掉自己的女性特征。黄律师当时多次劝小玲,把长头发剪了,从这一个举动,我就能看出来,她是真心待小玲的,可惜小玲实在太小了,get不到黄律师的好意,一直没有剪。

如果迭代进化编译器?

只有写,不停的写,日复一日的写,宵衣旰食的写。chatGPT尚且需要投喂大量学习资料,才能完成迭代,更何况人脑呢?从原理上说,人脑和ai模型并没有本质区别。只不过人脑的计算单元是碳基的,ai的计算单元是硅基的,仅此而已。

关于怎么训练和开发人脑,可以读一读openai团队发布的chatGPT模型分析报告,这应该是目前世上最接近人脑使用说明书的东西。

庭后,我突然对那些我多次咒骂的屎磕律师,表演艺术家们有了感同身受的理解。

是我以前太肤浅了,以为这都是金钱在作祟。

比起“被感恩戴德”,这种绝对的权力感与情绪享受,区区金钱又算的了什么?

我果然只不过是在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而已。

继续写,写大写强,写到能翻跟斗也不翻船,就能更加接近这种“绝对权力”般的享受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请将相关案件材料及您的诉求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26.html

返回列表

上一篇:交,还是不交?

下一篇:狗豆子

“绝对权力”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