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想 > 正文内容

荡阴二三事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7-03)日记随想28350

本想今天下午就去把丽丽见了,不管她上诉还是不上诉,也算了却一桩事儿。不过从昨晚开始,郑州便阴云密布,又闷又热,活像蒸桑拿,今日半晌午时,气象局又把暴雨蓝色预警上调到黄色,便没有去成。又计划明天早上自然睡醒后,开着小蚂蚁慢悠悠晃过去,下班后还专门跑到充电站把电充了个饱,结果到了晚上心里又犯了嘀咕。我现在是真怕了开车了,虽说到邺城也不远,俩小时就开到了,但跟坐高铁上眯起眼睛听音乐,或者拿着电子书看上一程一比,好似酷刑。我也不羡慕那些有助理开车的大律师,我喜静,本就不想多说话,不管是什么人开车,你都得陪他唠嗑,这已经是一种折磨,小车多颠簸,又看不成书,更别谈码字,这对我来说是一种严重的时间浪费。

最终还是定了一班高铁。开车过去唯一的优势是,现在机关单位下午上班晚,三点才上班,假如上午事情办不完,中午有个地方吹空调睡觉,但我转念又一想,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丽丽未必上诉,如果她不上诉,我会见完就直接回高铁站坐高铁走人了,即便她上诉了,我从邺城到荡阴县也没有多远,打个车过去,也完全赶得及在上午下班前把上诉状交过去,退一步讲,上午真是办不完了,找个网吧眯一会,或者干脆开个钟点房,也都能凑合。

上次去荡阴县的时候,还是疫情管控最严格的时候,我从高铁站去县检察院的路上,就感觉不对劲,路上行人稀少,路面上许久不见一辆车,签完认罪认罚出来,大街上已经空无一人,网约车约了很久,才呼来一辆。上车一聊,还不是本地的车,师傅家住邺城市区,往朝歌送个乘客,返程路过荡阴,正好接上我。此时我俩还不知道,荡阴县已经大封城,从高速到国省道,再到市区道路,已经全部上了卡点。我们挨个大路走了个遍,没一条能走通,也就是这次,我见识了基层的所谓卡点,明白了为啥基层防疫总是漏洞百出。那主打一个“大路宽宽,各走一边”,卡点只管大马路,只要你不从大马路过,人家一概不管不问,好多老百姓从国省道旁边的麦地里徒步进出。我几乎心动了,差点也抛下出租车师傅,徒步走出封锁区。但是司机师傅冲出封锁的执念似乎比我还要强烈,硬是开车载着我,下乡绕路,沿着河边窜了十几里地,才绕出了荡阴县城。也就是那次,我觉出老刘——丽丽老公——这人是真讲究,听说我被封到县城了,二话不说要开车来接住我想办法把我送出去,然而他们村恰好是重灾区,大白已经围城,正在挨家挨户上锁,别说想法送我了,自己连村都没出来。临下车时,我与司机师傅竟心生惺惺相惜之感,互相加了微信,我还给师傅发了个88块钱的红包。现在回想起来,也是一身冷汗,假如倒霉一点,中招了,那就说不清了,八成要吃牢饭,88块钱红包就是铁证。为什么要给红包?还不是为了买通人家绕路带你出封锁区?不过话说回来,那么多涉疫案件被抓起来的,难道就都是隐瞒行程期间感染的吗?我看也未必,不过你正好撞在枪口上,政府又恰恰需要一个外来的传播源甩锅,借你人头一用而已。这些话在以前是万万不敢说得,连想想都犯法,那真是一段令人心生绝望的日子。现在我们回过头去看,知道疫情持续了三年,但就当时而言,谁知道是几年?只有一眼望不到头的荒谬。

这次再去荡阴,倒是没这么紧张了,完全可以慢一点,再慢一点,实在不行就地住上一天都行,晚上吃吃饭喝喝酒逛逛街,把失去的几年都补回来,岂不快哉?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35.html

返回列表

上一篇:狗豆子

下一篇:万寿寺与XX时代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