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帮信罪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4953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8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3133

你问我答|公司U盾被骗走转账,现在已经被公安电话传唤,该如何应对?

你问我答|公司U盾被骗走转账,现在已经被公安电话传唤,该如何应对?
读者来信:老师,你好,我公司现在陷入一个洗钱诈骗的骗局,就是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了找贷款中介贷款,把公司的转账U盾寄给了那个贷款中介人,他们利用我的公司账号非法转账了一些款,具体金额我还不清楚,现在广东省湛江公安局让我过去,否则来武汉抓我,我想问您一下,我这个是否会被判刑?尽管我也是被骗的。但我看了一下网上说的可能构成了帮信罪,请教一下您,我应该怎么办? 站长回复:你好。你的遭遇跟我目前手头在处理的几起帮信案件案情几乎雷同。随着国家层面对个人开办一类银行账户逐渐收紧,诈骗集团开始转而利用公司账户转移涉诈资金。其中最常见的骗取公司账户 U盾的方式,就是谎称能够办理贷款,但是放贷前需要过流水刷征信...

成功案例:法援帮信案,在已签订认罪认罚基础上,成功争取立功情节,最终获判缓刑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1-26)成功案例27250
成功案例:法援帮信案,在已签订认罪认罚基础上,成功争取立功情节,最终获判缓刑
法援轻罪案件,帮信,指定给我时当事人已经签订认罪认罚,检察院建议量刑有期徒刑八个月。经阅卷会见后发现,办案机关遗漏了当事人协助抓捕同案犯的立功情节。由于该同案犯已作另案处理,核实过程颇费了一番周折,开了两次庭,延了一次审限,但结果是好的,立功予以认定,改判拘役五个月,缓刑六个月。认罪认罚案件中,最常见的“技术故障”便是搞错到案经过,遗漏重要量刑情节。没有谁一定要害谁,但同样没有谁会一页纸一页纸核对你的案卷,一句话一句话刨根问底核查对你有利的事实。有人指出问题了,他们便动一动,没人提,那就是流水线作业。成年人一定要摒弃“我即为中心”的巨婴思维,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能盲目“等靠”青天。...

大学生帮信判缓,还能保住学籍吗?

刘臣律师5个月前 (11-15)刑辩实务52156
大学生帮信判缓,还能保住学籍吗?
指派给我一个法律援助案件。帮信罪,人取保在外。案件已经起诉到法院,近期开庭。这种案子一般不会太复杂,本人对案件定性和量刑也不会有太多异议,而且多半已经在检察院签过认罪认罚。拿到指派文书后,我第一时间跟当事人通了个电话,告知他,我是政府给他免费指派的援助律师,接下来会为他提供免费的刑事辩护服务。当事人是个小男孩,声音听起来很年轻, 有点懦。没太多话,只是说:“知道了,知道了。”我就手又问了几句案情:“检察院指控你构成帮信罪,对案件定性有没有异议?事情大概经过如何?有没有签过认罪认罚?给你的量刑建议是多少?”男孩子答:“对定性没有争议。就是给上家提供银行卡转账嘛,我总共提供了13张银行卡,走了5万...

刑事诉讼中的“信息茧房”

刘臣律师7个月前 (09-07)刑辩实务63702
刑事诉讼中的“信息茧房”
关联阅读:看守所里的母亲,最大的心愿是给女儿报一个舞蹈班一大早,家属发来了菲菲的判决书。事关自己的亲人,家属总是比律师的消息更及时,我的判决书还没派送,家属就已经拿到全文了。结果挺出乎意料,判了四年。是全案除了一个刚来半个月的和一个兼具自首+立功+退赃情节的人之外最轻的。与这两个人的量刑差距也非常小,刚来半个月的判了三年,自首立功退赃的判了三年半。这么一对比的话,菲菲判得算是比较轻了,毕竟作为一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件,这个团队将近一半的洗钱金额都是经菲菲之手的。律师们也炸开了锅,惊呼某法院太乱来了,判的太重了。当然,我们不能排除,各地之间有司法政策、司法习惯的差异,大多表现在掩饰隐瞒犯罪所得与...

看守所里的母亲,最大的心愿是给女儿报一个舞蹈班

李白拿酒来8个月前 (09-06)故事会65672
看守所里的母亲,最大的心愿是给女儿报一个舞蹈班
我记得得清楚,第一次见菲菲,已经是两年前的腊月二十九。那一年的冬天很暖,腊月的太阳晒出了初春的倦意,我伸了个懒腰,准备彻底结束一年的工作,回家过年。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菲菲闯入了我的生活。两个小时后,我坐在了看守所会见室内。隔着铁栅栏坐在我对面的女人,叫做菲菲,三十多岁,面容姣好,一问一答间,脸上绽放出转瞬即逝的魔力,旋即又被迷茫和恐惧取代。这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从法律技术角度来讲几乎乏善可陈的案子。菲菲加入了一个洗钱团伙,团伙从上游把赃款接过来,再由“菲菲们”蚂蚁搬家,买成比特币,转移到境外。这类案件一般推进的比较快,虽然看上去很复杂,但证据体系很容易搭建。嫌疑人取一下口供,银行调一下流...

杀良冒功

刘臣律师8个月前 (09-04)故事会64636
杀良冒功
我好像特别喜好沉迷于一些收益不太大的折腾中。昨天捣鼓到大半夜,整整从下午五六点钟折腾到凌晨十二点,才终于把博客网站的邮件通知功能给搞定了。中间还走了许多弯路,甚至还为此跑到阿里云申请了一个域名邮箱,@xingbianren.cn,看起来还挺飒的呢。你说这事儿有多大意义呢,好像一点意义都没有,我建站至今三个月了,满打满算,只收到了两条评论,其中一条还是友链过来日常帮踩的,另一条是一个做SEO的,蹭评论区变相做外链的。不过也算是个好兆头吧,早上睁开眼,就看到邮箱里躺着两封未读邮件,心中大喜,还以为是慕名而来的咨询客户,点开一看,依旧还是喜,不过大喜降格成了小喜,是跑来主动要求交换友链的读者。好吧,...

帮信罪:一种空前可怕的连坐制度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5-23)时评杂文15130
帮信罪:一种空前可怕的连坐制度
这两天看一本帮信罪的卷宗,看着看着就只觉得后背发凉。在我看来,这家公司已经做到了作为一个私营性质商业主体范围内应作的一切,但还是防不住网络犯罪借由他们平台开展。公司上下几乎没有一个人认罪,在第一轮抓捕中漏网的人到公安局主动投案,第一句话就说:“我是来配合调查,但是我不是来自首的。我没罪,谈不上什么自首,更谈不上什么认罪认罚。”能够逃脱司法程序的人,不仅要无罪,而且要有确实的证据能清晰无误证明自己无罪,甚至要在整个事件处理中连道德瑕疵都接近于零。我们且不谈运气、关系、舆论、领导关注、体制内健康力量这些案件之外的玄学因素,单就这个实务中出罪的硬性条件,有几人能满足?一旦进入司法程序,就要面临司法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