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内容

明大律师讲座风波始末

李白拿酒来10个月前 (08-14)故事会51280

上周日,明大律师来绿城办讲座。

一大早,老丁还问我去不去?他问我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明大律师要来,还道是他发错了消息,反问他,去哪?老丁道,去听明大律师讲座啊,我这才知道明大律师来绿城了。

早几年,我很崇拜大律师,尤以明大律师、仁大律师为甚,甚至有一段时间,尤其是在吕先三案期间,还有些崇拜泽大律师,感觉他们敢打敢拼,是正义的代言人,草民的大救星,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像他们一样,为百姓仗义执言。

但是执业时间长了,对很多事的认知也加深了,觉得这世上哪有什么正义可言,都是生意罢了,大律师的德性更未必高。在盐碱地里,真正有德性的人,永远出不了头,无论在哪个行业哪个领域都是这样,于是对大律师的态度逐渐粉转路人,甚至于开始诸多看不惯。

就拿明大律师来说,大约两三个月以前,他在网上公开吹嘘自己某个案件,光辩护词就写了一百万字。当然,严谨地说,他自己并没有直接吹嘘,但大律师们的套路是,自己一定不用亲自出面的,下面小弟舔狗这么多,随便让他们出面聒噪几声就行了。虽然他没有亲自出面,但这场炒作一定是他本人授意,至少是暗自默许的。

如果不同意,完全可以出面阻止,明大律师完全有能力做到。我敢这么说,就是有证据,不信就且听我慢慢道来。

当天的讲座我并没有去,但明大律师在刑辩届号召力超群,说是九点半开始的讲座,不到九点就已经挤满了人,后来据说连门外的“站票”都“售罄”了。

到了下午,群里突然流传出一份pdf文件,名为“明大律师讲座摘要”。我大概翻看了一下文件内容,怎么说呢,毕竟是线下讲座,尺度要比线上大一些,我毕竟没有去现场,不知道明大律师原话怎么说的,但单从这份流传出来的所谓摘要来看,很多内容让人很不适,更谈不上政治正确,属于一看就不适宜公开的内容。

随便凭记忆摘录几句:有教人如何威逼利诱公诉人的,吓唬人家说你的博士论文涉嫌抄袭,如果我们举报,你的博士学位要被撤销;有教如何忽悠家属忽悠当事人的,直截了当地骗,上去就说自己就是中国最牛逼最厉害的刑事律师,骗完还不忘再调侃一把客户,说你不这么说很难建立信任;有吹嘘自己收费如何高昂的——这也是一种隐性营销手段,我接下来还会提到一个律师,就是靠这种隐性营销手段,骗了不少低智商客户及同行——暗示自己律师费能收到一个亿,甚至有老板听到自己六千万律师费报价后,直接表态,我给你加倍;还有踩踏同行的,说到自己手里的案子基本都是三手案子,第一手在骗子手里,第二手在各类会长红顶律师手里,第三手才会到他手里。这个说法本身值得商榷,作为一个功成名就的大律师,本身就具备“使客户自动陷入错误认识”的能力,我不否认明大律师有真本事,但就“基于错误认识而达成交易”这一点来讲,其实与骗子没有本质区别,但这段话在通篇讲座内容里,算是问题最小的一段话,顶多算是个踩踏同行彰显自己。

最开始,这份文件只在几个群里小范围传播,一个律师,就是再傻逼,也知道哪些话是开着门讲的,哪些话是只能关起门讲的。对这些明显关起门来才能讲的话,大家反应也很冷淡,大多数人只是自己默默阅览,并没有过多的传播和评论行为。

到了下午五六点钟,事件开始进一步发酵。有好事律师将这份PDF文件全文转载到了自己公众号上,还逐条逐句作了批注。讲真,这份文件本身的内容已经够辣眼睛了,转发者的批注更加不堪入目,如批注明大律师谈拿博士论文抄袭威胁检察官时说,“有时候自己也很纠结,担心捅刀太狠了,会反噬当事人”,其它的批注也基本属于这个调调,大家可以自行脑补。文章最后,好事律师还说,本文所有打赏将转给明大律师本人。你还真别说,整得还挺有迷惑性,连我看了都以为他跟明大律师很熟,文章发表已经取得明大律师了本人授权。不过后面发生的事儿,让人大跌眼镜,忍俊不禁。

这个好事律师是个小网红,与我还颇有渊源。很久以前,我跟他还加过微信好友,好事律师在网上非常活跃,每当写了什么小作文,便会通过各种渠道,在群里转发,还爱私聊微信好友,请求转发、赞赏。

我很羡慕那些没有什么边界感,不管熟不熟,都敢于向别人提要求的人。因为我自个儿属于脸皮特薄,不熟的人就别谈了,哪怕很熟的人,张口之前也会经历一场艰难的精神内耗,再三措辞怎么给人家张口。

可是这个好事律师呢,写的小作文水平实在是太辣眼睛,而且戾气很重,我既不欣赏,也不认同,所以多采取了冷处理。但我现在想想,其实自己的处理方式也不对,如果不愿意转发,大可以明着告诉人家,哪怕是直言你写的太垃圾我不愿意转发呢,也是个回应,晾着人家不吭气,终归是不好的。现在我的捣浆糊水平提高了,已经很少以“拖”的方式拒绝别人了,正所谓:“答应要慢,显得勉为其难,人情才能做足;拒绝要快,以免藕断丝连,反遭埋怨”。

后来冷处理的多了,好事律师便把我微信删除好友了,至于是不是由于“拒绝的不够利索”,反而落了埋怨,也无从查实。不过总归是面都没见过,网上聊都没聊过几句的人,今天我删你,明年你删我的,都很常见,我也没往心里去。

甚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不知道自己被好事律师删了好友。直到有一天,我正在高铁站内,突然接到老丁电话,问我是不是代理了“任我行”的案子。我说是啊,怎么了?老丁说,他老乡好事律师邀请他一起代理这个案子的申诉,他想起来这案子原来是我代理的,想确认一下。言下之意,如果确实是我代理的,那就不掠人之美了。我这才知道,原来老丁跟好事律师还是老乡,不过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但终究还是个人秉性大于群体共性,老丁就比好事律师厚道多了。

我接着对老丁说,原来是我代理的不假,包括他的申诉材料,也是我给他写的,不过后续没有正式代理申诉案件,一是觉得他这个人性格太极端,二是他也不愿意再给费用,所以我的代理已经结束了。不过他这个案子确实有些问题,在可定可不定之间,如果坚持到底,或许真能翻过来也不一定。

老丁说,现在八成是真要翻了,因为当初告任我行敲诈勒索那家被打成了黑社会,从牧野或是绿城异地用警,全村围成个铁桶阵,一大家子人已经一网打尽了。好事律师估计就是闻着味儿主动找到了任我行,要给他免费代理案件(后来得知也不是免费代理,还是收了些费用)。

我说,那你们该代理代理呗,如果真能翻过来了,也是功德一件。不过从我个人角度,对翻案不是太乐观,对方定不定黑社会,跟任我行是不是敲诈勒索关系不大,黑社会也可以被敲诈勒索嘛,再说任我行当初维权手段确实过激,跑到乡政府院里敲锣打鼓的,就算不定敲诈,也完全可以定个寻衅滋事,完全出罪化处理的可能性真不大。不过最终老丁也没代理这个案件,一方面可能是觉得我之前代理过,有掠人之美之嫌,另一方面,他当时正在全力勾兑被打成黑社会那家人的案子,有利益冲突。

我当时给老丁说自己不打算继续代理这个案件,还真不是随口客套。我现在基本上不代理申诉案件,因为申诉案件没有明确的律师退出机制,很多申诉案件申诉个三年五年,十年八年都没有明确结果,多少人甚至搭上半辈子去申诉,律师跟寻常人一样,一天也只有二十四小时,申诉案件接的多了,其它案子就没法干了。再者,更重要的是,很多申诉案件的当事人性格太执拗,在刑事诉讼中,执拗很难说是一种负面品质,那些最终沉冤昭雪的案子,无一不是靠着一股子拗劲儿才翻过来,但之于律师,这股拗劲儿却可能是一种精神折磨。我属于情绪价值比较匮乏的人群,不喜欢太过执拗的当事人。

我虽然是真没打算再接任我行的案子,但也发自内心高兴看到他的案子能有人接手,因为这对我而言也是一种解脱。在好事律师接手之前,虽然我已经不再是任我行的辩护人,但任我行还是三天两头给我打电话,他有时候去绿城、去北平上访,乡镇干部把他拦回来后,还给我打电话,听那意思,还以为是我这个无良律师在背后撺掇着他去上访呢,让我哭笑不得。

但是这事传到外面,就越传越邪乎,搞得我跟好事律师像是有多大矛盾似的,一次老门还发微信问我跟好事律师有什么矛盾?问的我一头雾水,挠挠头说,莫非是因为他总私信我帮他转发小作文而我一次也没有转发过?

大概交代完背景,还说回讲座风波上。

我点开好事律师评注版的明大律师讲座实录时,文章的阅读量已经三千多了,而且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蹭蹭蹭往上涨。毕竟既有明大律师的金字招牌,又有劲爆的内容,可谓是要面子有面子要里子有里子。

就在我暗自纳闷,文章到底有没有取得明大律师授权之时,老门又给我发消息了。点开一看,是明大律师本人的朋友圈截图。

明大律师在朋友圈破口大骂好事律师,问谁认识这个人,把他内部讲座内容断章取义发到网上,还设置打赏,真她妈不要脸,蹭热度也不能这样没底线。最后干脆爆了粗口,大骂“我操他妈”。

我本来没想回复,也不知道该咋回复。老门一直误会我跟好事律师有啥不共戴天之仇,不论回还是不回,都显得很怪异。老门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怕我不知道事情来龙去脉一样,又给我发了pdf原文,还有一张弓大律师与明大律师的聊天记录。聊天记录里,弓大律师怒斥好事律师,说:“人类语言不能形容他的无耻……我就这样告诉他,然后果断拉黑,再不听他任何解释。”

本不想回应的我,倒是被勾起了兴趣,印象中老弓、老门、老召,还有好事律师他们私底下混得挺熟的,还一块在汴梁代理过案件,怎么现在又搞得跟相互不共戴天一样?

我问老门,老门倒也没细说,只说汴梁案件后,基本上他们都和好事律师断交了,早已相互拉黑。我寻思无外乎律师之间那点事儿,印象中听老召某次在群里抱怨过,说某个青年大咖要代理原来由她代理过的案件,那案件她原本经过多轮博弈后认罪认罚,效果不错,不过青年大咖一口咬定是无罪,家属很是着魔,还拐弯抹角找她要案卷云云。

这么些线索串起来,我心里对这事儿终于有了个大概轮廓。大约是他们在汴梁案合作期间,分别被好事律师撬走了不少案子,因此心生芥蒂,乃至反目成仇。敢情现在找到了火力点,把我当成友军了呢。

不过话说回来,好事律师确实在网络营销上有一手,很有迷惑性,善于包装,把自己打扮成为民请命的青年才俊,对当事人很有吸引力。

营销的套路都是一脉相承的,比如高调炫富便是一种非常有效的营销策略。据说好事律师在群里高调晒自己的创收单,今年不到半年就已经创收一百多万,还提了一辆s400,把座驾的照片也到处发来发去。

别嫌人家不入流,你明大律师来绿城开讲座,玩得不也是这个套路吗?什么律师费一个小目标,什么自己提律师费六千万,人家直接加倍,跟好事律师的套路没什么两样。

这就是个玩套路的世界,大咖如明大律师,不整点套路,也骗不到钱,更骗不到当事人信任,何况其它小律师乎?

版权声明:本文由刑辩人在路上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律咨询或案件委托:18037508591(微信同号),强烈建议您先将相关案件材料发送至邮箱:liuchen8916@foxmail.com

本文链接:https://xingbianren.cn/post/71.html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