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帮信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10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7677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1767113

天降贵人还是狱侦耳目?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4-14)故事会46725
天降贵人还是狱侦耳目?
大约半年前,老吴就高兴的说,又要做出无罪案件了。老吴人很实在,年纪比我还小,却早早秃了头。按说这是个悲伤的故事,但放到律师这个行业,却又因祸得福。毕竟这是一个越老越吃香的行业,显老一些总不是坏事。我问老吴:“是个什么案子?”老吴答:“是个帮信。”我有些奇怪:“帮信还有冤案?过账证据总有吧?被害人被骗证据总有吧?就剩一个主观明知,难道还挑不出他一点毛病推定一下子?”老吴道:“先别说那些,现在庭都开完了,人都没收监,还不够能说明问题?”老吴说得这个倒是不假,帮信虽然是轻罪,但都开过庭了,而且当事人不认罪,法院至今都不敢批捕羁押,说明法院对是否构罪也没什么信心。怕万一捕错了,将来承担国家赔偿责任。我...

你问我答|公司U盾被骗走转账,现在已经被公安电话传唤,该如何应对?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4-13)你问我答20871
你问我答|公司U盾被骗走转账,现在已经被公安电话传唤,该如何应对?
读者来信:老师,你好,我公司现在陷入一个洗钱诈骗的骗局,就是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了找贷款中介贷款,把公司的转账U盾寄给了那个贷款中介人,他们利用我的公司账号非法转账了一些款,具体金额我还不清楚,现在广东省湛江公安局让我过去,否则来武汉抓我,我想问您一下,我这个是否会被判刑?尽管我也是被骗的。但我看了一下网上说的可能构成了帮信罪,请教一下您,我应该怎么办? 站长回复:你好。你的遭遇跟我目前手头在处理的几起帮信案件案情几乎雷同。随着国家层面对个人开办一类银行账户逐渐收紧,诈骗集团开始转而利用公司账户转移涉诈资金。其中最常见的骗取公司账户 U盾的方式,就是谎称能够办理贷款,但是放贷前需要过流水刷征信...

被骗走U盾的老板真不少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3-31)日记随想24372
被骗走U盾的老板真不少
前两天写过一个大娘被骗子骗走公司 U盾,卷入帮信罪的案子。这个案子已经走到了审查起诉阶段,人未羁押,属取保状态。估计检察院也觉得这个案子过于离谱,不太好搞,就主动建议大娘请个律师。而且检察院是建议大娘“真”请个律师,很多时候,办案人员建议当事人请律师,言下之意是想给当事人介绍能跟自己“分赃”的律师。现在经济形势不好,很多公职人员日子过得也清贫,靠着介绍案件找补找补家用,也算是历史上久已有之的“陋规”变相复活吧。然而办案人员介绍律师,多半是吃个信息差。现在问责力度大,刑事案件弹性空间小,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事儿没人敢干,一旦碰上棘手的,超出掌控范围的案件,尤其是在罪与非罪问题上有争议的案件,绝不...

轻信他人交出网银U盾,结果公司账户被拿去跑分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3-26)故事会37574
轻信他人交出网银U盾,结果公司账户被拿去跑分
昨天又听说一个很离谱的帮信案。一个大娘名下有一家公司。我为什么特意强调是“大娘”呢,因为这关系到她的年龄,也关系到她对互联网生态可能的认知程度。公司早几年还搞点小生意,这几年来经营越发惨淡,基本处于搁置歇业状态,账面上也没有什么钱。大娘看公司放在那也没啥用,也怕将来这这那那的麻烦,就想把这个公司给转让了。这件事第一个离谱的点就来了。大娘首先想到的是转让,而不是注销,这尚在可理解范围之内,因为注销比转让更麻烦。而且从公司发角度讲,只要实际存续经营过的公司,多少都有些债务在身上,注销程序少有差池,将来这些债务就要穿透到股东本人。通俗点说,就是公司虽然没了,但谁让公司是你的呢?你就替公司还钱去吧。但...

政府手里缺钱,轻罪缓刑越发好拿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3-12)刑辩实务48679
政府手里缺钱,轻罪缓刑越发好拿
昨天午睡正迷迷糊糊时,接到驻马店驿城区法院电话。法官很客气,笑着问我:“是刘律师吗?”我听出法官声音,正是上周刚开完庭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件的主审法官,连忙坐起身来,答道:“是的老师,请问有什么事?”法官又带着笑意道:“关于退赃和缴纳罚金的事儿,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这两年国家打击电诈网赌洗钱等犯罪的力度空前加大,“产业链”上的一切环节都遭到了毁灭性打击。而非法获取、贩卖公民个人信息,正是犯罪产业链上不可或缺的一环。涉网犯罪有一个鲜明的特点,也即流程无限细分。可以说是把工业化的“生产”手段引入了犯罪活动分工之中。在工业化场景下,一个工人可能一辈子只负责在流水线上打某一个微小环节中的一颗小螺丝钉...

大学生帮信法援案当庭认定立功,但距免罚保住学籍尚有距离

刘臣律师5个月前 (01-13)故事会46222
大学生帮信法援案当庭认定立功,但距免罚保住学籍尚有距离
年前写过一个大学生涉嫌帮信罪的法援案件。大学生把自己的银行卡四件套卖给上家,上家再拿去跑分洗钱,被定成帮信。案子本身倒没什么好说的,检察院也给了缓刑的量刑建议,单从量刑上来说,已经很够意思了。但问题在于,他是在校大学生。当时那篇文章后台就有很多人质疑:“大学生怎么啦?大学生犯法就不追究啦?”不是说大学生犯法就不追究,而在于大学生身份会导致他比其他人遭受额外的刑罚制裁。对一个普通人,判十个月就是判十个月,罚两万就是罚两万,这事儿到这儿就结束了。但在校大学生不一样,一旦被判处刑罚,基本将面临被学校开除的局面。虽然开除学籍不是刑事判决直接判的,但他归根结底也属于刑罚的某种衍生。而且这种衍生“刑罚”的...

暴雪中凌乱的苦逼律师

刘臣律师6个月前 (12-15)日记随想71340
暴雪中凌乱的苦逼律师
一个星期前,媒体就铺开盖地烘托气氛,说郑州——其实也不止是郑州,而是整个长江以北——要下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暴雪。自从千年720洪水后,郑州这座城市对极端天气格外敏感。为了迎战这场暴雪,中小学早早宣布停了课。昨天是预报中暴雪最猛烈的一天,我在自贸区法院有个刑庭要开,早上出门时,天上的黑云、空中的浓雾、地上的露水混作一团,一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架势。自贸区法院在郑州最东边,挨着东四环,三看又在郑州最西边,在西四环外。如果天气晴朗,法院的警车顺着四环去顺着四环回,倒也不耽误太久。但当下这天气,眼瞅着马上就要下暴雪,别一会高架桥上了冻,那就不知道几点才能把人提回来开上庭了。果然,一直在法院等到上午快十一点...

移送审查起诉前,公安让他删除聊天记录

刘臣律师7个月前 (11-27)故事会64144
移送审查起诉前,公安让他删除聊天记录
前几天写过一个在校大学生涉嫌帮信的法援案件。今天下午,约见了小男孩,一是按照工作流程完善一下受援手续,二是我也很想当面见一下这个小男孩。须知百闻不如一见,当面沟通永远是信息传递最高效,信息损失最小的方式。很多案件的关键细节,就是在不经意间的聊天之间浮现出水面的。我先问了小男孩校规的事儿。那天通完电话后,我上了他们学校官网,掘地三尺,也没找到校规,最后还是小男孩给我拍了份纸质版。之前已经介绍过,这份校规规定的模棱两可,只规定到了管制拘役留校察看,没说判了徒刑怎么处理。虽然我一再宽慰“法无授权不可为”,但小男孩心里一直不托底,也难怪,毕竟留校察看再往上一档就要开除,而徒刑(哪怕缓刑也是徒刑)又恰好...

写字楼中的工具人——比被骗走金钱更可怕的,是被骗走自由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7-30)日记随想44110
写字楼中的工具人——比被骗走金钱更可怕的,是被骗走自由
阴霾的冬日格外冷。正要扎进写字楼,却被围在楼门口的一堆人挡了去路。两名警察同志正在招呼大家扫码注册小程序。小程序主要是进行防诈骗宣传,还会及时进行防诈预警。两名警察同志一边指引大家注册,一边进行介绍。防诈宣传进写字楼,意义重大。每个写字楼中,都有大量“工具人”。他们大多刚刚毕业,近乎一张白纸。微薄的薪水承载着他们对生活的美好憧憬。这注定是一场极不对等的博弈,犯罪分子利用他们的无知,轻而易举骗取他们的自由。女孩小野是个会计,毕业后的规划是考个注册会计师证书。她在被带走时,还在看CPA教材。小野是个不善言辞的傻白甜,这不是一个加分的社会属性,却幸运的挽救了她。财务岗位是个敏感岗位,捕与不捕,诉与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