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4页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17671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10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7677

噶猫记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4-04)日记随想293113
噶猫记
今天终于还是去摘猫了。医生是俩年轻小哥。看样子很热爱嘎蛋这份工作,一看又有猫嘎了,嘴角的笑意马上如压不住的 AK。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小哥,特别猥琐,接过猫之后,手往猫裆部一掏,道:“你家猫正发着情呢啊!”我还好奇:“你怎知道?”小哥说:“家伙事儿都翘着呢!”我心道:好家伙,你还真上手摸摸啊,太变态了。然后俩小哥开始给猫剪指甲。戴眼镜的小哥抱着猫剪,另一个不戴眼镜的小哥在旁边帮衬。我当时心道,这家宠物店服务还怪好勒,上来二话不说先免费送个剪指甲。我家咪咪向来乖巧,剪指甲时也不动声响,我还对小哥说:“这猫可乖了,不挠人不挠东西,平常在家基本不用剪指甲。”小哥没搭话,只嘿嘿一笑。后来才知道,嘎蛋前给猫...

你掏钱的速度,决定了你家人出来的速度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4-02)故事会42666
你掏钱的速度,决定了你家人出来的速度
半年多前,天气还很冷,时常下暴雪的时候。我顶着风雪感到南方某小县城,一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案件,第二天要在这里开庭。当天晚上吃饭时,我的当事人家属席间接了个电话,回来后,手上执着手机,面露难色,对我道:“刘律师,老朱说想见见我们,有话要跟我们说。”这个案件有三个被告人,都来自同一个地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类案子,上头决心很大,但落实到基层,各种关系网盘根错节,很多人都是当地“士绅”,再大的决心也如泥牛入海。这三个人,除了我那倒霉的当事人有个前科还在缓刑考验期内,办不了取保之外——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他的前科也是个虚开——其余两名被告人都已经认罪认罚,退缴税金,办了取保。我皱了皱眉头,面露难色。...

被骗走U盾的老板真不少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3-31)日记随想24372
被骗走U盾的老板真不少
前两天写过一个大娘被骗子骗走公司 U盾,卷入帮信罪的案子。这个案子已经走到了审查起诉阶段,人未羁押,属取保状态。估计检察院也觉得这个案子过于离谱,不太好搞,就主动建议大娘请个律师。而且检察院是建议大娘“真”请个律师,很多时候,办案人员建议当事人请律师,言下之意是想给当事人介绍能跟自己“分赃”的律师。现在经济形势不好,很多公职人员日子过得也清贫,靠着介绍案件找补找补家用,也算是历史上久已有之的“陋规”变相复活吧。然而办案人员介绍律师,多半是吃个信息差。现在问责力度大,刑事案件弹性空间小,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事儿没人敢干,一旦碰上棘手的,超出掌控范围的案件,尤其是在罪与非罪问题上有争议的案件,绝不...

为打掉经济案件核心证据,我在庭外控告鉴定机构超业务范围违法出具鉴定意见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3-28)刑辩实务23520
为打掉经济案件核心证据,我在庭外控告鉴定机构超业务范围违法出具鉴定意见
在办的一起二审案件。对于律师来说,二审是一个非常恰当的介入时间。经过一审程序的漫长“折磨”,家属绝大多数不理性的想法已经消退,逐渐恢复理性。刑事辩护最忌讳双方基于有意或无意的误会而成交,当案件进展顺利时,这种误会会抹杀律师工作的真正价值,使家属认为仍然是关系或资源等律师之外的因素促成了案件的良心结果,当案件进展受挫时,这种误会更会成为家属向律师发难的绝佳借口。但对于案件本身来说,二审却已是很晚的介入时间。疾在腠理,煎点汤药就能医好,发展到了肌肤,就需要针灸,进行到肠胃,就需要下猛药才能压制,而一旦发展到骨髓,则连扁鹊这样的名医也要赶紧逃之夭夭,避之大吉了。很多律师压根不碰二审案件,原因便在于此...

支持张庆方律师撕碎勾兑律师画皮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3-27)时评杂文36142
支持张庆方律师撕碎勾兑律师画皮
张庆方还真跑到许春林的赣鹰所大闹一场。遗憾的是,许春林当天没露头,本以为能上演一出火星撞地球,结果成了张庆方的独角戏。张庆方此番刨坟,律师界声援的人不多。一方面,死磕界前两天刚刚经历了大内战,激进死磕与传统死磕大决裂,传统死磕指责激进死磕瞎整,激进死磕这仗就好打多了,左的永远比右的天然正确,直接骑脸输出指责对方不勇敢就完胜了。另一方面,激进死磕这次步子迈的太大,不仅步子大,而且头上进化出了摄像机,宣传搞得也好,小律师们不仅难以模仿,而且反而饱受当事人质疑,你看看人家,为何人家能刨坟,敢真辩,你却只会在庭上叽歪几句?庭上叽叽歪歪,庭外不刨坟死磕有用吗?云云……但我认为,张庆方此番出击,对刑辩界总...

轻信他人交出网银U盾,结果公司账户被拿去跑分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3-26)故事会37574
轻信他人交出网银U盾,结果公司账户被拿去跑分
昨天又听说一个很离谱的帮信案。一个大娘名下有一家公司。我为什么特意强调是“大娘”呢,因为这关系到她的年龄,也关系到她对互联网生态可能的认知程度。公司早几年还搞点小生意,这几年来经营越发惨淡,基本处于搁置歇业状态,账面上也没有什么钱。大娘看公司放在那也没啥用,也怕将来这这那那的麻烦,就想把这个公司给转让了。这件事第一个离谱的点就来了。大娘首先想到的是转让,而不是注销,这尚在可理解范围之内,因为注销比转让更麻烦。而且从公司发角度讲,只要实际存续经营过的公司,多少都有些债务在身上,注销程序少有差池,将来这些债务就要穿透到股东本人。通俗点说,就是公司虽然没了,但谁让公司是你的呢?你就替公司还钱去吧。但...

对花果山电子数据司法鉴定所超出鉴定业务范围违法出具鉴定意见的投诉信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3-26)刑辩实务23790
对花果山电子数据司法鉴定所超出鉴定业务范围违法出具鉴定意见的投诉信
投诉人:刘臣律师被投诉人:花果山电子数据司法鉴定所投诉事项:超出鉴定业务范围违法出具鉴定意见。投诉请求:1.确认被投诉人鉴定行为违规;2.责令被投诉人撤回违法出具的鉴定意见。事实与理由:被投诉人花果山电子数据司法鉴定所,登记业务范围:声像资料司法鉴定[电子数据鉴定(0301电子数据存在性鉴定、0302电子数据真实性鉴定、0303电子数据功能性鉴定、0304电子数据相似性鉴定)]。2023年9月9日,被投诉人接受洺水县公安局委托,委托事项:“对高老庄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流沙河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五指山有限公司在天庭支付有限公司的收付款明细、对手信息及交易明细,注入资金情况,资金去向进行鉴定。”被投诉...

包公祠哭冤,一场没有赢家的无效内卷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3-25)时评杂文30984
包公祠哭冤,一场没有赢家的无效内卷
这两年的冤案越来越多。这么说好像又不太对,冤不冤的,仅凭一面之词很难评判,我换种说法吧,变着法儿喊冤的案子越来越多了。吴丹红教授针对邯郸13岁男孩被长期霸凌虐杀案写了一篇文章,抨击了近两年来法律界的“网红”现象。指出这种极端案件,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讲,都是不可防不可控的。法律作为一种通用秩序准则,不可能也不必涵盖所有的极端恶性案件。由于这起案件过于残虐,网上喊打喊杀声沸反盈天,很多法律人便开始蹭流量带节奏,顺便打造自己能言敢言的青天形象——说白了还是为了骗代理费。我国刑法明文规定,未成年人不得判处死刑,这些所谓法律人甚至公然写小作文带节奏,称什么要集体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请求修改法律,进一步降低...

衡中模式究竟在迎合谁?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3-20)日记随想263110
衡中模式究竟在迎合谁?
中午在三看附近吃饭。一家卖砂锅的小店。一个胖胖的白发老太太。一个梳着马尾辫穿着校服皮肤黑黝黝约莫八九岁的小姑娘。小姑娘手里拿着一本书和一个作业本。老太太一脸不耐烦,从进门开始,便不停斜睨小姑娘,露出一大片眼白。嘴里还嘟囔着:“咋?不能坐那写?”小姑娘撇了撇嘴,只一瞬间,又换回一幅乖巧的表情。把书和作业本摊开在饭桌上,又从兜里掏出一根笔,开始写作业。昨天跟老韩聊到洼地高中管理模式的问题。作为一个没怎么吃过学习之苦的人,我始终不能理解,像衡水中学那种变态的模式,意义究竟何在?看到老太太和小姑娘的那一瞬,我明白了。任何一项服务,都必将迎合其真正的甲方的需求。学校也一样,学校究竟更需要迎合学生,还是更...

年轻时聊技术,而今聊国学

刘臣律师3个月前 (03-19)日记随想74756
年轻时聊技术,而今聊国学
昨天一天把我累够呛。早上六点就爬起来,开车到漯河旁听华电公司案件。庭开的磨磨唧唧,明明八点半律师们就到齐了,法院非得等到将近十点人从看守所提回来才把律师们喊出去召开庭前会议。庭前会议只要不牵涉排除非法证据,被告人就不必非得参加,中间干等一个半小时,完全是在浪费时间。一直开到中午十二点四十,才将将进行到法庭辩论,我因为还要赶往周口中院开庭前会议,只得先行退庭。导航还给我闹了个大乌龙,竟然没有给我首选高速。漯河与周口之间的省道,多年前——约莫得十年前的样子——我两口子都在周口工作时经常走,路况差的一比。尤其是漯河段的道路,简直比越野拉力赛道还离谱。过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路修好了没有。若是平常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