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跑分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11584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6855

你问我答|公司U盾被骗走转账,现在已经被公安电话传唤,该如何应对?

刘臣律师1个月前 (04-13)你问我答17320
你问我答|公司U盾被骗走转账,现在已经被公安电话传唤,该如何应对?
读者来信:老师,你好,我公司现在陷入一个洗钱诈骗的骗局,就是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了找贷款中介贷款,把公司的转账U盾寄给了那个贷款中介人,他们利用我的公司账号非法转账了一些款,具体金额我还不清楚,现在广东省湛江公安局让我过去,否则来武汉抓我,我想问您一下,我这个是否会被判刑?尽管我也是被骗的。但我看了一下网上说的可能构成了帮信罪,请教一下您,我应该怎么办? 站长回复:你好。你的遭遇跟我目前手头在处理的几起帮信案件案情几乎雷同。随着国家层面对个人开办一类银行账户逐渐收紧,诈骗集团开始转而利用公司账户转移涉诈资金。其中最常见的骗取公司账户 U盾的方式,就是谎称能够办理贷款,但是放贷前需要过流水刷征信...

被骗走U盾的老板真不少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3-31)日记随想21092
被骗走U盾的老板真不少
前两天写过一个大娘被骗子骗走公司 U盾,卷入帮信罪的案子。这个案子已经走到了审查起诉阶段,人未羁押,属取保状态。估计检察院也觉得这个案子过于离谱,不太好搞,就主动建议大娘请个律师。而且检察院是建议大娘“真”请个律师,很多时候,办案人员建议当事人请律师,言下之意是想给当事人介绍能跟自己“分赃”的律师。现在经济形势不好,很多公职人员日子过得也清贫,靠着介绍案件找补找补家用,也算是历史上久已有之的“陋规”变相复活吧。然而办案人员介绍律师,多半是吃个信息差。现在问责力度大,刑事案件弹性空间小,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事儿没人敢干,一旦碰上棘手的,超出掌控范围的案件,尤其是在罪与非罪问题上有争议的案件,绝不...

轻信他人交出网银U盾,结果公司账户被拿去跑分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3-26)故事会28694
轻信他人交出网银U盾,结果公司账户被拿去跑分
昨天又听说一个很离谱的帮信案。一个大娘名下有一家公司。我为什么特意强调是“大娘”呢,因为这关系到她的年龄,也关系到她对互联网生态可能的认知程度。公司早几年还搞点小生意,这几年来经营越发惨淡,基本处于搁置歇业状态,账面上也没有什么钱。大娘看公司放在那也没啥用,也怕将来这这那那的麻烦,就想把这个公司给转让了。这件事第一个离谱的点就来了。大娘首先想到的是转让,而不是注销,这尚在可理解范围之内,因为注销比转让更麻烦。而且从公司发角度讲,只要实际存续经营过的公司,多少都有些债务在身上,注销程序少有差池,将来这些债务就要穿透到股东本人。通俗点说,就是公司虽然没了,但谁让公司是你的呢?你就替公司还钱去吧。但...

移送审查起诉前,公安让他删除聊天记录

刘臣律师6个月前 (11-27)故事会60864
移送审查起诉前,公安让他删除聊天记录
前几天写过一个在校大学生涉嫌帮信的法援案件。今天下午,约见了小男孩,一是按照工作流程完善一下受援手续,二是我也很想当面见一下这个小男孩。须知百闻不如一见,当面沟通永远是信息传递最高效,信息损失最小的方式。很多案件的关键细节,就是在不经意间的聊天之间浮现出水面的。我先问了小男孩校规的事儿。那天通完电话后,我上了他们学校官网,掘地三尺,也没找到校规,最后还是小男孩给我拍了份纸质版。之前已经介绍过,这份校规规定的模棱两可,只规定到了管制拘役留校察看,没说判了徒刑怎么处理。虽然我一再宽慰“法无授权不可为”,但小男孩心里一直不托底,也难怪,毕竟留校察看再往上一档就要开除,而徒刑(哪怕缓刑也是徒刑)又恰好...

大学生帮信判缓,还能保住学籍吗?

刘臣律师6个月前 (11-15)刑辩实务64579
大学生帮信判缓,还能保住学籍吗?
指派给我一个法律援助案件。帮信罪,人取保在外。案件已经起诉到法院,近期开庭。这种案子一般不会太复杂,本人对案件定性和量刑也不会有太多异议,而且多半已经在检察院签过认罪认罚。拿到指派文书后,我第一时间跟当事人通了个电话,告知他,我是政府给他免费指派的援助律师,接下来会为他提供免费的刑事辩护服务。当事人是个小男孩,声音听起来很年轻, 有点懦。没太多话,只是说:“知道了,知道了。”我就手又问了几句案情:“检察院指控你构成帮信罪,对案件定性有没有异议?事情大概经过如何?有没有签过认罪认罚?给你的量刑建议是多少?”男孩子答:“对定性没有争议。就是给上家提供银行卡转账嘛,我总共提供了13张银行卡,走了5万...

刑事诉讼中的“信息茧房”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9-07)刑辩实务64382
刑事诉讼中的“信息茧房”
关联阅读:看守所里的母亲,最大的心愿是给女儿报一个舞蹈班一大早,家属发来了菲菲的判决书。事关自己的亲人,家属总是比律师的消息更及时,我的判决书还没派送,家属就已经拿到全文了。结果挺出乎意料,判了四年。是全案除了一个刚来半个月的和一个兼具自首+立功+退赃情节的人之外最轻的。与这两个人的量刑差距也非常小,刚来半个月的判了三年,自首立功退赃的判了三年半。这么一对比的话,菲菲判得算是比较轻了,毕竟作为一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件,这个团队将近一半的洗钱金额都是经菲菲之手的。律师们也炸开了锅,惊呼某法院太乱来了,判的太重了。当然,我们不能排除,各地之间有司法政策、司法习惯的差异,大多表现在掩饰隐瞒犯罪所得与...

看守所里的母亲,最大的心愿是给女儿报一个舞蹈班

李白拿酒来9个月前 (09-06)故事会69302
看守所里的母亲,最大的心愿是给女儿报一个舞蹈班
我记得得清楚,第一次见菲菲,已经是两年前的腊月二十九。那一年的冬天很暖,腊月的太阳晒出了初春的倦意,我伸了个懒腰,准备彻底结束一年的工作,回家过年。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菲菲闯入了我的生活。两个小时后,我坐在了看守所会见室内。隔着铁栅栏坐在我对面的女人,叫做菲菲,三十多岁,面容姣好,一问一答间,脸上绽放出转瞬即逝的魔力,旋即又被迷茫和恐惧取代。这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从法律技术角度来讲几乎乏善可陈的案子。菲菲加入了一个洗钱团伙,团伙从上游把赃款接过来,再由“菲菲们”蚂蚁搬家,买成比特币,转移到境外。这类案件一般推进的比较快,虽然看上去很复杂,但证据体系很容易搭建。嫌疑人取一下口供,银行调一下流...

杀良冒功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9-04)故事会69066
杀良冒功
我好像特别喜好沉迷于一些收益不太大的折腾中。昨天捣鼓到大半夜,整整从下午五六点钟折腾到凌晨十二点,才终于把博客网站的邮件通知功能给搞定了。中间还走了许多弯路,甚至还为此跑到阿里云申请了一个域名邮箱,@xingbianren.cn,看起来还挺飒的呢。你说这事儿有多大意义呢,好像一点意义都没有,我建站至今三个月了,满打满算,只收到了两条评论,其中一条还是友链过来日常帮踩的,另一条是一个做SEO的,蹭评论区变相做外链的。不过也算是个好兆头吧,早上睁开眼,就看到邮箱里躺着两封未读邮件,心中大喜,还以为是慕名而来的咨询客户,点开一看,依旧还是喜,不过大喜降格成了小喜,是跑来主动要求交换友链的读者。好吧,...

不含机主姓名的手机号码是不是公民个人信息

刘臣律师10个月前 (07-30)刑辩实务42720
不含机主姓名的手机号码是不是公民个人信息
先说结论:1.从价值取向上讲,最高院认为,只要是与公民个人信息相关,公民不想公开,而且与公共利益无关的信息,都应纳入公民个人信息范围;2.从技术规范上讲,有判例认为,单纯的手机号码无法与特定自然人建立强关联,不属于公民个人信息;3.从司法实践上讲,当单纯的手机号码与大量其他不影响全案定性的个人信息混杂时,有希望被剔除;但当这种剔除可能影响全案定性时(如只有单纯手机号码,全剔除则不构罪),剔除则不被允许;4.虽然是纯手机号码,但如果被经过初步筛选,能够体现机主职业信息、经济能力、特定商业需求等信息的,也会影响剔除。一、从价值取向上讲,即便是纯手机号码也有保护的必要1.刑事审判参考1007号:胡某...

写字楼中的工具人——比被骗走金钱更可怕的,是被骗走自由

刘臣律师10个月前 (07-30)日记随想43770
写字楼中的工具人——比被骗走金钱更可怕的,是被骗走自由
阴霾的冬日格外冷。正要扎进写字楼,却被围在楼门口的一堆人挡了去路。两名警察同志正在招呼大家扫码注册小程序。小程序主要是进行防诈骗宣传,还会及时进行防诈预警。两名警察同志一边指引大家注册,一边进行介绍。防诈宣传进写字楼,意义重大。每个写字楼中,都有大量“工具人”。他们大多刚刚毕业,近乎一张白纸。微薄的薪水承载着他们对生活的美好憧憬。这注定是一场极不对等的博弈,犯罪分子利用他们的无知,轻而易举骗取他们的自由。女孩小野是个会计,毕业后的规划是考个注册会计师证书。她在被带走时,还在看CPA教材。小野是个不善言辞的傻白甜,这不是一个加分的社会属性,却幸运的挽救了她。财务岗位是个敏感岗位,捕与不捕,诉与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