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22页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17648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10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7667

舞台效果

李白拿酒来1年前 (2023-05-25)刑辩实务25230
舞台效果
办疑难复杂的案件,对律师的记忆力是极大的考验。洛阳案下周开庭。距离上次开庭,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时间。这一年是这样分配的,二审开完庭后,研究了半年多,最终发回,发回后,公安补查,又补了小半年。补了小半年,也没补回来一页纸。我心头窃喜,心想这家伙好,没增加半点工作量,原来二审的辩护方案基本可以原样拿来用。结果今天翻开卷宗,才发现我错了,错的很离谱。二审时密密麻麻做满笔记的庭审提纲,现在再看,已经跟读无字天书差不多。“我为啥要问证人这个问题?”“我为啥要这样质证?质证核心的借条,长什么样子?”“辩论要点一二三,他们之间的逻辑关系是什么?”吭吭哧哧吃了一下午案卷,才终于回忆起来一小部分。不过也有新发现...

时日无多,尽情快乐

李白拿酒来1年前 (2023-05-25)日记随想16560
时日无多,尽情快乐
牛牛上了一个画画班,教室就在同小区另一栋居民楼上。我和宝妈都对鸡娃毫无兴趣,前期本着广撒网发现兴趣的考虑,给牛牛报了仨班,另外俩班分别是唱歌和跳舞。对了,还有个游泳,不过这个不能算是班,学会了就不用上了,一锤子买卖。一个学期还没上完,就把我俩折腾的遭不住了,找牛牛商量:“这学期上完不上恁多了吧?你看看最想上哪个?”牛牛不假思索:“我还要学画画。”从功利角度讲,画画真没啥学的。学个唱歌跳舞好歹发发抖音开开直播,而画师们的命运早已注定,成为被ai彻底淘汰的第一批智人。唱歌其实也快了,最近网上各种“ai孙燕姿”爆火,连孙燕姿本尊都惊动了。一个人有没有文化,最终一定会体现在气质上,知性的孙燕姿还发表了...

死心塌地

李白拿酒来1年前 (2023-05-24)故事会19860
死心塌地
东昆案下周二开庭。正好昨天到洛阳去帮法院“维稳”,跟法官沟通完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当天便没返郑,留宿洛阳。我本以为郑州的餐饮业已经够卷了。上次在姚桥吃烧烤,卷到烙馍随便吃,稀饭随便喝,啤酒九块九三升的惨烈程度。昨天在洛阳,我才真叫开了眼,羊排炖锅,吃一斤送一斤,爆炒花甲五块钱一盘,花生毛豆一块钱一盘,基本跟白送差不多。即便卷成这样,生意也不太好,我们从六点多吃到八点多,饭店依旧没有坐满。我一直对老张与老郝的关系很不解,最初我还以为他们是两口子,后来有次到洛阳去,老郝说,孩子他爸想见见你,给我惊了一跳,每次来洛阳,老张都跟老郝形影不离,感情老张原来不是孩子他爸?随即又庆幸自己对这些八卦向来无感,总...

备案?

李白拿酒来1年前 (2023-05-24)日记随想16430
备案?
开了独立博客后,我的第一反应是懊悔,极度的懊悔。懊悔自己为何没有早点真正推开互联网世界的大门。过去近两年时间内,我断断续续码了一百多万字。这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还不至于糟糕到见不得人。如果把这三分之一稍微拾掇拾掇发出来,现在小站应该已经初具规模,能够产生一些独立的,真正的流量了。我看似每天都在上网,也自以为开了公众号、知乎专栏、头条号等一众所谓自媒体,算是对互联网逻辑有些了解了。而其实,我不过是在一个又一个别人早已划定的牢笼中转来转去,连真正的互联网是什么样子,都没有看见过。做这个博客时,为了快速上线,买了香港节点的云服务器。任何独立建站的人,心中对流量都是有期许的。能够长期码字,靠的绝对不是...

一撅屁股就知道要放什么屁

李白拿酒来1年前 (2023-05-23)刑辩实务18160
一撅屁股就知道要放什么屁
我读军校的时候,学员队队长说了句让我听一遍就记一辈的话:“你们不要跟我耍心眼子,你们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们要放什么屁。”当时只觉得好玩,还觉得他有些吹牛逼。后来自己下基层带了兵,发现还真是,当你对一个群体非常了解,且不属于这个群体的时候,那这个群体的一举一动都尽在掌控,可不就是“刚一撅屁股,就知道要放什么屁么”。当律师也进入第五个年头了,很多同行我还看不太明白,但是对法官,对家属,基本也能“一撅屁股,就知道要放什么屁”。上周,老梁的案子,一审法院配合一审检察院,伪造送达回证,掩盖超期抗诉的违法事实。我把反应材料交上去头好几天,都没听到什么动静。结果突然一天早上,法官主动给我打电话,语气谦卑,一...

不要熬夜

李白拿酒来1年前 (2023-05-23)日记随想15180
不要熬夜
我熬夜的能力相当不行,昨天捣鼓网站,兴奋过度,一直弄到凌晨两点,才躺到床上。身子躺了,脑子却依然是高度亢奋状态,我甚至能感觉到电流在神经元交叉成网的突触间强烈释放。真正睡着,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间的事了。偏偏早上又醒的极早,将将六点过,还没放完电的大脑就把我唤醒了。满打满算,昨天睡了四个来小时。于是今天一整天,头都在发懵,有点像半个月前我二次感染新冠的时候,一片混沌,仿佛有一个大汤勺在脑子里搅豆腐脑。今天计划要到洛阳来,洛阳离郑州很近,高铁半个小时路程。之前来洛阳,都是早上赶个大早出发,上午办事,如果赶的不巧,上午没办完,中午吃个饭,休息休息,下午轻轻松松不紧不慢办完事,也不耽误回家逗孩子。这是...

帮信罪:一种空前可怕的连坐制度

刘臣律师1年前 (2023-05-23)时评杂文17800
帮信罪:一种空前可怕的连坐制度
这两天看一本帮信罪的卷宗,看着看着就只觉得后背发凉。在我看来,这家公司已经做到了作为一个私营性质商业主体范围内应作的一切,但还是防不住网络犯罪借由他们平台开展。公司上下几乎没有一个人认罪,在第一轮抓捕中漏网的人到公安局主动投案,第一句话就说:“我是来配合调查,但是我不是来自首的。我没罪,谈不上什么自首,更谈不上什么认罪认罚。”能够逃脱司法程序的人,不仅要无罪,而且要有确实的证据能清晰无误证明自己无罪,甚至要在整个事件处理中连道德瑕疵都接近于零。我们且不谈运气、关系、舆论、领导关注、体制内健康力量这些案件之外的玄学因素,单就这个实务中出罪的硬性条件,有几人能满足?一旦进入司法程序,就要面临司法机...

C某故意杀人案辩护词(自首部分)

刘臣律师1年前 (2023-05-23)刑辩实务17110
C某故意杀人案辩护词(自首部分)
前情摘要:二、案发后,C主动滞留案发现场,有脱逃机会而未脱逃,得知亲友报警后,继续现场等待,无抗拒抓捕行为,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全部罪行,依法应当认定为自首(一)C符合“现场待捕型”自首相关条件根据“犯罪嫌疑人归案情况说明”[1],本案案发时间为X年X月28日凌晨,案发后,犯罪嫌疑人C主动滞留案发现场,有脱逃机会而未脱逃,直到X年X月28日19时许,其子向公安机关报案后,继续现场等待,无抗拒抓捕行为,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全部罪行,依法应当认定为自首。1.C主动滞留案发现场,能够脱逃而未脱逃,为案件侦破节约了大量司法资源,符合刑法设立自首制度的立法本意,应当视为“自动投案”《刑事审判参考》第394号...

日本刑辩律师同行为什么不死磕?

刘臣律师1年前 (2023-05-23)时评杂文14290
日本刑辩律师同行为什么不死磕?
最近读了一本日本同行介绍自己所经办成功案例的故事,《刑事辩护人》。全书字数不少,似乎日本在被强行植入西方文化后,连语言都变得拖沓起来,如果以中文作为创作语言,这本书应该不会超过五万字。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为了拆书,主要想谈一些自己读后的想法,但为了本文的读者们迅速导入,在此用一段话简要概括一下故事情节:几个菜鸟新手律师紧盯警察在破获一起盗窃案过程中采用的,有悖刑诉法及宪法精神,但并未明确违反现行法律条文的技术侦查措施(具体来说,是在嫌疑人车辆上偷偷放置GPS以实现实时追踪),将官司一直打到最高院,最终最高院判定警方侦查措施违法。可以确定的说,这样的案件不会发生在我们脚下这块土地上。司法制度设...

你好,世界

李白拿酒来1年前 (2023-05-23)日记随想15020
你好,世界
这篇文章本应属于5月22日,不过折腾搭建网站入了迷,一不小心就跨过了零时。人的命运大概就是被一些突如其来怪诞想法支配的。从周日(其实也就是昨天)开始,我突然动了自己做独立博客的心思。一种强烈的欲望迅速攫取了我的灵魂,我狂热般地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研究如何搭建一个个人网站上来。对于代码,我几乎是一个门外汉。此生仅有的编程经历,是还在读高中时,学生中间流行一款叫作“文曲星”的电子词典。这个电子词典竟然支持qbasic语言,正是在文曲星这块粗陋不堪的黑白马赛克液晶屏幕上,我和班里众多男孩子一道,写出了自己第一行代码:“hello world!”以当时来看,我们的代码写的竟然还不错,班里最厉害的一个男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