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屎磕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1年前 (2023-07-16)成功案例28872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9177

程序正义套餐管够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6-01)刑辩实务38622
程序正义套餐管够
准确的说,丹江案已经开过两次庭了。一次只开了半天,便因为公诉人的出庭手续问题,黄了。法院之后调整了策略,分而化之,每名被告人单独召开庭前会议,别的被告人情况我不清楚,反正我们这个,又开了半天,总算是开完了。开过这两次庭前会议后,这个案子就成了我心中一个不大不小的“疙瘩”。一个庭前会议,就如此一波三折,正式开庭,还不得整上几个月?刑事案件,桩桩都是紧要事儿,一个处理不好,家属便是又哭又嚎。这边一个案子开庭仨月,其它案子还要不要干,要不要管?我不是孙悟空,不会拔下一撮猴毛,吹口气,变出百十个孙悟空,个个都能打。特别怀念在行通的时候,大家办的都是所里的公共案源,领得都是死工资,没有那么多利益纷争。谁...

包公祠哭冤,一场没有赢家的无效内卷

刘臣律师4个月前 (03-25)时评杂文40854
包公祠哭冤,一场没有赢家的无效内卷
这两年的冤案越来越多。这么说好像又不太对,冤不冤的,仅凭一面之词很难评判,我换种说法吧,变着法儿喊冤的案子越来越多了。吴丹红教授针对邯郸13岁男孩被长期霸凌虐杀案写了一篇文章,抨击了近两年来法律界的“网红”现象。指出这种极端案件,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讲,都是不可防不可控的。法律作为一种通用秩序准则,不可能也不必涵盖所有的极端恶性案件。由于这起案件过于残虐,网上喊打喊杀声沸反盈天,很多法律人便开始蹭流量带节奏,顺便打造自己能言敢言的青天形象——说白了还是为了骗代理费。我国刑法明文规定,未成年人不得判处死刑,这些所谓法律人甚至公然写小作文带节奏,称什么要集体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请求修改法律,进一步降低...

年轻时聊技术,而今聊国学

刘臣律师4个月前 (03-19)日记随想116056
年轻时聊技术,而今聊国学
昨天一天把我累够呛。早上六点就爬起来,开车到漯河旁听华电公司案件。庭开的磨磨唧唧,明明八点半律师们就到齐了,法院非得等到将近十点人从看守所提回来才把律师们喊出去召开庭前会议。庭前会议只要不牵涉排除非法证据,被告人就不必非得参加,中间干等一个半小时,完全是在浪费时间。一直开到中午十二点四十,才将将进行到法庭辩论,我因为还要赶往周口中院开庭前会议,只得先行退庭。导航还给我闹了个大乌龙,竟然没有给我首选高速。漯河与周口之间的省道,多年前——约莫得十年前的样子——我两口子都在周口工作时经常走,路况差的一比。尤其是漯河段的道路,简直比越野拉力赛道还离谱。过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路修好了没有。若是平常不着急...

什么是庭外辩护?

刘臣律师8个月前 (11-20)刑辩实务71732
什么是庭外辩护?
今年马上就要过完了,翻看了一下工作日志,这周开完信阳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庭,本年基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工作了。至于从年初就一直嚷嚷着要开庭的淅川涉黑案,先是拖到夏天,我想着夏天就夏天吧,淅川凉爽,就在淅川开一个夏天庭,权当避暑了,结果只开了半天,就被律师们程序辩护把事情搅黄了。家属又开始一直在庭外写小作文网络喊冤。一直等到十一前后,才算勉强开完了庭前会议,至于正式开庭,目前仍然毫无消息。中国的法庭只能解决一部分问题,在很多案件中,甚至只能解决一小部分问题。这就倒逼面临官司的客户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关系的找关系,有媒体的找媒体,啥资源都没有的,也要举个横幅去法院门口嚎上两嗓子:“冤冤冤!”是...

法官多次打断律师发言,律师忍无可忍拍案而起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8-26)刑辩实务62646
法官多次打断律师发言,律师忍无可忍拍案而起
人说“相由心生”,这话是有道理的。年轻的时候,阅历少,不会识人,还不觉得,将之归位封建迷信之类的玄学,年龄越长,阅历越深,越觉得“人即是相,相即为人”。一个人的内在精神状态,最终一定会反应到外在风貌上。“相”也不全然是长相,而是综合的精神面貌。比如东昆案的二审法官赵天,看起来便肥头大耳面目敦厚,但早在去年第一次二审我跟他打交道时,就总觉得这个人让我很不舒服,总感觉到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这种感觉在二审庭审过程中达到了极致,赵天多次无端压制我的正常发言,我稍作辩解,他就开始扣大帽子:“律师,请你服从法庭指挥,法庭现在警告你!”“律师,法庭现在再警告你一次!”我对刑事诉讼的理解,像一条前面平缓,...

自贱者人贱之

李白拿酒来12个月前 (08-07)时评杂文48501
自贱者人贱之
半个多月前,坊间就有传闻,说某大律师被一个强奸申诉案的当事人缠上了。当事人跑到他的律师事务所,撒泼打滚,又吵又闹,还到处投诉,说大律师是骗子,要大律师退钱。今天大律师在公众号上正式回应了此事。其实不回应还好,本来大家还以为是谣言,同行恶意中伤,这下好了,你直接自爆实锤了。情节跟坊间传闻大差不差,一年前,大律师团队接下了这起仅剩下最高检申诉一个程序可走的申诉案件。事实上,大律师明显在这里“春秋笔法”。强奸案,一审在基层院,二审在中院。依照现行刑诉法规定,堪称为司法程序的申诉,到省级结束。我稍微做下名词解释,什么叫做“堪称为司法程序的申诉”。司法程序是指,你可以依申请无条件启动,被申请机关要无条件...

来办个取保

李白拿酒来1年前 (2023-07-12)刑辩实务54880
来办个取保
一个客户,据说是全村首富,就叫他首富吧。这趟去申城,首富远远没有前两次兴致高昂,像霜打的茄子,茶饭不思。首富是个小包工头,前些年靠干工程赚了点小钱儿,同时养成了“钞能力”的价值观和行为习惯。家里人出事后,他取了很多万(据说)现金放在车后备箱里,只要见到衙门里的人,就想往脸上拍钱。以他原先做生意搞工程的经验判断,这还不是信手拈来,马到成功,吃吃喝喝就把事儿办成了,顺道把人接回去?家人涉案抓进看守所后,家属大概分两类,一类是一筹莫展悲观消极的,一类是成竹在胸盲目自信的,国人最缺中庸精神,向来便只有极左与极右两种道路,在此事上亦可见一斑。首富前两趟之所以踌躇满志,在于打通了关系,至少是他以为的可靠关...

认罪认罚没法做了

李白拿酒来1年前 (2023-07-10)时评杂文31170
认罪认罚没法做了
律师做认罪认罚已经越来越危险。危险来源于三方面。一是当事人反悔。我潜伏了一个屎磕群,在那个群里面涨了不少见识,令我大开眼界,对人性的卑劣又有了新认识。一个人能住进看守所,一定有其内在原因,这些人住在看守所的时候,铁拳所迫,慈眉善目,但一旦走出来,立马又恢复成凶神恶煞奸猾狡狯的叼毛样子。律师不要以为案件结了就万事大吉,案件结了,才正是他们反攻倒算的好机会。在那个群里,我亲眼看见一个已经认罪认罚服刑完毕的人,拿着之前跟律师的聊天记录,找谣棍帮忙曝光律师。他的理由是,当时自己认罪认罚,是被律师误导才认罪的。逻辑非常感人,你自己犯没犯罪,你自己心里没个逼数吗?sb巨婴什么事儿都能推到律师身上。二是网络...

岁月静好已不在

李白拿酒来1年前 (2023-07-08)时评杂文34830
岁月静好已不在
每逢灾年,便要上演人相食的戏码。各行各业,概莫如是。今年以来,律师们同行互踩的恶劣行迹明显增加,小律师骂大律师装逼,大律师骂小律师傻逼。但总体上,两方还都保持着基本的克制,维持着一种恐怖平衡:小律师们惹不起大律师,大律师一篇小作文就把小律师定点爆破了;但大律师们也不敢太过分,他们也很清楚,自己只是声音大,但声音大小与人数多寡从来都不是正比关系,惹急了沉默的大多数,大律师们自己也会被集体爆破。而且,双方也各自有把柄被对方攥着,大律师说小律师认罪认罚是套路,小律师反唇相讥,你大律师屎磕三板斧难道就不是套路?大家的打法都不用看卷,凭什么你大律师的套路就是高尚的,我小律师的套路就是可鄙的呢?中国人不讲...

翻脸

李白拿酒来1年前 (2023-06-20)故事会52590
翻脸
老王挺好玩的,用风哥的话讲,大老板翻脸比翻书快。一审时,有两个小细节。一是文卫在跟前跑前跑后,打探情报,疏通关系,那时候文卫还是老王嘴里的“文总”;二是一审开庭中午休庭间隙,老王趁我和法官说话的功夫,偷偷找东方圣大律师套近乎要名片,我当时只顾着跟法官说话,没留意,但是风哥瞄到了,晚上在宾馆找我吐槽,气鼓鼓的。一件事一旦弄成,沾边的人都会说是自己的功劳,反之如果弄遭了,大家又会有多远躲多远,唯恐烫着手。老王这案子,究竟是如何弄成的,我也懒得多做分辨,无所谓,只要钱给我结清,判决书上落我名字,其余爱咋咋地,一概不问。本来按老王打听的情报,这案子二审便要改判无罪,但不知何处出了差错,又给发回了。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