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诈骗

案件委托-无罪案例-联系我们置顶

刘臣律师11个月前 (07-16)成功案例1156613

所有人问所有人——给站长发邮件,可获详细免费法律咨询置顶

刘臣律师9个月前 (08-19)你问我答66845

你掏钱的速度,决定了你家人出来的速度

刘臣律师2个月前 (04-02)故事会30936
你掏钱的速度,决定了你家人出来的速度
半年多前,天气还很冷,时常下暴雪的时候。我顶着风雪感到南方某小县城,一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案件,第二天要在这里开庭。当天晚上吃饭时,我的当事人家属席间接了个电话,回来后,手上执着手机,面露难色,对我道:“刘律师,老朱说想见见我们,有话要跟我们说。”这个案件有三个被告人,都来自同一个地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类案子,上头决心很大,但落实到基层,各种关系网盘根错节,很多人都是当地“士绅”,再大的决心也如泥牛入海。这三个人,除了我那倒霉的当事人有个前科还在缓刑考验期内,办不了取保之外——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他的前科也是个虚开——其余两名被告人都已经认罪认罚,退缴税金,办了取保。我皱了皱眉头,面露难色。...

无声的世界——聋哑人第三次住进看守所,结案后我才察觉,或许他只是想吃碗牢饭

刘臣律师4个月前 (01-19)故事会41540
无声的世界——聋哑人第三次住进看守所,结案后我才察觉,或许他只是想吃碗牢饭
会见阿亮的前一天晚上,我焦虑的睡不着觉。已经好多年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仿佛回到了刚拿执业证的年代,第一次独立会见前的场景。阿亮是一个聋哑人。刑法意义上的聋哑人,翻译成生活语言是,又聋又哑的的人。这是一个法律援助案件。我到法援中心领卷的时候,赫然看到卷皮上用中性笔标注着一行小字:“阿亮、诈骗罪、聋哑人”。当即愣在原地,没有第一时间伸手接卷,而是略带迟疑的问法援中心老师:“老师,他是聋哑人,到时候我怎么会见他呢?咱们法援中心配备的有手语翻译老师吗?”话刚问出口,我又有点后悔。沟通的方式,有时候比沟通的内容更重要。在正式程序中(毫无疑问,刑事诉讼是非常非常正式的程序),公文化的沟通显然比口语化的沟通...

一个刑事小律师的二〇二三

刘臣律师5个月前 (12-31)日记随想64968
一个刑事小律师的二〇二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时间仿佛被施了魔法,一年又一年,比翻书还快。律师是一个对跨年感知度比较明显的职业,过了元旦这一天,所有的公函、合同编号都要重新编码。重新编码的节奏越来越快,我还没有从2022重编2023的恍惚中适应过来,马上就又要重新编码成2024了。2023年对我还算是个颇有收获的年份。早在一个月之前,我就迫不及待萌发出要为这一年做个总结的想法。但临近年底,反而越发忙的一塌糊涂,直到今天,这2023年的最后一天,再不动手为自己总结一下子,就来不及了,才终于坐下来敲起了键盘。总得来说,2023年取得了以下收获:一是办出了几个成功案例,帮助了一些家庭我本来不太想用“帮助”这个词,我做成的事...

被骗子骗走的钱,他这样追回来……

刘臣律师6个月前 (11-28)故事会63122
被骗子骗走的钱,他这样追回来……
上周天一大早,老武便给我打电话。我的手机周末全天都放在勿扰模式上,发现这个未接来电时,已经是下午。老武见我没接电话,还给我发了一条微信:“刘律师!我姐姐的事儿已经顺利解决了!想看您明天在单位不在,我细述一下这个无头绪案件是如何解决的,对您今后为更多受害人维权估计会有点帮助。祝您创业愉快!”老武是个小个子,腰上好像有点残疾,站立时弯成一个钝角,需要用手撑着臀部才能艰难维持平衡。坦白讲,当老武第一次给我打电话,说有个刑事控告的案子想请我指点指点时,我内心深处是抗拒的。在中原这块法治洼地,刑事控告是个彻头彻尾的伪业务。在南方经济发达地区,不管控告得上控告不上,公安起码会给你出法律文书,受案后给你受案...

大学生帮信判缓,还能保住学籍吗?

刘臣律师6个月前 (11-15)刑辩实务64559
大学生帮信判缓,还能保住学籍吗?
指派给我一个法律援助案件。帮信罪,人取保在外。案件已经起诉到法院,近期开庭。这种案子一般不会太复杂,本人对案件定性和量刑也不会有太多异议,而且多半已经在检察院签过认罪认罚。拿到指派文书后,我第一时间跟当事人通了个电话,告知他,我是政府给他免费指派的援助律师,接下来会为他提供免费的刑事辩护服务。当事人是个小男孩,声音听起来很年轻, 有点懦。没太多话,只是说:“知道了,知道了。”我就手又问了几句案情:“检察院指控你构成帮信罪,对案件定性有没有异议?事情大概经过如何?有没有签过认罪认罚?给你的量刑建议是多少?”男孩子答:“对定性没有争议。就是给上家提供银行卡转账嘛,我总共提供了13张银行卡,走了5万...

只因拿了三千块扶贫补贴款,老村支书走上漫漫信访申诉路

刘臣律师7个月前 (11-01)故事会62464
只因拿了三千块扶贫补贴款,老村支书走上漫漫信访申诉路
去年冬天,疫情还正猛烈的时候,接了一个刑事申诉案件。本来我是不太做申诉案件的,申诉案件没有明确的退出机制,通过正常申诉渠道翻案的概率跟中彩票也差不多,很多性格执拗的人申诉几年十几年甚至一辈子,但律师要不要也跟几年十几年甚至一辈子呢?从道义上来说,当然应该跟,但从个人能力来看,根本不现实。律师不是超人,一天也是二十四小时,能够同时处理的案件数有极限,如果接案时不考虑退出机制,很快手头就会被积案压的喘不过来气。每一个申诉的人都会一把鼻涕泪一把诉说自己的冤屈,控诉司法的不公,但实事求是的讲,那很有可能并不是现实。人的记忆很容易被篡改,能走上长期申诉之路的人,性格又多少有些执拗,往往陷入自己的那套怪诞...

关于老孔不构成贪污犯罪,本案之扶贫款申报模式不违反政策精神及法律强制性规定的申诉听证意见书

刘臣律师7个月前 (11-01)刑辩实务61930
关于老孔不构成贪污犯罪,本案之扶贫款申报模式不违反政策精神及法律强制性规定的申诉听证意见书
辩护人认为:1.原判认定老孔参与共同犯罪,事实认定错误。无论本案是否构成犯罪,均与老孔无涉。2.土地承租人以农户名义申报扶贫款,没有违反任何明文规定,甚至也不违反中央扶贫政策精神。本案可能系全案错案。望贵院依法提起抗诉,纠偏平冤。详述如下:一、原判认定老孔参与共同犯罪,事实认定错误。无论本案是否构成犯罪,均与老孔无涉本案中共存在三次扶贫款申报行为,分别发生在2013年度、2014年度和2015年度。2013年度申报不构成犯罪,2014年度申报未获批,没能套取国家扶贫资金,真正构成犯罪的是2015年之申报行为,而老孔在该年度之申报中未有任何参与,不可能构成共同犯罪。至于2016年底,老孔通知十余...

为了甄别律师到底有没有关系,他用上了控制变量法

刘臣律师7个月前 (10-30)故事会61660
为了甄别律师到底有没有关系,他用上了控制变量法
“控制变量法”是进行科学实验时常用的一种方法。通过控制变量唯一,能排除干扰,精准找出对事件发展造成影响的“因变量”。比如观察药物疗效,一定要进行“双盲实验”,实验组吃药片,对照组也要按照同样的流程,吃外观跟药片一模一样的“安慰剂”。这样一来,实验组与对照组的唯一变量就成了——有没有真正吃药。如果实验组比对照组有明显疗效,才可以在科学角度论证,该种药有疗效。控制变量法的原理很简单,因果关系的判定,向来是一个大难题。世界上绝大多数事物之间,只有时间先后关系,没有因果关系。但很多时间先后关系被偷换概念,伪装成因果关系的样子,招摇过市,几乎已经成为所有骗术的底层内核。对没有经过逻辑训练,又天生缺乏逻辑...

事儿没办成也不给退钱,对方直接去公安告诈骗

刘臣律师8个月前 (09-16)刑辩实务64204
事儿没办成也不给退钱,对方直接去公安告诈骗
当律师的特点之一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案件什么时间会来。接到老赵电话说自己被别人告了,公安要传唤他问话时,我正带着女儿给家里新养的小猫咪打疫苗。诊室的信号不好,小猫咪又哀嚎不停,电波那头老赵的声音呜呜啦啦,时断时续,我只好告诉他,明天来事务所面谈,这会实在没时间说电话。然后把事务所地址短信发给了他。毕竟每天都会接几个陌生的咨询电话,如果是在工作时间,恰好手头又闲,还能认真解答一下,如果是在私人时间,手上又被其他琐事搅得焦头烂额,那就只能先搁置了。所以我始终首推邮件作为首选沟通方案,但沟通毕竟是双向的,两个人都习惯发邮件才可以。我改变不了他人,只能依旧每天上演着被电话微信“追杀”的剧本。大多数...

傲慢的权力

李白拿酒来10个月前 (08-10)故事会51330
傲慢的权力
东昆案又进二审了,现在的程序应该叫“重审二审”。讲真,执业这么些年了,还是第一次把官司打到这么靠后的程序。其实要我来说,这场官司本没有必要打。早在重审一审下判前,法院就多方斡旋做工作,说只要东昆放弃上诉,他们就去给检察院做工作,让检察院也别上诉。如果这个说法属实,说明一审法院改判前就跟中院私下通过气,中院完全支持他们的改判。不知道大律师们碰见这种情况怎么处理哈,反正我个人觉得,是挺不错的结果了,完全可以接受。但东昆和他老婆是真的刚,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俩人再次心有灵犀般,坚决要求上诉。一审判决送达时,东昆当即在宣判笔录上签字画押上诉,小法官回到院里作了难,估计还免不了被领导批评一顿,又带着...